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的合法性与撤销立法会议议员资格

1184

2016年11月6日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解释》。就此,香港法庭先后于2016年11月15日和2017年7月14日,撤销6名泛民主派立法会议议员资格。这对香港议会的功能有何影响?谁是最大输家?

合法性

议会其中一个功能是为政府提供其管治合法性,但不是所有政府都需倚赖议会。例如,专制和权威政权就不需要,因为其「合法性」不是来自市民,而是透过谎言、暴力和威吓建立。所以,议决早在提案前已决定了。相反,在民主社会,议会由不同政见者,透过公平选举组成。辩论,甚至针锋相对是议会常态,无须以和为贵。

虽然有人批评议员的针锋相对文化浪费纳税人的金钱时,但反讽的,这却为政府提供其须要的合法性,因为政府的合法性基础是市民参与,容纳异己。再者,某程度,议会将不同政见者吸纳在其秩序下相遇和讨论,减少在议会以外不受控制场景。这属于一种软性控制。虽然任何一个政党都很渴望成为议会的多数者,但他们只可以透过公平选举达成,非修改制度或议事规则,以此排斥异己。至于香港又如何?

两种不同合法性

香港的政治是一国两制。一国两制不是一个联邦政府。按中国政府理解,两制受制于一国,并由一国决定两制如何运作,而这国是一个党国。两制如何共同建立一国不是重点,因为党国不须要香港制度来建立。这正是矛盾的根源。

第一,因中国政府的合法性不需市民授权,它没有被培养出以包容对待异己者。虽然它可能想创造一个新制度,处理中国与香港的不同,但它走不出其骨子里那份唯我独尊的心态(即合法性与市民授权无关)。结果,它只会从受威胁角度看异己者,并以恐吓方式对待他们。

第二,有别于中国社会,香港是一个相对性自由社会。虽然市民没有机会平等地参与选举,但市民对政治参与有一定诉求。香港政府不可能,也不会漠视市民对其合法性的重要性。政府可能不太欢迎泛民主派人士当上议员,但政府仍要多谢他们,因为他们为政府提供一定合法性,并政府可以在政治制度的秩序里处理民间不同声音,甚至不满。

简单来说,中国政府的合法性容不下异己,但香港政府的合法性须要容纳异己。若合法性是一个重要课题,中国政府无法明白合法性对香港政治的重要性,因为这不是它的逻辑。香港市民对中国政府的合法性并非无知,所以,他们努力拒绝香港政治的合法性变为中国政府的合法性。

谁是输家

立法会先后有六位泛民主派议员被撤销其议员资格。有建制派议员理直气壮认为这是涉事议员咎由自取。这不是无道理,但当有建制派议员的思维已慢慢溶入中国政府合法性思维,缺乏包容性,甚至以踢走泛民主派议员为目的时,他们不明白议会是处理社会矛盾最理性、最有秩序的平台(拉布也很有秩序),更忽略香港政治的合法性在于容纳异己。

事实上,没有泛民主派议员的议会并不代表议会就可顺利通过政策,反而将更激发民间之间的对立,与政府对抗。我认为这次撤销议员资格最大输家不是泛民主派,而是香港政府,因为以香港公民社会的活跃,香港政府的合法性不可能转向中国政府那种的合法性。我们可预计:议会运作不会因此更顺畅,反而更不顺畅;街头抗争将加剧,更难有对话;温和泛民主派更不愿意与政府有合作可能。

十字路口

香港政府选择与建制派以冷嘲热讽对待被撤销议员资格的人还是有承担回复香港政府的合法性?就此,戴耀廷先生建议香港政府:

  • 第一, 承诺必不会提出DQ其他议员的诉讼。
  • 第二, 承诺在四位议员的案件,不会追讨讼费。
  • 第三, 承诺在相关案件所有上诉终结后不超过4个月进行补选,包括梁、游的案件;不会为了合并补选,而不必要地延后补选的安排。
  • 第四, 表明不支持立法会在完成所有补选前修改议事规则。
  • 第五, 承诺不在立法会在完成所有补选前,向立法会提交具争议性的法律草案或法案如23条立法或政改。

这些建议是否有助政府维护其合法性?政府是否有这承担?中联办会如何在这事上指指点点?市民会停止复核议员宣誓吗?是否解散立法会才是选择(因仍有议员将面临聆讯)?泛民主派如何回应?将责任放在香港政府肩上,不是因林郑月娥说要修补撕裂,而是因香港政府要意识到和认同泛民主派议员对议会和政府的运作很重要,即香港政府的合法性是由包容异己精神建立的。

但香港政府真心要维护由政府合法性建立的差异吗?我不乐观,但没有放弃。同样,这也是时机,泛民主派朋友们需要更大团结(逐步走出猜疑文化),甚至以资源共享,彼此支持,相信绝处逢生,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输掉的,不是议席,而是香港。我们要赢的,不是议席,而是香港。

(封面相片来源:etanliam / CC BY-NC-ND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