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网路对民主社会的负面效应

2901

「你们律法师有祸了!因为你们拿去知识的钥匙,自己不进去,又阻止要进去的人。」(路加福音11章52节)

2000年前,耶稣在这段关于「知识的钥匙」当中对于尤太律法教师的挑战,其实就是要将诠释信仰的权力从这些经学教师手中夺回来,赋予所有的平民信众一份对于信仰的诠释权。然而,从这段经文也可以看出,在信仰诠释权对平民信众进行「赋权」(empowerment)之后,耶稣也十分警惕诠释权再度被特定人或群体垄断的现象。

2000年后的今天,人类历史早已经历了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等重要的思想解放、将诠释权赋予一般平民的过程。现今在全球各地,识字率和网路的普及程度是2000年前无可比拟的。

耶稣总是义无反顾地挑战那些有权势者和既得利益者。倘若他活在现代,讲出同样的一句话,他所挑战的,必定是那些掌握知识霸权的群体、组织或机构。当前,作为知识霸权最重要传播媒介的网路,必定是耶稣所要人们警惕的。这是由于近年来,人们看到了更多网路所带来的隐忧。其中最大的隐忧之一,应该是网路不仅没有揭露正确讯息,却有助于传播虚假讯息与偏见,加深人们之间的对立和不信任。

假消息与媒体责任

近日,美国参议院召开听证会,邀请几个社群媒体巨头——脸书、谷歌、推特——的行政主管列席听证会。这些社群媒体的主管都在听证会中承认俄罗斯的确在2016年利用这些社群媒体试图影响美国的总统选举。脸书公司承认,从美国总统选举前的2015年1月到今年8月间,共有超过1亿4600万用户看到俄罗斯所提供的假消息。谷歌公司承认在YouTube上有1108个和俄罗斯相关的影片散播假消息。推特则承认有36746个和俄罗斯相关的帐号散播假消息。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脸书、推特和谷歌三大社群媒体的行政主管列席美国参议院的听证会。)

在标举媒体自由的今天,人们不能不警惕过度自由化而可能带来的负面效果:具有威权性质的国家往往得以透过国家所掌握的资本,介入他国的舆论市场,达到影响他国内政的效果。除了俄罗斯对美国内政的影响之外,中国利用「五毛党」的网军在关键时刻影响国内外舆论也是得到哈佛大学学者的研究确认的现象。

因此,媒体自由应该被放在其次,媒体的「公共性」才是应该重视的首要价值。当资本力量过于庞大,它就足以影响市场当中的资讯流通,造成资讯不对称。唯有以「公共性」作为媒体的重要判准才能解决此问题。脸书、谷歌和推特尽管承认俄罗斯对美国内政确有影响,却不愿意做出实质承诺,进一步管制相关资讯。这是只强调媒体自由,却忽略了媒体的社会责任。

同温层现象与分裂社会

2010年底,当突尼西亚发生群众抗争并推翻独裁者,同时透过社群媒体将革命的浪潮推向周边的阿拉伯国家之际,人们曾经乐观地以为,网路将会是推动阿拉伯国家产生第四波民主化浪潮的关键媒介。然而,经过将近7年的时间,除了突尼西亚一个国家转型成为民主国家,并着手推动转型正义的人权重建过程之外,其他阿拉伯国家不是陷入四分五裂的内战状态,就是在民主选举体制下,呈现出让社会分裂的「极化政治」,人们对于国家没有共同的愿景。

2011年初,有一位埃及的年轻人戈宁(Wael Ghonim),在看到革命的浪潮传播到埃及之际,离开谷歌中东和北非部门主管的职位,投入埃及的反政府示威运动。当时他就是善用社群媒体将革命浪潮传遍埃及,当年埃及的群众力量也确实推翻了主政埃及30年的独裁者穆巴拉克。于是,戈宁在2011年3月的TED演讲当中曾经兴奋地宣称:以网路为主导的革命是「革命2.0」,因为「没有人是英雄」,埃及人透过这场革命证明了,「人民的力量远远胜过当权者的力量」。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曾在2011年参与埃及的群众革命当中扮演要角的社会运动家戈宁(Wael Ghonim)。)

2015年12月,戈宁再度于TED进行演讲,他说:「我曾说:『如果你想解放一个社会,你所需要的只是网路。』我错了。……团结凝聚我们推倒独裁者的工具,最终也将我们分裂。」他认为,「网路的一部分,已经被人类行为中不那么高尚的部分给俘虏了。」于是,他在结论说道:「如果我们要解放社会,我们必须先解放网路。」

戈宁亲自参与这波由网路所掀起的革命浪潮,却也亲眼见证了埃及这个国家,即使选出了自己的总统,人民之间的对立却只有加深而没有减少。一个迈向自由和民主的埃及,却也是一个极度分化、彼此对立的埃及,每一种政治信念之间没有彼此对话的可能性。

埃及的例子让我们了解到,即使在一个能够接触到多元资讯的条件下,人性的脆弱性往往不愿意促使自己进行批判性、辩证性的思考。相反地,人们往往选择对于自己最有利的资讯,或者只去接受和自己立场较为接近的资讯来源。简言之,人们倾向于选择「同温层」。于是,人们就在自己的同温层小圈圈,透过己方筛选过的讯息,不断透过这些讯息去强化自己的价值信念。久而久之,自己和不同立场的人之间没有任何对话的可能性。表现在政治上,就是不同阵营之间水火不容,容不下对方的观点。

在近几年的台湾,这样的现象似乎也有日益严重的趋势。几年前台湾的公民运动中,政治决策的公开透明曾是改革者最重要的诉求。人们透过网路,迅速地以现场直播,或将各种重要官方文件公布在网路的方式,让各种谎言无所顿逃。台湾的政治前景看似一片光明。然而,这几年却也出现令人隐忧的现象。针对特定议题时,人们往往在社群媒体上,「表态先于讨论,嘲讽胜过论述」,虽然网路上也不乏理性言论,但却是相对的少数。因此,未来透过持续深化的公民教育来提升公民素质是必要的方向。

断章取义的媒体报导:真实案例的检视

在台湾的平面媒体当中,人们都知道各大媒体的政治立场。然而,政治立场若要表现,只应该表现在该媒体的社论或论坛当中。至于媒体的报导,则应该善尽新闻从业人员的良知和职责,根据事实并善加查证,才予以报导。

近日看到一则国内某大平面媒体的编译新闻,堪为媒体断章取义之一例。11月6日,《中国时报》电子报刊登一篇题为〈强压美国模式 时代:中国赢了〉的新闻。

在看完这篇编译过的文章之后,人们的确会以为美国《时代》杂志的作者批判美国当前的政经体制,颂扬中国目前所走的政经道路。然而,如果我们仔细去阅读《时代》(Time)杂志该文章〈How China’s Economy Is Poised to Win the Future〉,就会看到更多该文作者对中国政经模式进行正反面讨论的论点。有兴趣的读者可以亲自比对。基本上,原作者Ian Bremmer的确是想要反省当前美国主政者的施政没错,但是对于中国目前走的政治经济发展模式,却是批判或反省多于颂扬。

指控要有凭有据,我们就来检视一下。

首先,《中国时报》该报导摘译出一段文字:「北京每年为战略行业提供直接的财政和政治支持,提供直接资助或制定专门为帮助他们成长而设计的法律。」然而,其实这段的完整文字是这样:「北京一年365天为其策略性产业提供直接的财政和政治支持。政府保障着那些被指控窃取外国公司智慧财产权(知识产权)的中国公司。它为策略性部门提供直接的资金。它制订特别为协助这些策略部门而设计的法律。同时,它参与了产业间谍和对于外国竞争者采取的网路攻击。」

我们很清楚可以看出,摘译的文字刻意避开了这些中国政府扶植的策略产业窃取国外公司智慧财产权、商业间谍,以及网路攻击的负面陈述。若只看摘译,很容易误以为作者认为中国的政经模式才是产生正面效益的模式。

其次,摘译文字堪称忠实地摘译出中共政治控制的文字:「中国领导人还利用技术来强化西方政府无法做到的执政党的政治控制。」然而,接下来一段文字又是断章取义了,摘译文提到:「中国正在发展的『社会信用体系』是一个允许国家官员评估一个人的财务数据、社会关系、消费习惯和尊重法律的情况,以建立公民「诚信」的制度。」

事实上,作者在提完上述论点之后,的确花了一段讨论此社会信任体系的正面效益,但下一段文字则在做反面论述,作者明确指出这个体系的缺失是:「入侵14亿人民生活的潜在性是史无前例的。」于是,整段文字都在陈述中国政府侵犯个人隐私的状况,以及西方人和中国政府对于侵犯个人隐私的不同观点。

最后,其实是这篇摘译报导最严重的问题,就是编译者替原作者妄下结论。摘译文中直接写道:「文章还说,如果你必须赌(选择)一个今天最好的国家来扩大它与合作伙伴和竞争对手的影响力,那么支持美国是不明智的;聪明的人选择中国。」

事实上,作者的结论做得非常谨慎。倒数第二段中,他谨慎地写道:「说中国的体系能够承受当前世界的震荡,并不意味着宣称这对那些生活在中国国内的人而言是比较好的。中国国内的政治压制和缺乏法治在社会的每个层级中造成了不正义。当中国的地方政府和公司与债务进行搏斗时,国家所能提供他们救助的能力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在最后一段,作者写道:「中国受到举世瞩目并不保证他会赢得未来。在这个分裂的世界,没有一个政府会拥有能够持续制订治理全球体系的政治经济规则的国际影响力。但是……」上述摘译文字里面的那段文字,是在「但是……」之后出现的。如果没有阅读原作者的文字,不仅读不到作者对于中国模式的优势抱持高度保留的态度,反而会认为作者就是主张中国模式胜利了。其实,正好相反,作者对于中国模式抱持着高度保留的态度。

这样的编译新闻或报导新闻,其实每天都在国内各大媒体出现,仔细注意一下就会发现许多。一方面,媒体从业人员应该要有媒体人的良知,不应该为了自己的立场偏好而影响了报导的公正性,应该基于事实来报导,因为媒体乃是社会公器。另一方面,作为阅听大众,如果我们按照自己的立场去选择阅听的媒体,同时不加思索或查证就全盘接受,那么我们只会是被蒙蔽而不自知的受害者而已。

知识的钥匙

许多基督徒们总是喜欢强调要追求真理、奉行真理,这点绝对不容质疑。只是,人类的自我中心往往也最容易在基督徒的人性中表露无遗。当一个人自信地宣称他掌握了真理,也许他实际上掌握的只是有限的「知识」或「资讯」,但却被他认为是掌握了「真理」。以这点而言,基督徒往往会比没有宗教信仰者表现得更为强烈,这应该是「自以为义」和「急于想要称义」的矛盾心态使然。面对这情况,谦卑是最有必要的基本态度。

当耶稣说:「你们律法师有祸了!因为你们拿去知识的钥匙,自己不进去,又阻止要进去的人。」(路加福音11章52节)耶稣所强调的是,「知识的钥匙」是人人有权力拿的,为的是要开启通往「真理」之门。

在社群媒体发达的现代,掌握人们接触资讯和知识来源的最重要媒介,就是网路和社群媒体,这些组织有责任提供人们通往真理的真正钥匙。此外,作为使用网路和社群媒体的大众,也有责任在使用这些钥匙的时候,抱持公正开放的态度,不应排除异己,阻碍和自己不同意见的人士进入通往真理之门。否则,或许耶稣会说: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人有祸了!

1则评论

  1. 如今诠释权遍地开花,花瓣却掉满地。
    极度开放的网路世界,已经不存在「知识的钥匙」。
    若想翱游网路世界而不被迷惑捆锁,所需要的是辨识真伪的「智慧的筛网」。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