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週默想:公私不分的中國政權──一個神學批判

2533

三月份召開的中國「兩會」,通過廢除憲法第79條當中對於國家主席兩屆任期限制;其次,將中國共產黨領導寫入憲法本文; 第三,繼毛澤東和鄧小平外,習近平名字加入序言。對政治權力沒有甚麼認識的人都意識到這是進一步權力集中,甚至攪習近平個人崇拜。

反諷的,「人大代表」(只有2票反對)歡迎和支持修憲。肯定的,這是民主倒退,但卻被說成為「加強和完善國家領導體」,甚至被描述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優勢和制度優勢的重要體現」。面對一個沒有監察機制的政治權力,基督宗教有何看法?

耶穌與政治權力

有關耶穌與政治權力的直接相遇,我們不得不提耶穌與彼拉多的對答。彼拉多向耶穌說,「難道你不知道我有權柄釋放你,也有權柄把你釘十字架嗎?」(約十九10)耶穌卻回應他,「若不是從上頭賜給你的,你就毫無權柄辦我。」(約十九11)另一個片段,彼拉多問耶穌,「你是猶太人的王嗎?」(約十八33)耶穌回答,「我的國不屬於這世界;我的國若屬於這世界,我的部下就會為我戰鬥,使我不至於被交給猶太人。只是我的國不屬於這世界。」(約十八36)這兩段簡短對答帶出基督宗教對政治權力的態度

第一,在耶穌時代的羅馬政權,執政者往往以神之名為其權力提供合法性。耶穌的回答(若不是從上頭賜給你的,你就毫無權柄辦我)沒有合理化彼拉多的權力,反而挑戰他權力的合法性。即若非上主容許,彼拉多沒有權力將耶穌釘在十字架。所以,權力來自上主並非建立君權神授的觀點,而是指出政治權力不是不受挑戰。上主律比地上法律高、以致基督徒對待政權的態度是「順從上主,不順從人是應當」(使五29)。

第二,權力來自上主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為人民服務和以人民利益為依歸,而非鞏固自己的利益。坦白說,沒有一個政治權力會公開說,它不為人民服務,因為它也很清楚其權力的責任。那麼,甚麼是真正為人民服務的政治權力?它必須讓人民可以參與政策制定、監察政權,並自由地建立公民社會。它絕不會以暴力、恐嚇、謊言對付異見者。這不需要有甚麼神學理據,而是人的理性和良知可以作出的反省。

第三,政治權力有其工具價值功能,但非終極(the ultimate)。它不會帶給人民永恆,也不會進入永恆。所以,以完善政治制度為名將政權絕對化是最大謊言。更重要,政治權力是一個以其對軍隊和警察武力的壟斷的壓迫性制度。事實上,耶穌就是這政治權力下的受害者。雖然政治權力傾向暴力,但耶穌不是一個無政府主義者(例如,他選擇交稅)。然而,他無意改革政治制度,反而他建立一個不以世界價值運作的國。這就是教會。教會不是以對抗政治政權為目的,也不是退出政治世界,而是以上主國價值的公義、非暴力和合一生活和見證。

第四,面對政權的暴力,耶穌沒有反抗,因為他接受這是上主對他的安排。安排不是合理化暴力,而是接受受苦作為代價。執行死刑的是政權,但威脅政權行使暴力是猶太人群眾。猶太人群眾恐嚇彼拉多,說 ,「你若釋放這個人,你就不是凱撒的忠臣。凡自立為王的就是背叛凱撒。」(約十九12)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全,彼拉多聽從多數人的暴政。今日的暴政卻來自鄂蘭(Hannah Arendt)所說的平庸的惡。

公私不分

昔日,面對羅馬政權,耶穌展現出不畏權力,並挑戰它的絕對性。今日,香港人面對一個甚麼政權?「依法治國」是中國政府的常用語。這容易給人的印象是法治(rule of law),但這與法治遠離甚遠,因為基本上,這是以權治國(rule by power)。

第一,廢除國家主席兩屆任期限制不是甚麼以法治國,而是極低質素法令,甚至是惡法,因為它連一個最基本的自我監察機制都剔除。只有一間私人公司或餐館的老闆可以沒有任期,但一個國家就不可以,因為國家不是某人、某家族或某集團的私人公司或業務。廢除國家主席的兩屆任期限制將國家公私不分。在公私不分的政治權力下,領導人和中國共產黨就不需受公共和公開監察,因為國家是他們的,與其他人無關。在公私不分的政治權力下,家法代替了法治。即法不是以保障人民利益和限制國家權力為主,而是以維護領導人和中國共產黨利益為主。

第二,公私不分的政治另一面向就是合理化國家權力介入、干擾,甚至決定人民的私人生活,因為人民的私人生活會被視為對公的干預。在公私不分下,公共只屬於政權,政權就是公共的代表。所以,人權理念甚難形成,也被視為對公共的漠視。相反,權力才是道理。這解釋為何在一個公私不分政權下,爭取權利就會被視為破壞公共秩序,與維護自身權利無關。在公私不分下,只有政權的私心,人民的私人生活要受公監察。

在極權下生活

基督宗教對政治權力的濫用並不陌生。我們不要因中國變得更專權而恐懼。反而要從對耶穌的回憶,認識政治權力的本相,拒絕向它下拜和被統戰,接受苦難的無奈,以合一和公義的信念投入生活,重建生活的公與私。

Photo credit: Inmediahk / CC BY-NC

1則評論

  1. 一、批判神學批判
    1、主耶穌既然明確的說:「我的國不屬於這世界…」(約十八36)
    那麼基督徒的國,當然也不屬於這世界,還在乎誰如何掌權?
    再說主耶穌並不是這政治權力下的受害者,而是終結者,證明這世界的政治權力是為害世人的把戲,上主將要廢掉它,並要由基督徒建立上主之國度。
    2、主耶穌說:「若不是從上頭賜給你的,你就毫無權柄辦我」,並非挑戰彼拉多權力的合法性。因為耶穌已被釘在十字架上,表示上主容許,賜給彼拉多權力,下令行刑,非百姓聲大而行刑。

    二、對中國認識與否的評論
    要做評論,務必客觀,而且有整全的清楚實際認識,否則就是偏見,偏見者最容易助紂為虐而不自知
    不認識一個人,就憑外表來認定這個人是一個怎樣的人,這叫武斷,說武斷是虛的說法,實說就是不夠成熟。
    1、中國現況如何?封閉或開放?
    2、習近平是何種人?5年的執政,證明其人是惡或善?
    3、中國13億人口都是笨蛋?

    三、權力
    有句政治名言:「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
    “權力”可分二種:“正義權力”與“邪惡權力”
    其實權力就是權力,怎麼會分二種,問題就在有權力的“人”!
    上帝創造宇宙萬物,上帝均視為“好”的,但到了人的手中,就產生“不好”的成分。
    有比權力集中、專制獨裁更可怕的就是“濫用權力”,民主國家的民主最大的缺點,就是權力容易被濫用。
    有個比喻:「一個和尚挑水喝,兩個和尚搶水喝,三個和尚沒水喝。」

    四、教會是民主或集權?
    基督信仰的教會,兩千年來,不但有天使,更有聖靈,為何問題重重,不勝枚舉:
    美國浸信會的牧師Jack Schaap與Jack Hyles牧師的性醜聞、濫用教會錢財;
    美國神召會佈道家,原是全球最大福音傳播網的總裁金貝克牧師(Jim Bakker)卻因捲入一樁性醜聞案及被控貪污、瀆職、欺詐等罪名,被判刑45年;
    新加坡康希牧師與城市豐收教會其他5名高級成員被指控涉嫌挪用教會約5060萬美元;
    趙鏞基牧師因涉嫌瀆職及貪污而被判處3年有期徒刑,緩期5年執行,其子趙熙俊被判有期徒刑3年,當庭羈押。趙鏞基父子將個人財產損失轉嫁與教會,致使教會損失131億韓元;

    然而教會強勢掌權的好牧師,使教會中的基督徒靈命成長穩固也不少。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