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春生/再思「唯独圣经」:落实在牧养的实践(上)

7237

◎黄春生(济南长老教会主任牧师)

从500年前马丁路德开启的宗教改革至今,基督教派至少已经发展到了3万多个教派。在500年期间,教会历史发生了很多事情,基督徒也曾经铸下许多大错。如果我们今天没有用反省的态度来面对自己阅读和解释圣经的方式,同样也可能再度铸下大错。

时至今日,所有的基督徒都承认路德当年所标举的「唯独圣经」(Sola Scriptura)原则。既然所有的基督徒都读圣经,但是为什么有的人读圣经之后能使更多人得到帮助,有的人读圣经之后则用来限缩别人?读圣经到底会使人成为什么样的基督徒?

我们应该重新检视,自己过去到底是如何读圣经?特别是在有些情况之下,我们是否会如同法利赛人和经学教师一样,以律法主义的态度,把圣经予以过度「基要化」?

一、法利赛人、经学教师也「唯独圣经」?

马丁路德时代,印刷术才开始普及;500年后的现代,则是数位科技高度发达的年代。然而,时代与时代之间的差异,除了反映在科学技术上的变革之外,最重要的是观念和想法的巨大差异。这样的差异,足以构成人们阅读并理解圣经的鸿沟。

1.不合时宜的旧约经文

我们可以先思考一段经文,士师记5章30节:「他们一定是在抢东西,分战利品,一个兵士分得一个或两个女人(a woman or two for each man)。」(现代中文译本)当我们读到这段经文时,我们会如何理解它?其实,一夫多妻是古代许多民族(包含尤太民族在内)的习俗。然而,若从现代的角度来看,这些习俗早已不合时宜。因此,当我们在读一段经文时,必须常去思考:这段经文的处境和我们今天的处境有什么差异?如果那是当时处境下的真理,那么它是否能成为今天处境下的真理?

另外,我们可以再透过另一段经文来思考:我可以杀我的敌人和我敌人的家人吗?诗篇137篇8~9节:「巴比伦哪,你要被毁灭;照着你加给我们的残暴报复你的人,他是多么有福啊! 抓起你的婴儿,把他们摔在石头上的人,他是多么有福啊!」当我们在读这段经文时,要不要按照经文的具体内容去做?

今天如果有一个人得罪你,你是否要按照上面这段经文说的去做?你要不要抓起这位得罪你的人的婴儿,把他摔在石头上?圣经说这样的人多么有福!旧约圣经的处境是,强调「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报复式正义」(retributive justice)。但在今天的处境当中,我们是否可以这样去做?所以,思考圣经的特定处境非常重要,过去处境所认定的真理,不代表今天处境所认定的真理。

接下来,诗篇139篇21~22节: 「上主啊,我多么恨恶憎恨你的人!我多么厌恶背叛你的人!我深深恨恶他们;我把他们当作仇敌。」 如果用这里的标准来看,没有信仰耶和华或耶稣的人,我们都要把他们当成仇敌的话,那么,在台湾只占5%左右如此小众的基督徒,基督徒大概要与约95%的人为敌!

2.衡量圣经「真理」的标准是什么?

我们必须要问:今天的教会还是用500年前的方式在理解圣经吗?圣经不需要被重新解释吗?当然需要。重点在于,这样的解释是用谁的眼光来解释?你是用法利赛人和经学教师的眼光,还是用耶稣的眼光来解释圣经?如果法利赛人和经学教师解释圣经的眼光合乎神的心意,那么耶稣就不用来了。正因为法利赛人和经学教师在当时是错译或错解神的话语,甚至把神的话语做出教条性的解释,以致于限制了许多人,和神的心意背道而驰。所以,耶稣才来到世间,并且说:「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翰福音8章32节)

什么是「真理」?「真理」是你的标准,还是我的标准?当然,对基督徒而言,真理是以圣经为标准。接着我们要问:圣经是神的话吗?当然是。但是,圣经里面也有魔鬼的话。约伯在撒旦和上帝谈判的过程中,就是屡屡遭到魔鬼的试探;耶稣也曾遭到魔鬼的试探。圣经里面有上帝的话,也有魔鬼的话;有先知的话,也有假先知的话。因此,我们要用什么方式去应用「唯独圣经」原则,就是必须常去思考的。以先前提到的士师记5章30节经文,在当时可能是在实践真理,在今天则可能是在违背真理。

接着,我们必须问一个问题:新约和旧约哪一个比较重要?哪一卷经卷比较重要?可能对马丁路德来讲,〈雅各书〉是最不重要的,甚至可以丢弃。对加尔文来讲,〈以弗所书〉可能是最重要的,因为里面讲很多教会论。也许有些基督徒认为,在先知的话、耶稣的话和保罗的话当中,所有的内容都同等重要。然而,我们可以再问一个问题:耶稣的话比较重要,还是摩西的话比较重要?

如果耶稣的话和摩西的话同等重要,那么,耶稣就只是先知当中的一位而已,他就不是救主了。约翰福音当中用「道成肉身」(incarnation)来描绘耶稣。「道」这个字既是上帝的「道」(way),也是上帝的「话」(word)。上帝的话成为肉身,是指圣经成为肉身吗?不是,是耶稣本身成为了肉身。如果我们把耶稣的话等同于所有先知的话,耶稣就失去了他的「超越性」了。耶稣和众先知截然不同,他是救主,具备永恒的「超越性」。正如同希伯来书所指出的信息:耶稣超越了天使(希伯来书1章4~14节),也超越了摩西(希伯来书3章1~6节)。

「唯独圣经」的原则强调,无论是教会的经验、传统的经验,都必须用圣经来加以检验。那么接下来的问题便是:圣经应该由谁、用什么标准来检验?当然应该以耶稣的话来检验。保罗的书信都在解释耶稣的福音,但是保罗也是他那个时代的产物,有时代眼光的侷限性。当保罗谈到女性角色问题时,他有他的时代处境和侷限性。难道我们不需要把保罗的话拿来跟耶稣教导的原则进行对比吗?就好像在撒玛利亚井边的那个女人,她离过五次婚,耶稣仍然接纳她(约翰福音4章1~30节)。

我们必须要用耶稣的眼光来检视圣经。耶稣并没有反对产生经文的过去时代背景,所以他说,他来不是要废除律法,而是要成全律法(马太福音5章17~18节)。马太福音5章43~44节:「你们又听过这样的教训说:『爱你的朋友,恨你的仇敌。』但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并且为迫害你们的人祷告。」我们可以对比前面提到的诗篇第137篇第8~9节中提到的经文:「巴比伦哪,你要被毁灭;照着你加给我们的残暴报复你的人,他是多么有福啊! 抓起你的婴儿,把他们摔在石头上的人,他是多么有福啊!」

法利赛人和经学教师在当时原本是一批宗教改革者,他们强调「唯独圣经」,但是宗教改革者往往也有可能会成为压迫者,法利赛人就是这样一批人。这样的宗教人士,在近代人类历史上也曾出现过:二战期间支持纳粹的德国人当中,有极大比例的人都具备改革宗信仰背景的基督徒;南非种族隔离时期的荷兰改革宗教会,在当时也支持白人政权实施种族隔离政策。

如果我们读圣经,一直停留在过去的眼光,不在我们当下的处境去思考和反省,我们很容易也会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逼迫者。我们说的「改革宗」,其实也是「改革中」,是不断在进行的一种过程。如果宗教改革只有停留在500年前的处境,没有随着时代前进,我们今天的教会就是需要被改革的对象。这是我们今天所面临的最大问题。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法利赛人与耶稣)

3.基督里「新造的人」:学习耶稣,推倒使人分裂的墙

耶稣当年面对法利赛人所强调的「唯独圣经」,认为已经要到需要被改革的地步了。当耶稣面对旧约「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正义观时,他没有去论辩这项报复式正义的对错,同时也没有给我们一个标准答案,说该怎么具体去做才可以,这是做基督徒身处各个时代的挑战。但是,耶稣给了我们一个大原则。

以弗所书2章14节写道:「基督亲自把和平赐给我们;他使犹太人和外邦人合而为一,以自己的身体推倒那使他们互相敌对、使他们分裂的墙。」在保罗的理解下,耶稣在做的就是要推倒当时隔绝外邦人和尤太人之间的墙,也推倒隔绝人跟神之间的墙。所有的基督徒,不再区分尤太人和外邦人,而是都在基督里面的「新造的人」。所以,保罗说要「穿上新人」(以弗所书4章24节)。

基督徒是「新人」,不再按照过去尤太人的眼光去过他的生活,过去有过去的处境,但是那个处境不能拿到现在来应用。正如同耶稣所说的,「要爱你们的仇敌,并且为迫害你们的人祷告」,而不是继续坚持尤太人「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报复式正义。

耶稣在当时常被法利赛人和经学教师视为违反律法和离经叛道的人,因为他好几次故意在安息日做事情。安息日对于尤太人的律法来讲是不能做事的,但耶稣却故意要挑战他们的观点。耶稣说他要成全律法,是因为他认为法利赛人和经学教师已经把信仰给基要化了,以致于信仰反倒成了人的重担。这样的重担没有办法让人得到自由,没有办法让人得到释放。所以,耶稣透过自己被钉上十字架为代价,来推倒这个相隔的墙。保罗后来也因为要跟随耶稣的脚步、成全这个律法,被尤太人告到罗马法庭去,同样也付出了代价。真理往往不在多数人身上,而在少数人身上。耶稣和保罗都是少数。

对于现代基督徒而言,不同的教派有不同的解释,不同的基督徒也有不同的看法。当我们在面对当代社会的问题时,我们当然应该以圣经为标准。但我们必须了解,圣经的解释必须以耶稣基督为标准,通过耶稣基督来成全律法。通过主的教导,我们也可以看到保罗透过他的处境,去解释他处境下的种种问题。

罗马书3章20节中提到:「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我们没有办法透过遵守旧约律法而成为义人,同样地,也不可能因为遵守我们认定所解释圣经的道理而成为义人。相反地,我们应该学习耶稣的样式,不断地去推倒每个时代当中的墙,这个墙有时候是有形的,有时候是无形的。(待续)

(封面相片来源:dierk schaefer / CC BY

中篇:黄春生/再思「唯独圣经」:落实在牧养的实践(中)
下篇:黄春生/再思「唯独圣经」:落实在牧养的实践(下)

本文主要内容来自台北济南基督长老教会黄春生主任牧师,于2017年10月6日北美巴城中华基督教会举行北美教协举办的神学研究会「变革与创新—宗教改革五百年,教会突破新契机」发表的专题演讲。
文字记录整理:廖斌洲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