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心理界线的问题

1845

社会纷扰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什么?就是「每个人的心理界线不同」!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有「心理界线」。我们要如何生活,怀抱怎样的梦想,我们如何面对工作…所有的东西都在乎心里那条看不见的线。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能做,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心理界线,谁也管不著。这也是「教育」一直想要解决的问题。

我们希望透过高等教育的知书达礼,让人在各个层面都拥有更清晰也更高尚的心理界线,若能如此,这个人就会有非常明确的存在感,也就是自我形象。我们做到了吗?基本上,我们做到了,全球高等教育的普及让现代人文明多了。但……仅限于脑袋。

知道一条线跟遵守这条线完全是二回事儿。当一个人知道了很多,但是却无法真正快乐的时候,我们的委屈与挫折往往让我们愤而踏出这条心理界线。

在金凯瑞主演的「楚门的世界」电影中,当主角倏然发现他从小到大所有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他并未心存感激,当人家告诉他「外面的世界很危险」的时候,他死都要越过那条界线。「长发公主」说的是一样的故事,她被囚禁在一座高塔,为的是「保护」她,但是这条线无法约束她的心。 所有的法律与传统甚至制度都是「外在的界线」,真正的那条线是在心里的。

21世纪的年轻人幸福的一面是拥有永无止境的进步科技,不幸的一面则是他们的父母,以及从他们有意识以来的世界都是疯狂忙碌的,他们经历的「陪伴与理解」实在太少了(就连上一代活在战后幸存的残酷里都比他们拥有更多的守望相助)。而「陪伴与理解」恰好是「愿意遵守那条线」的主要核心动力,他们却如此缺少。

难怪,他们要越界。

所有的传统价值,他们都厌烦了,因为从小他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好无聊」跟「好烦」,唯一能做的就是「自拍」,自寻乐趣。当一个人拥有高能力与高学历却没有足够的被理解,还有什么好在乎?

说谎,无所谓。
同居,无所谓。
嗑药,无所谓。
喝酒,无所谓。
捡尸,无所谓。
轰趴,无所谓。
不婚,无所谓。
不生,无所谓。
不孝,无所谓。
不赚,无所谓。
不修,无所谓。
外遇,无所谓。
3P,无所谓。
一夜情,无所谓。
博爱座不让座?当然无所谓。
不读书,不工作,更是无所谓。
死了?同样无所谓,还有人说「死了最好」。

这时候,如果有人还想「讲道理」……对方只会伸出中间那根指头。不是不懂道德,纯粹就是心理不认同,那是更多的情感层次。

「结了婚就要忠于婚姻,不然干脆不要结婚……」,这是课本的答案,我们同意(先不要管做不做得到),所以,每个结婚的人还是会拍婚纱,宴宾客,然后戴戒指,说誓言,因为这都是标准答案。酒后不要开车,开车不要超速,我们都知道……。

应该说,我们从学校与传统学到的心理界线已经太多了,多到我们都不想遵守了,甚至干脆涂改一些烦人的界线好了……当我们活得很累的时候,谁还想花力气遵守那些看不见的界线?一旦我们决定颠覆这些界线,我们就认为自己自由了,即使知道接着注定会迷失,但是……管他的,谁在乎?

这种心理界线的迷失甚至消失,表现在台湾许多层面,很多东西都不在乎了。许多人对蓝绿已经无感。更多人对统独更加随便。这种现实无助感蔓延到工作与家庭。连最稳定的军公教恐怕都失去荣誉感。自始至终的问题就是不满与无助带来无所谓,每个人心里原本在各个层面密密麻麻的界线建构起来的快乐与幸福基础都破灭了。心里没有一条线就没有期待也就不在乎了,一切都剩下「随便」。

这种情况看似绝望,但其实反而提供了信仰非常肥沃的土壤。因为信仰的意义本来就是「治愈」也就是恢复那条线。圣经告诉我们,人类痛苦的根源就是守不住「不要吃分别善恶树」这条心理界线。保罗说「我真是苦啊……」因为知道那条线却守不住那条线。圣经也说「你们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

理论上,基督徒应该很懂这种挣扎,道成肉身一直是一个理解却不妥协的信仰。上帝知道我们的困境,耶稣来的得胜就是代表人类守住那条线,所以他凡事受试探却没有犯罪。耶稣的得胜激励我们要「抵挡罪恶到流血的地步」,不要因为守不住就擦掉那条线。所以基督徒一生都在「守着自己的心」,失败却不放弃。守住心才能守住口,才能守住婚姻,守住承诺,守住理想,守住热情,这就是信仰。圣经说:「人一生的果效都由心发出」,这句话需要我们更深体会。

当基督徒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世界愈不安,基督徒责任愈重大,城里只要有10个义人,这个城就有得救的机会。守住自己的心理界线,理解别人的心理界线,让福音为我们开出一条新路。

(封面相片来源:HeatherHeatherHeather / CC BY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