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站在谁这边?

3512

「我所关心的,并非上帝是否站在我们这边;我最关心的其实是我们站在上帝这边,因为上帝总是对的。」这段已不可考、却被美国人长久传诵的名言,据说是美国前总统林肯在南北战争期间,被问到在这场战争中,到底上帝会站在废奴的北方、或是拥奴的南方时,所做出的巧妙回答。

川普现象:信仰诠释政治的难题

时至21世纪的今日,美国的基督徒们,仍然时常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本论坛前几日的文章〈反思保守派教会面对川普的窘境〉即已点出这种矛盾及可突破的思考方向。

的确,「川普现象」近几个月困扰了许多共和党的传统支持者。主要原因在于,在川普的历史纪录里,存在不少歧视美国境内少数族裔、弱势者和女性的言论。在近几个月参选美国总统的过程中,他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甚至还出现公然反对穆斯林移民进入美国的言论。这使得许多保守的共和党支持者却步。

然而,如果我们拿掉我们对他的嘲讽心态,深入去探究川普的言论,就会发现,其实他有时可能说出了许多美国政治人物受限于美国政治文化里面的「政治正确」(种族、移民问题不能批评),因而不敢大声说出的一部份美国人民的心声。在今年5月,川普接受美国《基督教广播网》(Christian Broadcasting Network)记者David Brody专访时,指出若他当选美国总统,他将是「长久以来美国人所拥有的最伟大的基督徒的代表」。正如同川普从参选以来就不断表明的,他将拒绝穆斯林移民进入美国。

在这次访谈中,当主持人问到他关于保守派基督徒所关心的宗教自由的议题时,川普回答:「如果你从欧洲来,并且你是穆斯林,你可以进来(指叙利亚)。但是,如果你从欧洲来,并且你是基督徒,你就不能进来……意味着几乎不可能。……基督徒遭到可怕的对待都是由于我们没有人可以代表基督徒。」

川普的言论深刻地对比了穆斯林在美国的处境(享有自由)与欧美基督徒在伊斯兰世界的处境(没有自由)。从论述的逻辑上来看,川普这次访谈内容几乎无懈可击。此外,从情感面上来看,川普也的确抓住了正饱受恐怖主义吓坏了的许多欧美人士(尤其是基督徒)因误解恐怖主义与伊斯兰教之间的关联性而产生的恐惧感。因此,川普的话几乎就等于是在说:「我川普是站在上帝这边。」于是,在美国的一些保守派的基督徒们也确实愿意将选票投给川普。

基于信仰仍能找到人道价值

「川普现象」给予基督徒的一个反省很可能是:宗教信仰的原则要完美无瑕地用来应用到政治与社会伦理的议题上,往往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当左派的人士以圣经经文来证明一项主张时,右派人士则可能引用另一段圣经经文来证明与此对立的主张。然而,有些属于人性共通的基本价值必定会在人类社群中逐渐取得共识,而且可能随着时代的变迁而逐渐往「进步」的方向「演化」。「进步」意味着价值体系的变迁,「演化」则意味着诠释权的争夺。

在古代社会被视为合理的奴隶制度,在现代社会就被视为是违反人道。18世纪末,英国的废奴运动者威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从基督教信仰的角度出发,基于奴隶制度不符合人道精神,终其一生在英国国会推动废奴运动,终于在1833年废除奴隶制度。

林肯在1858年竞选伊利诺州参议员时,即已和其竞选对手道格拉斯(Stephen Douglas)针对废奴问题进行辩论(Lincoln-Douglas Debats),林肯在其中针对《美国独立宣言》中关于「人皆生而平等」的「人」做了重要的诠释,也就是并非「在肤色、体型、才智、道德发展程度或社会能力的平等」,而是「在特定不可让渡的权利(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的平等」。林肯的诠释是用「内在尊严」取代「外在条件」作为人权的基础。

在席卷世界的两次世界大战当中,国家以任意的理由发动生灵涂炭的战争,甚至屠杀无辜的生命。那时候的国家,几乎就是正义的代言人。然而,要是没有众多无辜生命的牺牲,则二次大战后就不会出现联合国及其下所属的国际法院和安全理事会,试图遏止国家暴力(虽然后者更常是现实政治的角力)。1948年于联合国大会批准的《世界人权宣言》也是在众多前身是被殖民国家的诉求下通过。

此外,那些以国家名义对特定一群人类进行屠杀或大清洗的行动得以获判刑事上的罪,也在二战后的纽伦堡大审判后建立起初步的先例,直到2002年的「违害人类罪」已经正式进入《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该规约很清楚地将此罪定义为「那些针对人性尊严极其严重的侵犯与凌辱的众多行为构成的事实」,一些在独裁国家常出现的种族灭绝和酷刑等行为,也都在国际法体系中有了正式的罪名。

在长远的人类历史中,若要说上帝借由「进步派」与「保守派」的争斗完成历史的进程,带领人类社会走向更加公义与文明的境界,或许一点也不为过。所有的人,无论正邪善恶,都只是上帝在历史中的工具。威伯福斯和林肯基于普遍的宗教情怀,以对于人道主义的执著信念,在关于「人权」的诠释权争夺过程中,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

同样地,充满大规模现代战争,并以众多生命为代价的20世纪,则走到了人类反思人性、展现普遍宗教情怀的时刻,将人道主义的许多重要价值写入当代许多重要的国际人权法典。这些针对违反人道主义进行反省与改正的作为,确实都可以称为「站在上帝这边」,因为这些都反映出上帝对于受造物所赋予的基本尊严,以及对受造物处境的深刻关怀。

当我们把眼光放回当前的美国,「川普现象」的确反映了一部份美国人民对于全球恐怖主义的恐惧感。然而,当这些川普支持者在醉心于川普所说的「要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美丽辞藻时之际,却也应该更好地思考什么是符合人性尊严和人道主义的基本价值。

基于安全威胁而产生的恐惧感而产生的排外情绪确实应该被同情和理解,然而,若要以错误的认知(将伊斯兰等同于恐怖主义)来镶嵌在自己的仇恨当中,那么就有可议之处了。试问:「上帝岂会站在排斥弱势者的阵营那边?」旧约中的许多先知对于统治者和人民的提醒都可作为启示的来源。

无论这些川普支持者是否同意,美国作为当前世界秩序的主导国家,以及某些重要人权价值的倡议国家,这是毋庸置疑的。他们要选的不是一个派系首领,而是在世界局势上动见观瞻的人物。因此,这个领袖势必要对于基本的人性尊严和人道主义有一些基本的信念,否则无以主导世界局势。

John Winthrop aboard the Arbella bound for the New World.
John Winthrop aboard the Arbella bound for the New World./americanwiki

美国人或许可以忆起在殖民地初期时,来自英格兰的清教徒律师温斯罗普(John Winthrop)在1630年于麻萨诸塞湾殖民地的讲道词当中所提到的,这块殖民地是「山丘上的城市」(a city upon a hill)。这句话根据圣经马太福音,全文是:「你们是世上的光。建在山上的城是无法隐藏的。」(马太福音5章14节)美国当然不是、也不必是一个基督教国家,然而,这座「建在山丘上的城市」及其领导人的一切言行,都是无法隐藏的。

1则评论

  1. 我能理解,但是无法认同。 人性尊严并非是因为「现代」才有的,包括废除奴役制度在内,是圣经清楚明文的,(提摩太前书1:8-11)参照,作者文中内容明显出现「因果导致」的问题,同样,川普和共和党支持者所强调的是「双重标准」的「政治正确」!!!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