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人处事:体谅与冲撞

3440

保罗说,「对甚么样的人,我就作甚么样的人。凡我所做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共用这福音的好处。」(林前九22-23)这样做人是忍辱负重,因为当事人要将自己立场和喜好放下。

例如,保罗是自由的,但为了犹太人,他愿意被律法捆绑。然而,保罗的做法不等于他会受赞赏,反而他可能是两面不是人,即犹太人和外邦人都不会接受他,因为他们都会质疑保罗的立场。从相反角度来看,有人质疑保罗的左右逢源是一名机会主义者,从不同阵营中赚取个人最大利益。事实上,我们可以在政界、办公室,甚至宗教界找到这样的人。在人面前说人话,在神面前说神话。如何分辨机会主义者和保罗的人格?

保罗解释他之所以如此做是为福音缘故,让人可以得着福音。那么,这牵涉几个问题?第一,甚么是福音?第二,为何福音会令他有这样选择?第三,他这样做真的可以让人共用这福音的好处吗?第四,在宣告上主国时,耶稣是否也像保罗一样?

福音是耶稣的福音,其中包括1.上主国近了,人当悔改。这是一个救赎的审判,审判的救赎。2.耶稣是救赎者。人不需要倚靠甚么来抵销自己的恶,因为恩典是救赎的基础。3.福音要求我们跟随耶稣,成为他的门徒,并以基督的心为心生活。

然而,有些人因着自己视域,以致他们很难接受这福音。例如,有犹太人信徒很难接受食偶像之物(林前八),保罗就选择从他们视域看信仰,就不食了。又保罗认为独身是最好的,但若不能自制,保罗接纳信徒可以结婚。寡妇守节是最好的,但若不能,保罗接纳信徒再婚。(林前七)所以,保罗所讲的「对甚么样的人,我就作甚么样的人」是为相对不明白基督徒自由的人而说,让他们体验上主恩典的丰盛,并按他们的处境,跟随耶稣。

例如,一个没有能力捐献者仍是上主所爱,上主恩典没有因此不临到你的身上,更重要,你仍可以跟随主。同样,一个在生活上一团糟的人仍是上主所爱,上主恩典也临到你的身上,更重要,你仍可以跟随主。保罗的「对甚么样的人,我就作甚么样的人」的态度不仅关乎对弱者的扶持,更批评那些将福音僵化为律法的人。

然而,「对甚么样的人,我就作甚么样的人」这话可能会被滥用。第一,我们不能体谅那些有权力,并以此压迫其他人的人。这些人在政治、社会、工作和家庭等都可以找到。例如,我们不可能选择站在选举主任视域看事物,而体谅他们无理无法DQ参选立法会选举者的资格。「对甚么样的人,我就作甚么样的人」是要求我们为无权者和失语者说公道话。

可惜的是,太多人(包括政治人士,宗教人士)将保罗教导变成为对有权力者的体谅,却没有维护受欺压者的尊严。第二,有些人以中立者和复和者出现,成为好好先生和小姐,甚至满足成为花生友(即旁观者),但他们带来的和谐不但无助处理矛盾,更无助帮助人跟随耶稣,因为恶没有被揭露。

让我分享一件事。我不会在一般的whatsapp组群主动表达我对社会事件的看法,因为我不认为这是一个讨论的好平台。但若有人在组群发表对社会事件的意见时,我会回应那些错误的意见。例如,在一个组群,有人报导美国一批国会议员提名双学三子和雨伞运动角逐诺贝尔和平奖。跟着他引用BBC报导,并说,「足以证明占中运动是由外国势力牵头的有组织犯罪活动。」提名角逐诺贝尔和平奖一事是可讨论的,但这与他指控的「外国势力牵头」是两回事。我忍不住留言,

大公报,文汇报也常常有证据说占中有海外势力干预。问题是:报导是否准确?我读完这篇报导得不出你的结论,「外国牵头」。再者,这篇报导是2014年10月。当时运动正如火如荼,任何判断都有偏差。所以,运动后的检讨才是最重要,但可惜的是,政府拒绝这样做。为何政府拒绝?原因可能是,政府要将流言成为真话,偏见变为真理。事实是政府成功了。

在按送出这回应前,我问自己,「我的回应是否令他不高兴?是否破坏这组群的人喜爱的和谐?我是否只表达支持占中者观点?」最后,我送出了回应,不但因为我不愿意为了表面和谐,大家就要做花生友,更因为我不能接受不符事实的偏见成为真理。这与我对占中立场无关。

事实上,保罗在说「对甚么样的人,我就作甚么样的人」前,他坚持对罪和恶的不妥协。当时哥林多教会的罪和恶是分党分派(林前一、三)、淫乱(林前五)、彼此告状(林前六)等。占中一事是意见,不是真理。我们不应因此分裂,但为了支持自己看法而捏造事实就是恶。保罗的教导不是只有牺牲和宽容,更要有对恶的不让步意志,甚至不害怕因不让步而有的冲撞。

保罗说,「我虽然是自由的,不受人管辖,但我甘心作了众人的仆人,为赢得更多的人。」(林前九19)这是我们基督徒待人的态度。我们要体谅不同人的信仰成长,并从他们的角度,跟随耶稣,但与此同时,我们要有智慧,不要让这待人态度成为对助纣为虐者的体谅,更不要因不和谐而害怕冲撞虚假的勇气。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