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养与牧养—拒向科技社会的偶像下拜

1595

前阵子在开车带孩子上学的路上,编了一个故事讲给孩子听。

西元2020年,成立3年的科技公司Orange正式推出市场期待已久的机器人iServant 1.0。这款机器人整合了线上购物、计算宅配时间、并打理家务和烹调三餐。在短短一年内,将近80%的家庭都拥有一台iServant ,并根本性地改变了人们的家庭生活。

从此,家长不再需要自己下厨,也不需要到超级市场买菜,只要告诉iServant哪一天想吃哪一种料理,iServant 会在指定的时间内预备好食物送到餐桌上。全家用完餐后也不用收拾,因为iServant将会自动收好,放入洗碗机清洗。

iServant提升了人类的工作效率,增加了人们可以花在休闲娱乐上的时间。

以往一个家庭主妇或主夫一天需要花好几个小时做的事,都被处理好,许多家庭主妇或主夫能够开始从事情他活动,甚至在家上班,增加家庭收入。过去许多孩子都需要分摊家务,但自从iServant的出现后,他们不再需要洗碗做家务,而可以省下大量的时间读书和做功课,到补习班学习各样的才艺。iServant 的出现改变了人们的社交生活,餐馆的生意大幅滑落,朋友不在约在餐厅一起吃饭,而可以在家享受iServant的服事,透过视讯与朋友轻松地聊天,享用点心。

一年过后,Orange设计制造的iServant突然出现大规模的当机,将近一半以上的iServant会突然停止行动。Orange公司展开紧急地调查,一周后公开承认问题是出在产品的设计上,并宣布将在一个月后推出iServant 2.0,承诺拥有1.0的顾客将可免费更换2.0。

然而在这一个月的空档,许多家庭的生活大乱。在iServant 1.0的伺候下,使用者已经忘记怎样去超市买菜和下厨做菜,而餐馆大幅倒闭,剩下的餐馆则难以应付大批涌入的人潮。很多学生因此需要重新帮忙家务而抱怨连篇,父母也因为需要重拾家务而变得非常暴躁。一时间预约看心理医生的人数大增,各大心理咨商诊所的预约都爆满。

此时舆论开始热切地讨论到底iServant的出现是福还是祸?社会上开始出现两派意见。一派的人鼓吹拒买iServant,主张恢复iServant出现前的生活,家务自行打理,食物自己烹调;另一派的人则认为这次事件只是技术问题,一旦消费者继续购买iServant,使Orange能研发更成熟的技术,就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同时能享受iServant带给人类的便利和享受。

科技社会的趋势

故事讲到这,我停下来问儿子:「如果是你,你支持哪一派的看法?」儿子想了一下对我说:「不用iServant。」「为什么?」「因为洗碗好玩啊!」我莞尔一笑,但孩子单纯的回应也对我有所启发。

当代科技不断地进步,并悄悄地全面重塑人类的生活方式。科技产品的诱人之处在于提供人类愈来愈舒适的生活环境,同时大幅降低人类需要参与在劳动的成本。

虽然iServant是个虚构的故事,但以当代科技的进展速度,这样的技术应该已经存在,只是整体大环境还未成熟,又或生产成本仍然过高,因此仍未量产进入一般家庭的生活中。

当生活被愈来愈多科技生产的器具所充满,生活虽然愈来愈便捷,但也愈来愈不需要我们的投入和付出,以致我们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休闲娱乐上,渐渐失去与他人产生有意义的连结(注)。科技的确使人类的生活愈来愈方便,然而科技并没有帮助我们解除人生真正的重担,也很少满足人性真正的需要,反倒让多数人有更多时间沈浸在娱乐、消遣和工作中。

科技社会的偶像

iServant虽是虚构的故事,但从当下电子装置的设计和发展趋势来看,其潮流就是把电子装置变成个人秘书,打理我们生活上的大小事,给我们操控的「感觉」,在不断「追求」满足的过程中继续渴求更多。iServant也是时代精神的象征,每个人把自己当作敬拜的对象,并使用各样事物来召聚自己的敬拜者,享受被敬拜和被服事的快感。

类似iServant这种设备的出现只是迟早的事;真正的问题不是iServant是否会出现,而是人类如何使用日新月异的科技技术和产品。专门研究科学哲学的哲学家Albert Borgmann认为在科技社会中,真正的问题不是科技本身,而是人们如何使用科技产品。当我们愈来愈习惯不需要委身和投入,单纯地使用科技产品来满足生活中各种需要时,我们与他人的关系则愈来愈疏离,也愈来愈自我中心,以满足自我的需要为生命的目的。

科技产品的诱惑

我的两个孩子都很爱看书,特别是四岁的老大,常缠着我要我读书给他听。有时我忙着在工作,敷衍了事;有时则会放下工作,耐著性子陪他读书。前阵子帮孩子买了一套「点读书」和一只「点读笔」,这套书的神奇之处在于只要把点读笔轻轻触碰一下点读书的页面,点读笔就会自动帮孩子阅读书中的内容。孩子们刚拿到这套书的前几天,平均每天都花了超过两个小时在点读书上,我和太太也很开心,趁著孩子「忙着」看书,我们抽空看了一部电影。

最近我和太太意识到,若我们生命最重要的事是爱上帝和爱身边的人,那么绝不能让点读书取代我们陪孩子一起看书,讲故事给他们听的时间。电子产品不应该成为我们支开孩子的工具来争取属于自己的时间。生命中的核心关注应该帮助我们决定如何使用各样的科技产品,而不是容许这些产品反过来模塑我们的生活方式和生命。

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事

在忙碌的生活中,现代人需要有时间停下来思考「到底什么是人生最重要的事?」

两千年前有一个犹太教的学者跑来问耶稣,在众多旧约的规条中,什么是最重要的?耶稣回答他:「第一要紧的就是说:『以色列啊,你要听,主─我们 神是独一的主。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 神。』其次就是说:『要爱人如己。』再没有比这两条诫命更大的了。」(马可福音12章29~31节)

在基督信仰的宏大叙事中,爱上帝和爱身边的人是基督徒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也应当是生命中的中心关注。在科技社会中,基督徒需要学习用这两个中心来反省自己的生活,依此调整在生活中使用科技的方式。

我们若要抗拒科技产品对我们的束缚,不是要拒绝使用一切的科技产品,而是要回到我们生命的中心关注,依此重新安排我们使用科技的方式,在生活中刻意操练爱上帝的实践、彼此相爱的实践和彼此连结的实践。

注:唐慕华引用 Albert Borgmann 的理论,对这现象有更深入的论述,参见 唐慕华(Marva Dawn),《无望世界真盼望》(香港:学生福音团契出版社,2006),64-65。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