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请您原谅!——被陈进兴打脸有感

39503

每年10月31日「宗教改革纪念日」到11月,我经常会翻阅《罪人的遗书——陈进兴狱中告白》。

跟着白晓燕命案主嫌陈进兴的自述,时间回到1997年11月。记得11月18日晚间,陈进兴潜入南非武官卓懋祺的家中,持枪挟持卓家5人,call-in台视主播戴忠仁对话。当晚,我紧盯电视,彻夜未眠,顾不得隔天的大三期中考,看着这起轰动全国的刑案如何发展。

陈进兴在卓家那晚,卓懋祺的小女儿克莉丝汀画十字架和爱心,陈进兴顿时心软,他在《罪人的遗书》书中回忆「往事如电影情节,无声的飞掠眼前,独有武官夫人安妮临别前,跟我们拥抱时,说了一句『上帝原谅你!』不断的萦绕脑际。」

陈进兴叙述幼年、辍学,年少牢狱岁月,犯下白案、死囚最后告白等,当作白案回顾或认识罪犯心理,仿佛「站高山看马相踢」与自己无关,怎有「被陈进兴打脸」的感慨?而是《罪人的遗书》收录一篇狱友W先生的见证,每次阅读,不只打脸,还是被打趴!

161103-21999年10月《罪人的遗书》刚出版,我读到W在台北看守所与陈进兴同房,W叙述「跟陈进兴相处这几个月中,经过他的代祷,我变成一个天天读圣经、祷告的人。」读W的文字,我张著嘴,内心惊讶:「W这种人,怎可能转变那么大!」,另一方面,深自反省:「如果那时态度软一点,分享一点点信仰,也许事情就不一样了。」

W和我就读同一所大学,大约1996~1997年间,W担任学生会会长,而我与系上7位同学担任学生议会议员,负责监督学生会事务、审核学生会预算和财务收支,以及提案与质询。担任学生议员之初,有议员告诉我,W背景特殊「身上刺龙刺凤」,头脑聪明灵活的W,年轻时曾经犯罪入狱,在狱中苦读而考上大学,加上狱中表现良好,假释出狱。进入大学后,有某党地方民代积极栽培与扶持,希望以W在校参与公共事务的资历,毕业后鼓励参选民代,进军政坛。

我与同系议员被称为「会八议」(会计系八位议员)审查学生会财务严格,质疑W会长任内的财务收支不明,质询W砲火猛烈,针锋相对。即使W曾经请客吃饭,餐桌上依然是刀光剑影,吵得面红耳赤,不欢而散!

经过一年,W卸下会长就很少听到他的消息,大约1998暑假,从报纸上看到W在暑期打工犯罪,有人受到伤害,W被逮捕,因有前科则成为累犯。报纸报导,W是大学生,曾经担任学生会长等。看到报导的直觉「对,W就是那种人!」

直到读到《罪人的遗书》里W的文章,深深的冲击W写说「进兴兄仅小学毕业,有一夜,却对我这读过大三的无神论者谈基督舍己、饶恕的爱,相谈甚久,最后我说:『纵使我有心,也得有人引领,才能走向主的道路。』是夜,进兴兄为一个相识不久的狱中难友向上帝祷告。」

犯下重罪的死囚陈进兴为同房狱友W祷告,而当年担任学生议员,活跃于学校团契的我,那时从来没向W提过任何关于基督信仰的事情,更没有为W祈祷,只有激烈质询,如同被陈进兴打脸!

这几年,每次看《罪人的遗书》就会反省,假如当时能放下对W的质疑与偏见,趁著担任学生议员的机会跟W谈一点信仰,或许W就不会再犯罪。

W说:「一天前,我还是个顽固的无神论者,一天后,却以敬畏的心接受主耶稣的爱,如此的大转变,发生在与进兴兄的小小一坪的囚舍里,岂不是奇蹟?」纵然陈进兴犯下重罪,但他还能把握机会跟W谈福音,相较于我当年的冷漠,实在很难说有什么资格是基督徒。

陈进兴在《罪人的遗书》说:「我知道您们的愤恨,不是我一句『对不起』就能了的,但我要在这里真诚的跟您们说:请您们原谅,对不起!」为了当年错过向W分享福音的机会,自己也欠W一个道歉,「对不起,请您原谅!」

每年在「宗教改革纪念」10月底到11月间翻阅《罪人的遗书》,似乎在提醒,信仰或「宗教改革运动」最重要的是基督徒与教会的自我反省、认罪、忏悔,即使连陈进兴这样的罪犯,都有可能为基督徒和教会带来极大的反省声音。至少,在我自己的信仰历程里,曾经与W的短暂交会,以及陈进兴《罪人的遗书》,体会到:「朋友啊,你评断别人,不管你是谁,都是不可原谅的。你评断别人,而自己所做的却跟他们一样,你就是定自己的罪了。」(罗马书2章1节)

最近,教会界为了同志婚姻、犹太风等屡有争议,即将进入2017年「宗教改革500周年」,教会与基督徒应当回到耶稣基督十字架前面,放下手中的石头,自我反省、认罪、忏悔,恳求「对不起,请您原谅!」不然,恐怕又被陈进兴打脸了!

(封面照片来源:Youtube

3 意见

  1. This article resulted my two key doubts all these years. Did he really repent? Why it was a foreigner reach out to him?
    Thank you for sharing your story.

  2. 莫嫌,你的文章我有感动。不只你向W同学道歉,我也亲耳听到周联华牧师向陈进兴道歉,周牧师说以前去过绿岛监狱布道,虽然陈进兴在台下听,但有听没有入心,周牧师为此事说他没有做得很好,所以陈才没有早信主,若早信主就不会有白晓燕的案子。我们基督徒都欠福言的债,每个人都有使命要去宣扬那召我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不知道W同学现在怎么样?他出狱后有联络,后来就失联,请他再和更生团契黄牧师联络,谢谢。

    • 敬爱的黄牧师:平安
      非常感谢您与更生团契多年来的事奉,许多朋友因此领受福音,生命得到更新。多年来,我也没再听到W同学的消息,只能在祈祷中求主带领与赐福他,同时也求主看顾陈进兴兄的妻儿。您与多位牧长、信徒持续关怀陈进兴兄的家属,令人感动。
      常常在想,保罗说:「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 然而,我蒙了怜悯,是因耶稣基督要在我这罪魁身上显明他一切的忍耐,给后来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样。」(提前1:15-16),连保罗都称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感谢耶稣基督十字架牺牲的恩典,让像是我这样的罪人得到拯救。相信耶稣基督必定关怀在狱中的朋友。
      愿主引导与祝福您与更生团契所做的工,传扬基督福音,因上帝的恩典与基督的爱,使黑暗沈沦的人们得到盼望。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