大家都愛包青天?

1390

日前因為一席對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出言不遜,讓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儼然成為國際新聞矚目的焦點。然而,讓聯合國和其他重視人權的國家所譴責的,卻是這位總統上任後在菲律賓所發起的「反毒戰爭」,因為在這樣的「戰爭」中已經有近2000人,在警方不當的掃毒行動或民間私刑中死亡。而菲律賓社會也因這樣的掃毒方式,造成當地監獄、醫療勒戒所人滿為患,根本無法承載。

弔詭的是,儘管杜特蒂這樣嚴重罔顧人權、違反法律程序的掃毒作法,持續受到國際人權組織的批判;也有輿論質疑總統是否藉這樣的反毒行動,來掃除政治上的異己。但菲律賓人民對杜特蒂的民調卻持續升高,7月時還有民調機構調查,高達9成的民眾支持杜特蒂的作法。這種人權和民意的反差,反映了當地人民對於反毒和實質正義的渴望,對政府和司法體系長期的不安全感和不信任,更讓這樣的國家容易出現極端的法治外暴力

事實上不只是菲律賓,台灣坊間的輿論似乎也對這樣的「鐵腕」作風讚譽有加。在台灣甚至還有名嘴要政府好好「思考一下」。正如每當發生嚴重違紀犯法的社會事件時,總有許多人不只要求政府「嚴刑峻法」,更強烈的叫囂不需要管什麼人權如何、程序如何,而是要求執法機關即刻斷然處置,好在第一時間滿足大眾對某種「正義」的渴望和想像!

大家都愛包青天

這也是為何大家都愛包青天,都喜歡在這個幾十年前紅遍大街小巷,至今仍然被拿來一再重播的連續劇中,看到惡人被包青天即刻「開鍘」!那怕劇情中的取證和審訊過程多麼的違背人權,多麼樣的視程序正義為無物。

大家都愛包青天,就像菲律賓的民眾多麼支持杜特蒂一樣。因為他們反映了人心在面對惡事發生時,對於即刻施行正義的期待與渴望,似乎這樣的做法就能夠讓這個世界的善惡、黑白截然分明,將邪惡逐出,鼓勵良善。

然而,「分別善惡」正是聖經伊甸園事件裡,在蛇的引誘中,最大也最古老的試探:「如神能知道善惡。」(創世記3章5節)分別善惡,意味著人妄想著自己能成為神,自己像上帝一樣施行審判,自己像上帝一樣正義。

對基督信仰來說,自以為義,不把上帝當上帝,正是人類最大的罪!除了上帝外,這個世界並沒有絕對的正義。除了上帝外,沒有任何人能聲稱他全然具有實質的正義。當我們憑著眼見、聽見其他人犯法犯錯,自以為可以替天行道,要除惡務盡時,殊不知我們也正漸漸落入自以為義的罪惡當中。畢竟,沒有人能像上帝一樣全知全能,也沒有人能像上帝一樣鑒察人心。

我們總是以為自己是正義的一方;回顧人類的歷史,正義和自由一詞一樣,許多的集體的罪惡和社會的悲劇,往往都是打著這兩個字詞的旗號而行。當人心總想著要自己當上帝時,正義和自由一樣,都脫離了原本神所賜它們予人時的真正價值。

被稱為義的「程序」

除上帝以外,這世界沒有絕對的正義。即便是任何法庭的審判官都只不過是代替上帝斷定善惡的工具而已,他們都必須按著「正當」的程序進行審判,才能確保「正義」不會被濫用,也才能幫助審判者盡可能全方面的,瞭解所要判斷事務的過程與真相。

「程序正義」就是「正當程序」。基督信仰提醒我們,這個最早起源於13世紀英國『大憲章』(Magna Carta, 1215)的概念,不僅尊重法律所賦予人民的任何權利,更提醒了任何的審判者在做任何的判斷時需要謙卑,要知道自己不是上帝。

事實上,從創世記中的伊甸園事件來看,當亞當夏娃犯罪躲避神的面時,上帝豈會不知人已經墮落?祂豈不能對他們直接宣判祂的刑罰?然而,神卻仍然給予亞當夏娃申辯的機會(創世記3章9~13節),尊重他們作為人,作為有神的形象和樣式之人的權利。

甚至更進一步的說,當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受經過的人譏誚,受祭司長、文士和長老的戲弄;說他如果是神的兒子,就從十字架上下來,如果下來他們就信他時(馬太福音27章39~42節),難道耶穌就真的不能下來?就真的不能差遣天使天軍來拯救他?然而,為了成就上帝救贖的計畫,上帝的義,按著上帝所定贖罪的「程序」和「方法」。基督竟是甘願道成肉身為我們被釘十字架,成就上帝的義。

正是藉著信耶穌,藉著基督為我們被釘死在十字架上這樣的「程序」,讓我們得以在神面對被「歸算」為義。讓我們這有罪的人被視為無罪。試想,如果沒有這樣的「程序」,今天的我們早已直接落入神的憤怒與審判當中;如果沒有這樣的「程序」,沒有基督的救恩,人類將永遠困在法治外暴力的罪惡深淵當中。

沒有程序正義,就沒有實質正義。當我們為今天菲律賓的反毒戰爭,為包青天的剷奸除惡叫好喝采,又或者叫囂著要傷害無辜人性命的兇手拖出來打死、批評按正當程序審判而輕判的法官是「恐龍」時;或許我們應該更多的思考,那讓我們叫好與喝采的,會不會正是一種老我的本能,一種自以為義,自以為上帝的心態?

(封面照片來源:Kevin.Fai / CC BY-NC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