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細拉」:以安息重整你的心

1008

在詩篇當中,常常可見到段落中間的「細拉」,一般相信這指的是唱詩時的暫停、強調、默想,類似休止符的用意。而在我們的生活當中,也需要不時有個「細拉」,讓我們好好喘息。在一年的中間,讓我們暫停一下忙碌的生活,回顧自己的內心,重整腳步再出發。當我們能更多好好說「不」,我們才能夠對正確的事情說「是」,活出神呼召我們要過的生活。

靈魂體的安息

起初神在六天的創造之後,設定第七天為安息日。對於首先被造的人類──亞當跟夏娃來說,他們所迎接的第一天,就是安息日,而這也保留在十誡當中,是神極為看重的誡命。除了七天一次的安息日之外,土地與人也有七年一度的安息年、五十年一度的禧年,都是神重視安息的呈現。在神的創造當中,人的靈、魂、體都需要安息。安息不只是好好吃、好好睡(當然,這些都很重要),更包括了放鬆緊繃的神經,來到神面前、進入神同在的時刻。

對我自己來說,前陣子又再度被神提醒「要安息」。由於工作上的轉變、私人事務繁忙,前陣子很少好好休息,這一切的忙碌都在六月初的員工旅遊之前達到高峰。而結果就是在出國前夕高燒兩天,靠退燒藥好不容易壓制,隨後喉嚨、口腔甚至嘴唇多處潰瘍,長達兩週左右只能吃流質食物,最糟糕的時候連吞口水都會刺痛不已。我查到的所有資料都告訴我,這是免疫力下降、體內病毒肆虐引發的結果,我的身體用強烈的反應吶喊著:我需要休息。

我希望不是很多人像我一樣,在身體出狀況時,才開始調整自己的生活型態。畢竟,我們可是神所託付的管家,有責任好好照顧自己,並且順服安息的誡命,否則就是在傷害神的殿

有自由對忙碌說「不」

在現代社會中,忙碌被當作是榮耀的標記,滿滿的行程給我們「自己很重要」的滿足感,但畢德生卻認為忙碌是「絕對的懶惰」:「那是以我們的行動填滿時間,而不是留意神的行動。那是在掌控一切。」對我來說,我是多年來在服事與行程的選擇當中,慢慢理解這件事。太多的服事,反而使我錯失了以自己的恩賜與時間給出最好的;太多的活動,讓我在許多事上都淺嚐即止,在趕場當中失去了深層的享受。慢慢地,我才懂得畢德生所說:「『不』是一個自由的字眼。」

「說『不』的藝術,能給我們自由去跟隨耶穌。」──畢德生

說「不」看似不容易,想想各種工作事項、時常卡住的行事曆、教會服事與親朋好友之間各式各樣的需要,我們怎能輕易抽身?但是當我們開始練習說「不」,會逐漸意識到:自己其實不是生命的中心,神才是。你認為你的工作、你的服事、你所做的事,只要少了你就不行嗎?或許我們太高估自己的重要,太過專注在自己身上;也或許我們太過小看神的權能,祂必定成就祂要成就的事。

向忙碌說不、不對其他事情感到焦慮或坐立不安,才能徹底與人同在。特別是在牧養上,擁有充分的對話、禱告、安靜時光,帶來的是傾聽、交流、恩典與接納。確實我們會有很多事情要做,但卻不需讓人感受到需要中斷談話去處理事情。這不代表我們會變得沒有效率,或者浪費時間。衛斯理如此區分恰當的迅速,與不恰當的急促:「雖然我總是很迅速,但從來不匆忙,因為我從不去承擔超過平靜心靈能應付的工作。」

對神呼召你過的生活說「是」

「向忙碌說『不』,往往令我們更確定自己生命呼召的完整本質。反過來,對自己的特殊工作和恩賜更有信心,也會讓我們更堅定地說『不』。」唐慕華在《國度的生命:用安息顛覆世界》一書中指出,之所以會變得匆忙,正是因為說『不』說得不夠,加上沒有辨別哪些是自己最優先、最恰當的工作,導致有太多事情要去做。相反地,對不適合自己的事情說「不」,反而帶來釋放。

「如果懷著禱告的心留意我們的中心關注,便可以有更大的自由去聆聽父神的優先次序……當我們能夠實現受造的目的時,便產生自由。」──唐慕華

如此一來,我們就得以脫離「我應該把事情做得更好」的自我控告,轉而專注於「做對的事」,從而發揮我們的呼召。而且因為是走在符合內心關注的道路上,更不需要倚賴從他人而來的肯定,便能迎接更大的自由。

安息帶來自由

在走往安息的道路上,當我們告訴自己:我要過更平衡的生活、我應該要更……的時候,或許可以問問自己:是否感受到壓力或定罪?覺得自己永遠做得不夠好?如果是的話,那麼「追求安息」或許反而成了我們不得安息的其中一個原因。但耶穌自己表明,祂的軛是容易的、祂的擔子是輕省的,真正的失序通常不是外在因素,就如行程、工作、人際關係等等,而是來自內在因素。

神要的不是每天讀經的幾分鐘,或者台上台下的服事,而是我們的心──單單只是心。只要從安靜在神面前開始就好。相信我們都會一步步經歷如同以賽亞書40章31節所言:「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