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

2567

菲律賓總統杜特地(Rodrigo Duterte)9月30日在其擔任過市長的達沃市發表演說時指出,「希特勒(Adolf Hitler)屠殺了300萬猶太人;現在(菲律賓)有300萬人染有毒癮,我會很高興宰殺他們。至少,如果德國有希勒勒,菲律賓有(手指他自己)。你們知道我的受害者,我希望(把他們)都變成罪犯,來終結我國的問題,將下一代從滅亡中搶救出來。」

此話一出,無論在菲律賓國內或國際上都引起嘩然。以色列立即要求杜特地澄清自己到底在說什麼。德國也告訴菲律賓大使,不能接受杜氏之言。面對反彈,杜特地的發言人試圖替自己的主人緩頰,說他們無意貶抑在納粹大屠殺期間受害的600萬猶太人,又說最早把杜特地比擬為希特勒的其實是菲國反對黨。

杜特地與世上許多媚俗的領袖一樣,慣於靠講大話來打造自己硬漢的形象以爭取支持,但在遭遇激烈反彈且民意不見得支持時,也會見風使舵改變方向並信口雌黃來掩蓋自己的窘境。他先前要將菲國前強人馬可仕葬入英雄墓園,民意反彈後他就又不堅持了。罵美國總統歐巴馬是「婊子養的」導致美國直接取消兩國總統晤面後,他又改口說對自己的措辭過於強烈感到遺憾,並說兩國已經同意安排雙方元首會晤。

杜特地擔任菲律賓總統後,許多的發言不斷令人瞠目結舌,但造成的傷害恐怕以自比希特勒最為嚴重。無論他的發言人怎樣詭辯,他在9月30日的演說確實透露出他把自己國家有毒癮的人類比為希勒特統治下的猶太人,並且要把他們都變成罪犯,悉數屠殺。

杜特地與先進世界領袖乃至於菲國一些國會議員與法官的諸多齟齬,主要的源頭是他以不法的手段殺害諸多人命。因為理由是掃毒,所以得到菲律賓國內相當多苦於治安敗壞者的支持。希特勒最後殘害上千萬人命,一開始也同樣得到許多德國人,包含基督教會的支持。

基督教會對希特勒的支持,與他們對於希特勒上台前的「威瑪共和」之反感有關。威瑪憲法保障人民宗教自由,使天主教與無神論者(左派人士)的人數激增;威瑪共和的自由主義價值觀,也讓新教教會難以接受。1920年代共黨政權在蘇聯的所作所為讓緊鄰在旁的德國新教人民深感威脅,而此際從西歐傳進來的奢華時尚在新教教會的眼中也是腐敗墮落的象徵。從左右兩邊進來的影響,都讓保守的新教教會難以忍受。

因此,希特勒踐踏「威瑪共和」其實受到新教的歡迎,就連1934年少數參與「巴門宣言」(die Barmer Deklaration),反對國家逾越政教分際的牧長,早期也曾支持過希特勒。在國家政策日益明確地與基督的教導背道而馳後,絕大部分的牧長其實是保持沉默,甚至阿附當局的。

戰後,許多教會曾試圖講述一些當年曾經如何抵抗過納粹政權的故事,但根據學者Matthew D. Hockenos的見解,這些故事其實大部分是杜撰的。這些教會的基督徒,是有幾次上街遊行,但其動機是為了響應納粹黨人「民族主義、反共、反猶」的宣傳。

希特勒不只殺害了600萬猶太人。根據臺大歷史學系教授花亦芬的大作《在歷史的傷口上重生:德國走過的轉型正義之路》引述德國學者Reinhart Koselleck指出的:「還有為數可觀的辛提人與羅姆人、同性戀者、身障者、智障者、被強迫結紮者、被迫安樂死者,因為爭取政治或宗教自由而被迫害的人……等等。這些無辜的受難者加起來,超過1500萬人。」必須注意的是:那些「同性戀者、身障者、智障者、被強迫結紮者、被迫安樂死者,因為爭取政治或宗教自由而被迫害的人」絕大多數都是德國人。

主耶穌說:「收刀入鞘吧!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馬太福音26章52節)。希特勒在1945年4月30日引爆炸彈自殺,整個德國賠葬。國家滅亡,戰死的軍人至少也有600萬。從波蘭、捷克佔領區以及被劃給別國的東普魯士逃回來的人中,很多女性遭到強姦。孩童活活餓死。該為此反省的,也包含德國教會。

自比為希特勒的菲律賓總統杜特地,恐怕也將會帶領菲律賓走向危險的境地。只是菲律賓天主教會並沒有像希特勒統治下大多數的教會那般沉默,而是發起「不可殺人」運動(the “Huwag Kang Papatay” [‘Thou shalt not kill’] campaign),要求國家改變。菲國的希望,也在於此。

教會除了替社會守望禱告之外,更重要的是教導、傳遞正確的信仰。別讓整個國家死在刀下!

(封面照片來源:Prachatai / CC BY-NC-ND

1則評論

  1. 菲國總統的荒謬言論與作為,對具備理性常識的現代人來說,是令人難以忍受的。只是若要引用聖經來加以駁斥,卻有點讓人心虛而左右為難。當然適用的經文俯拾即是,只是-想到舊約裏那些令人驚心的記載,又會讓人遲疑而索性保持沈默了。二戰前德國基督徒的不作為,這種矛盾或許也是原因之一。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