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养与牧养——权柄的来源和使用

2957

我们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孩子若没有吃完正餐,就不能吃其他的东西;若他们之后想吃其他的东西,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回头把剩的正餐吃完,然后再享用他们想吃的东西。

有一次,我不太饿,于是没有把正餐吃完。不久后,想吃甜点,于是到冰箱拿了一根冰棒准备享用,这时,4岁大的儿子看见了,立刻质问我:「爸爸,为什么你没有把正餐吃完,就可以吃点心?」

我勉强挤出一句话:「因为我是大人啊!」儿子说:「爸爸,等我变成大人后,我也可以不吃完正餐,直接吃点心吗?」我苦笑了一下,然后就把话题岔开,顾左右而言他。

过了一会,儿子突然冒出一句话:「爸爸,是不是我长大后,就可已自己定规则,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愣了一下,是啊,按照我的说法推演下去,小孩长大变成大人后,可以想怎样就可以怎样;然而,真是如此?我是否在教养孩子时,无形中灌输了一种「自我中心」的世界观,一种「只要我长大,就可以我行我素」的价值观?

父母对子女之权柄的来源?

我想起小时候常打破家里的碗,每次打破,总要挨一顿骂。有一次,我亲眼目睹父亲打破了一个碗,满心期待等著父亲被骂,结果,母亲好像没事一样,和父亲一起把碗的碎片扫起。

当时我心中顿时产生了一个疑问:「为什么我不小心打破碗会被骂?而父母做一样的事却不会?」我猜,如果当时我白目地追问下去为何母亲没有骂父亲,得到的答案会类似:「因为他是爸爸」、「因为这个碗是他买的」……等。

一般谈到父母的权柄时,我们习惯诉诸以下几个来源:

1.血缘关系。「我是你爸,所以你要听我的话。」「我是你妈,所以规则由我定,不是由你定。」

2.经验和常识。「等你满 18 岁了,你自己就可以做决定了;但现在,你就是得听我的话。」「你没走过这些路,我是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应该怎么做。」

3.对孩子的关爱。「因为我爱你,所以才管你。」「我是出于爱,才这样管你,你应该感恩才对。」「我辛苦赚钱养你,所以你应该要听我的话。」

4.法律的规定。「根据法律,我有养育你的责任,所以你应该要听我的话。」

然而,父母的权威真的只是来自父母对孩子的付出、天生的血亲关系、或人为制定的法律条文?

权柄作为对实在的表述

提到权柄,我们想到的往往是军令式的权威。长官下一个命令,底下的士官兵就要执行和服从。在这样的框架下来理解权柄时,父母亲的权威来自所拥有的「职分」:不论这职分源自血亲关系、法律规条或是谋生能力。一旦具有这职分,拥有权柄者的工作就是根据自己的意志下命令,定规则,并要求在其权威之下的人服从。

莱特(Christopher Wright)在讨论旧约圣经的权柄(权威)时,用了一种新的框架来重新讨论什么是「权威」。莱特引用基督徒伦理学家 Oliver O’Donovan 的概念,主张圣经的权威来自表述受造世界的「实在」( reality),这权威也赋予人类行动的自由和限制。

莱特写道,「上帝所创造的秩序,就其实在本身,提供了一个权威的架构,使我们在这架构中有充分的自由可以行动(包括被允许去行动,也包括我们的行动有非常宽阔的选择范围)。」(注1) 这个概念帮助我们重新思考什么是「权威」。权威不只是指令,也赋予行动的正当性,授权人在一切许可的范围中行动的自由。(注2)

举例来说,当父母亲对孩子说:「不要碰火,因为火会烧伤你。」父母亲指出一个「火会烧伤去碰他的人」。这句话的权威不是来自父母的职分,而是来自它「符合真实的情况」。如果孩子硬是不相信,而把手放在火上,他们就会被火烫伤,而认识到父母所说的「不要碰火,因为火会烧伤你」这句话是具有权威的。

教养的目的不是要限制孩子的自由,而是训练孩子在受造的秩序中正确地使用自由;教养的权威也不是来自父母本身,而是来自创造世界的上帝。

权柄的使用

当基督徒父母从这个角度来看待自己对子女的权柄(权威)时,我们不再任意地把自己的意志施加在子女身上,而是谦卑在上帝创造的秩序中,一方面持续认识上帝所造的世界之真实,另一方面也帮助子女认识上帝的创造和其秩序。

之前提到,一般我们认为父母的权威来自血缘、法律和对子女的爱和自身的经验;然而这些其实都源自上帝所创造的秩序。因此,对基督徒的父母来说,我们对子女的权威其实是来自我们对创造主和对受造秩序的认识与顺服。

今天,或许基督徒父母亲在教养孩子认识上帝,与耶稣建立活泼的关系时所遇到的其中一个困难是:我们活得好像上帝不存在于我们日常生活中一般。我们往往只有在吃饭前例行公事般地祷告一下,平时却鲜少和上帝有什么互动。我们努力在周日全家一起去教会,然而在行礼如仪之后,周一到周六却活得像是没有信仰的人,仿佛上帝只存在于周日的教会建筑物内;这社会追逐什么,我们就追逐什么,这世界流行什么,我们也立刻跟上,甚至以「要凡事荣耀主」之名,追逐得比其他人更热切。

最好的礼物

父母们都想把最好的给孩子。我们努力地供应孩子物质上的需要,提供他们各样的教育机会,甚至想办法让他们拥有各式各样生活体验。然而,作为父母,如果我们够诚实的话,都知道自己其实不知道什么才是对孩子最好的。其实,我们能给孩子最好的祝福,是帮助他们认识上帝和祂所创造这世界的真实,授权孩子自由地活在上帝创造的秩序中。

「爸爸,是不是等我长大后,想怎样就可以怎样?」

下次当儿子再问我这问题时,我想我会耐心地和他解释,「儿子,爸爸和你一样在学习怎样活在上帝所创造的世界中。等你有一天更认识天父所创造世界时,将会更有智慧晓得该如何在上帝创造的真实世界中生活。」

注:
1.莱特(Christopher Wright),《旧约伦理学》,(新北市:校园书房出版社,2011),554。
2.莱特,《旧约伦理学》,555。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