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8149

耶稣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出于那恶者。」(马太福音5章37节)这里所说的「多说」,不是对是或不是不需要和不应该解释或自辩,而是指砌词狡辩,目的是使是或不是变得含糊,甚至将是说成不是,不是说成是。这是为何耶稣将多说与恶者扯上关系。

此外,这里所讲的是或不是是对事实的态度,非单纯个人感觉或立场。换句话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就是讲真话。然而,是或不是避不了受个人经验影响,所以,在「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的逻辑下,说话者要持开放态度,容许被查询和修订。当说话者不纯是一种私人交谈时,我们就需要制度配合,让对话各方可以不受威胁下自由表达,并受理性检验。自由地和有承担地说是或不是多令人羡慕,也多么重要,不但因为谎言盖不住真理,更因为真诚的德性让生命活出幸福。

说回来,有甚么情况令人选择不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呢?

第一, 因为他已被错误意识主导了,是非颠倒成为生活常态。在缺乏开放和对话的能力下,他对自身所说的欠缺反省能力。

第二, 因为他不愿意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任。他期待由谎言塑造出来幸运之神眷顾,可以避过要承担当负的责任。

第三, 因为他受到威胁。为了自己、他的家人、朋友,甚至其社群安全,他可能将是说成不是,不是说成是。意即,他要满足一个更大的善。

第四, 因为他要将损害减至最小,是或不是不是重要考虑之一。这是一种策略。

在一个不公义政权下,「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不公义政权是靠暴力建立,非靠真理。所以,这样的政权没有司法公义可言,反而要司法配合政治。耶稣的时代就是这样一个时代,但他仍选择「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最后,他被钉在十字架。耶稣不是唯一的牺牲者,很多人也跟耶稣的命运一样。在欣赏他们的德性之余,我们要小心,不要将他们成为唯一准则,以此严厉批评其他人因暴力和司法不公义而选择不讲真话的人。虽然他们缺乏勇气对真理的维护,但他们应获得体谅,因为他们是受害者。

以上所写的背景是回应李明哲先生在中国的遭遇。李明哲先生是否犯了「颠覆国家政权罪」不是重点,因为当,第一,中国共产党视自己就是国家;第二,中国政府没有合理改革途径;第三,中国没有司法独立,也缺乏司法公义时,一切思考和提出改革社会也会极容易被解释为「颠覆国家政权罪」。此外,重点不是李明哲先生为何认罪和悔改,不坚持「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而是批判一个说谎政权如何以暴力扭曲和践踏人性,并消灭真理。

面对这样一个政权,我们应坚持「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不让谎言统治。但我们是否也可以考虑,以德性伦理为基础,配合实践智慧,认识其处境特定性,从而找出在处境特定性的中庸,其中包括时间、对象、动机、感受和方法等?换句话说,李明哲先生的认罪和悔改是否可被视为一种对实践智慧的表达,而不需要满足由义务论或由德性建立规范的「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很多类似李明哲先生等人都会被要求和安排公开认罪和悔改。这也是北韩政府对待美国大学生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的方法。这做法是对「犯人」一种人格侮辱。这绝不可能在一个尊重人权的社会可以找到的,因为「犯人」可以公开不认罪和悔改。面对这样政府,我们要有深厚德性,并有一个德性群体,才不会失去尊严。

(封面相片来源:吴濬彦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