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教会与好牧师

8766

进入21世纪以来,全球都在瞩目于华人教会出现的爆炸性增长。在欧洲教会全面衰败、美国教会增长乏力的同时,华人教会如雨后春笋般成立,尤其是中国大陆的基督徒以每年以数百万新信徒的速度增长。有学者乐观地评估,在未来20年左右,华人基督徒的人数可能突破两亿,成为全球最大的基督徒族群,中国甚至可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对外宣教国家。

然而,在表面上的风光与沸腾的背后,华人教会也面临着若干挑战与试探。姑且不论中国共产党无神论政府的宗教逼迫政策,更严峻的侵蚀存在于教会内部,如世俗化的冲击、信仰传统的断裂、神学的混乱和基督徒世界观及文明论的缺失等。第一代基督徒通常在信仰上有主动、热切的追求,能够将「起初的爱心」和火热维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是,如何将信仰传承到第二代,让「父母的信仰」成为「子女的信仰」,让「我的信仰」成为「你的信仰」,这是华人教会中一个悬而未决的议题。

任何一间教会都希望能够成为「好教会」,但大家偏偏忘记了「好教会」的前提条件是要有「好牧师」。在华盛顿郊区,我家附近有一所拥有数千名会友的韩裔长老教会,我有一次应邀前去参加该教会主办的亚裔教会联欢活动,发现他们拥有20多名年轻活泼的牧者传道,个个学历优异、外表优雅。一番攀谈之后,我更发现,他们大都是第二代韩裔移民,父母是敬虔的基督徒,父母鼓励孩子唸神学、做牧师。

我好奇地我问这些年轻的牧者传道,他们为什么走上这条「少有人走的路」?除了上帝的呼召等属灵的理由之外,他们也坦诚地表示,韩裔教会中的牧师,深受会友及整个韩裔社群的尊重和爱戴,其薪资福利也基本与从事电脑软体开发的工程师持平,可以让家庭维持有尊严的中产阶级生活。

由此,我不禁想到华人教会中年轻一代牧师「青黄不接」的情形。很少有华人家庭鼓励、支持自己的孩子奉献给主、为主所用、成为牧者传道。出于实用主义的考量,作为父母的华人都愿意子女学习电脑、工程、金融等学科,如此才能保证以后顺利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反之,华人一般清楚地知道,在华人教会的文化中,牧者传道意味着贫穷、吃苦、任劳任怨乃至一无所有。中国家庭教会长期以来形成的、以「吃苦」为属灵的标志的传统,在过去的历史背景下曾经是教会复兴的动力,但如今已成为青年一代的优秀人才投身牧职的重大障碍之一。在很多华人教会当中,牧者的薪资只有会众平均薪资的一半左右,连养家餬口都存在一定的困难,同时也造成牧师在社会上被轻看,使得牧师的子女亦不愿继承父母的事业。老一辈「我和我家都侍奉耶和华」的美好经历成为空谷回音。

在一些华人教会,牧师被迫深陷于日常事务中,工作中心偏离圣经的教导。牧师成为「消防员」,比如帮助会友处理家庭婚姻中的争端、子女教育的困境,甚至会友搬家、找工作也要请牧师帮忙。很多牧师还要无偿充当会友的「心理医生」——华人一般没有花钱看心理医生的习惯,牧师正好充当不用付钱的心理医生。牧师甚至成为全教会的「奴隶劳工」,承担教堂装修等体力劳动,从教堂的一砖一瓦到桌椅板櫈,都要牧师亲自打理。若牧师拒绝处理这些事情,立即被会友批评为冷酷无情、缺乏爱心、懒惰怠工。就这样,牧师成了无所不能的“万金油”,忙得连读经、祷告和准备讲道的时候都没有了——宗教改革以来,马丁·路德和加尔文最看重的讲台的侍奉,今天反倒被置于可有可无的位置,大家抱着「姑且听听」的心态来听讲道。

在一些华人教会,长老、执事及同工团队中,有不少是「创会元老」。他们教会视为「自己的领地」,俨然就是一个居高临下的董事会,给牧师制订一套严格的考评制度,每年都要评估牧师的「工作业绩」。而从外面聘请来的牧师,被大家当作是一名花钱雇佣的「打工仔」,不得不看长老、执事、会友的脸色行事,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在此种处境之下,牧师如何能大胆传讲从上帝而来的真理?比如,加州的很多华人新移民都从事传销工作,渐渐也将此种风气带入教会,给教会带来巨大的伤害。然而,很多牧师不敢在讲台上对此种现象提出批评意见,缺乏耶稣当年亲自清洁圣殿的勇气。有牧师还在私下里说,如果得罪了会友,恐怕工作不保。牧师与长老、执事、会友之间的关系被颠倒过来:不是牧养与被牧养,而是监督与被监督。

华人教会的信仰传承,首先有赖于建立基于圣经原则的、正确的「牧师观」。牧师是被上帝呼召出来牧养群羊的,牧师的首要使命,不是公司的CEO,不能如同管理和运作商业企业那样,设定明确的目标——教会聚会人数与奉献金额的双重增长。恰恰相反,牧师的首要使命,是祷告和传道。如保罗所说「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们中间」,今天的教会要为真理负起责任,牧师和传道更是首当其冲的为真理而战斗的先锋。牧师不是察言观色的「好好先生」,而是如同旧约中的先知那样发出悔改的信息的「公共知识分子」。牧师和传道需要好好学习真理、传讲真理、教导真理、捍卫真理、实践真理,才能带领教会成为黑暗时代里明光照耀的一盏灯,引导那些迷途的人们回到真理的道路上。

(Photo by mikecogh / CC BY-SA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