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教育缺乏的是什么?

1475

瑞典和台湾,近年都呈现出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现象,两国的教育主管机关纷纷提出改善方案,例如瑞典教育部每年提拨约当台币逾200亿的预算,企图缩小不同学校之间的资源落差,此外也促进个别学生的学习成就均质化。前几日,瑞典教育部甚至祭出更严格的手段:禁止私立学校以特定宗教招生及授课!

此举将直接影响瑞典境内将近60所基督宗教教会学校、约12所穆斯林学校和一所犹太教学校,宗教团体仍然可以经营学校,但宗教信仰不可作为入学的考量,时间安排和教学内容也必须改变,不能有涉及认信的教学活动和内容,例如祈祷、斋戒,或(老师带着学童说)「我们都信仰基督」、「感谢耶稣」之类的公开表达,取而代之的是平衡介绍世界七大宗教的宗教课,避免学生的宗教背景造成学习上的不平等。

这样的禁令已在瑞典的公立学校行之有年,宗教信仰只有在文化传统与道德的相关议题上,才会在课堂上讨论,明确将宗教信仰划入个人与家庭生活的私领域。此举也将迫使穆斯林学校开始教授相对平衡的宗教课,使其学生亦有机会认识其他宗教,及瑞典据以立国的价值观;有人猜测,此举兴许可避免或减缓瑞典步上德国境内「穆斯林平行社会」(Pararellgesellschaft)的后尘。

瑞典教育部的这项禁令,当然与中国禁止未成年者接触宗教完全不同,甚至南辕北辙!瑞典禁止私立学校以特定宗教招生及授课,可视为「政教分立」更进一步的实践,使瑞典教会(Svenska Kyrkan)更决断地摆脱近500年来附从政治、及长年被国家利用、以掌控社会的角色。几位瑞典教会的牧者私底下难掩对儿童信仰教育的忧心,但都不约而同地表示:个人若没有选择不表态、不信仰的自由,就不是真的信仰。

学校与宗教的关系,台湾与瑞典简直是完全相反方向:瑞典想要断开学校与宗教团体的联系,台湾的各宗教团体则想方设法进入校园。恐怕不少台湾基督徒也难以想像,瑞典教会怎么会放弃这么「有效率」传教的滩头堡呢?

尽管国人自我要求甚高、对本国教育始终不满意,但其实台湾普及的义务教育成果相当不错,世界各国均有目共睹,近年来15岁学生参加「PISA评比」的成绩相当亮眼,创意满满的年轻学子比比皆是,国内也发展出丰富多元的教材、教法、系统和升学管道。不过,却较少听闻有人指出,台湾教育真正的问题:缺乏核心价值。

虽然基督教不是瑞典的国教,但无人可否认,瑞典是个以基督教立国的国家,连公立小学课本都如此明文陈述,所以,只要有在瑞典受过基础教育的人就知道,「人人平等」的主张是来自基督教思想;尽管还有长远的路要走,但「平等」却是这个社会明明白白、所有人共同追求的目标,教育改革也必须以促进「人人平等」为准绳。

反观台湾教育,由于缺乏核心价值,连过去曾一度宣称崇尚的独一无二改良式社会主义,也不再承认,以致教育整体内容缺乏诠解「好」与「善良」的信念与衡量标准。

对政治人物来说,缺乏中心思想的教育当然是值得代代相传的「好东西」,因缺乏核心价值的空洞,太方便代入任何事物,教育于是太容易沦为政治的附从,任何一只从政治势力伸过来的手,都可以无端兴起一场教育改革。

某些哲学界人士以此为(汉人社会)「无须摆脱教会包袱」而沾沾自喜,其实是对自身盲点的无所觉,没有中心思想的道德是无法实践的。不只基督徒,穆斯林和犹太教徒也一样,上帝完全超越人类,是值得敬畏、称颂与敬拜的存有。然而,对台湾的一般人来说,神祇并没有太多超越性,是可以利用、关说、赖帐的,绝对的「善」并不存在,于是形成无神、甚至以自我为神的社会。

由于缺乏中心思想,台湾的教育也无从解释「人人平等」的基础,尽管在历史课里欠缺脉络整理地简介了卢梭的「天赋人权」,却没有处理「天」在汉文里缺乏位格的问题,无益于建立道德标准。我们只能借由公民教育诉诸「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仿佛「法律」可以是自有永有的万有载体,因此,许多台湾人难以容许法律放宽与道德标准相关的限制,例如「废死」。(同理,其实也无须继续嘲笑揶揄谩骂批评萌萌,萌萌只是跟很多台湾人一样,误将法律当成「绝对的善」在台湾社会里的在场。)

因此,台湾的学校与宗教团体于是达成一种互利共生的状态,虽然高雄市政府曾下一纸公文,明令禁止宗教团体进入校园,从上述一系列的梳理即可看出所为何来,很可能不是为了什么政教分立的理想,不过,实行结果也只是化明为暗,各方继续行礼如仪。或许要令「政教分立」的倡议者失望了,台湾眼下实在没有多少能阻挡宗教与教育结合的本钱。

只是,对台湾的基督教团体来说,还是可以从瑞典的「信仰教育退出学校」学到一点小提醒:上帝对人最宽广的爱,是尊重人的自由意志。因此,在学校教授得胜者、彩虹爱家、办福音茶会,若是「全员到齐」或出席率很高时,或许也可以自问一下:来的这些人,都是出于自愿吗?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