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啟示:一般與特殊?

855

上帝在天上,而人在地下;天與地的距離,更無法以道里計,那麼,人怎麼能知道神的事?這是大哉問,許多宗教各自提出說法,為其教義提供知識論的基礎,譬如:有些人「天生陰陽眼」,能看見神明,與神明對話;或者,某些人經過特殊訓練,閉關七七四十九天,期間剝奪光線、聲音、食物、行動與人際關係,就能與神通話了;又或者有些人上山禁食數十天,專心禱告,之後就能看見天使,或聽見神的聲音了。

然而,此類特殊宗教經驗,若無其他旁證支持,無法消除純屬個人幻覺的疑慮,畢竟當一個人的身心處於極端狀態時,腦神經亦受影響,確實可能會引發幻覺。這些宗教先知們看見或聽見神說話,是否真有其事,恐需要更多驗證。

對此問題,基督教的回答是:上帝參與在人類歷史中,透過祂的作為、言語,主動的向人顯明祂自己(希伯來書1:1-2)。以上帝在西奈山顯現為例,不只摩西個人,整個以色列聽驗到地震、雷聲、黑雲密佈,並見上帝親自說話。他們共同經驗到上帝臨在,因而引發出集體的「神聖的恐懼感」。基督教的啟示論為神學提供了知識論的支撐。

啟示教義

關於啟示,我所讀過的神學教科書,將上帝的啟示分成一般啟示(或普遍啟示)與特殊啟示。內容是這樣的:

一般啟示:對象是世界上每個人,上帝隨時隨地彰顯祂自己,方法或途徑包括:自然現象、世界歷史與人的良心:從觀察大自然的現象、研究人類的歷史,以及每個人都有良心的功能,人們可以知道有關上帝的一些事情,如:

  • 上帝是一位(支持經文包括:徒17:26,,詩篇19:1-6)
  • 上帝是生命的源頭 (徒17:25)
  • 上帝是永恆的 (詩篇93:2,羅1:20)
  • 上帝是看不見的 (羅1:20)
  • 上帝是大地的維持者 (徒14:15-16)
  • 上帝是道德的,會有審判 (徒14:17, 羅1:32, 2:14-15)

然而,一般啟示雖普遍給每個人,其用處與功能卻有限制,頂多指出有一位上帝,但沒有說出祂是誰,以及如何與祂溝通。因此,一般啟示頂多有工具價值,可作為傳福音的接觸點,用來與不信主者溝通的橋樑或話題,卻無法使人有「得救的智慧」。

更重要的是「特殊啟示」,意指上帝在特定時間與情境下,給特定的人的啟示,譬如:上帝向亞伯拉罕說話,呼召他離開本地本家,往迦南地去。又好像上帝以荊棘火焰吸引摩西的注意,再對他說話,然後賦予他特殊任務,打發他回埃及去,將以色列百姓帶出埃及等等一連串事件。某些特定時候,上帝更吩咐摩西要「將這些話寫在書上做紀念」(出17:14)。摩西身處曠野的年代,書寫的材料可能是泥版,而每一片泥板能書寫的字數有限,因此,摩西必定需要大量的圖書館員兼挑夫,以便為他攜帶泥板書。我們可以這樣說,特殊啟示的方式,是上帝先完成某些事(有行動),之後解釋那些行動的意義(有言語),必要時更將某些言語記錄下來,書寫成書。

最後,上帝的終極啟示是拿撒勒人耶穌,上帝在耶穌基督裡,完完整整地自我揭露,向人顯明祂的屬性與一切行動的意義(約翰福音1:1~18)。上帝特殊啟示的目的,是要使人得救恩(提後3:16)!
再思啟示

上述教義是我學生時代所接受的觀念,然而這幾年,將得自宗教人類學的亮光整合,從事更多神學反省,使我開始質疑:真有所謂的「一般啟示」嗎?

就以許多學者用以支持一般啟示的經典經文:「諸天述說上帝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詩篇19:1)來說,古人觀察日月星辰的運行,真的能推導出「這些現象都在讚美上帝」嗎?所有古文明,包括馬雅人、巴比倫人、埃及人、阿拉伯人和華人都在觀察天象,科學方面的研究所得,是發明曆法,用來指導社會各方面的作息,而曆法的衍生性宗教聯想與操作,並非「諸天述說上帝榮耀」,而是各種占星之術!即便是非宗教的人文主義式聯想,也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而詩篇的作者所描述的,是聖經一神論信仰者觀察自然現象之後的聯想,可說是一種「信仰類比」。也就是說,人會如何解釋他們所觀察的現象,是根據他們頭腦中預設的「世界觀」,一神論者會從自然現象做信仰類比,泛神論者自然會產生泛神論式的宗教聯想。因此,這經文無法用來支持「一般啟示」的教義。

另外,不同的社會確實存在獻祭行為,有各樣的宗教活動,然而這現象就能一般啟示的存在嗎?恐怕無能為力。人之所以會獻祭,說穿了是「學習」而來的:他們模仿他的上一代的行為,接受了上一代的言教而學會的。而上一代人的宗教知識,又是從他們的上一代繼承而來,如此,一代又一代的歷史回溯,至少可以回到挪亞洪水後的獻祭,那是人類對某個特殊事件的「遠古記憶」。

特殊啟示的普遍性

特殊啟示又有多特殊呢?上帝向亞伯拉罕現象的確是一個特殊事件,當時大概只又他一個人領受了,然而,上帝向他顯現的用意,卻是要透過亞伯拉罕的後裔使「萬民蒙福」。上帝在西奈山的啟示,只有摩西與以色列人能親眼目睹,並無其他民族在場,但是,上帝顯現的目的也是為了全人類,使上帝恩典可以從一群子民臨及萬族。

上帝的兒子成為人,當然特殊的:自特定的時空,成了特殊民族中的一員,男性,父母屬社會底層勞動階級。然而,耶穌的福音是給萬民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外邦人,好使天上地下一切所有的,在基督裡同歸於一。

所以,一切上帝的啟示,都是特殊的,正如希伯來書所聲明的:「上帝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地曉諭列祖,就在這末世藉著他兒子曉諭我們」。然而,其目的與對象都是為了全人類的,都普遍的。就傳統神學教科書的定義來說,所謂一般啟示,其實是特殊啟示在人類歷史進程中普遍化的結果。

因此,與其將上帝的啟示區分為「一般啟示」與「特殊啟示」,倒不如說,上帝的啟示具備「特殊性」與「普遍性」。當年巴特因反對自然神學,因而批判一般啟示,固有其時代背景,而一般啟示的提倡者,恐也受到了自身時代背景的影響而不自知了。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