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细拉」:以安息重整你的心

2199

在诗篇当中,常常可见到段落中间的「细拉」,一般相信这指的是唱诗时的暂停、强调、默想,类似休止符的用意。而在我们的生活当中,也需要不时有个「细拉」,让我们好好喘息。在一年的中间,让我们暂停一下忙碌的生活,回顾自己的内心,重整脚步再出发。当我们能更多好好说「不」,我们才能够对正确的事情说「是」,活出神呼召我们要过的生活。

灵魂体的安息

起初神在六天的创造之后,设定第七天为安息日。对于首先被造的人类──亚当跟夏娃来说,他们所迎接的第一天,就是安息日,而这也保留在十诫当中,是神极为看重的诫命。除了七天一次的安息日之外,土地与人也有七年一度的安息年、五十年一度的禧年,都是神重视安息的呈现。在神的创造当中,人的灵、魂、体都需要安息。安息不只是好好吃、好好睡(当然,这些都很重要),更包括了放松紧绷的神经,来到神面前、进入神同在的时刻。

对我自己来说,前阵子又再度被神提醒「要安息」。由于工作上的转变、私人事务繁忙,前阵子很少好好休息,这一切的忙碌都在六月初的员工旅游之前达到高峰。而结果就是在出国前夕高烧两天,靠退烧药好不容易压制,随后喉咙、口腔甚至嘴唇多处溃疡,长达两周左右只能吃流质食物,最糟糕的时候连吞口水都会刺痛不已。我查到的所有资料都告诉我,这是免疫力下降、体内病毒肆虐引发的结果,我的身体用强烈的反应呐喊著:我需要休息。

我希望不是很多人像我一样,在身体出状况时,才开始调整自己的生活型态。毕竟,我们可是神所托付的管家,有责任好好照顾自己,并且顺服安息的诫命,否则就是在伤害神的殿

有自由对忙碌说「不」

在现代社会中,忙碌被当作是荣耀的标记,满满的行程给我们「自己很重要」的满足感,但毕德生却认为忙碌是「绝对的懒惰」:「那是以我们的行动填满时间,而不是留意神的行动。那是在掌控一切。」对我来说,我是多年来在服事与行程的选择当中,慢慢理解这件事。太多的服事,反而使我错失了以自己的恩赐与时间给出最好的;太多的活动,让我在许多事上都浅尝即止,在赶场当中失去了深层的享受。慢慢地,我才懂得毕德生所说:「『不』是一个自由的字眼。」

「说『不』的艺术,能给我们自由去跟随耶稣。」──毕德生

说「不」看似不容易,想想各种工作事项、时常卡住的行事历、教会服事与亲朋好友之间各式各样的需要,我们怎能轻易抽身?但是当我们开始练习说「不」,会逐渐意识到:自己其实不是生命的中心,神才是。你认为你的工作、你的服事、你所做的事,只要少了你就不行吗?或许我们太高估自己的重要,太过专注在自己身上;也或许我们太过小看神的权能,祂必定成就祂要成就的事。

向忙碌说不、不对其他事情感到焦虑或坐立不安,才能彻底与人同在。特别是在牧养上,拥有充分的对话、祷告、安静时光,带来的是倾听、交流、恩典与接纳。确实我们会有很多事情要做,但却不需让人感受到需要中断谈话去处理事情。这不代表我们会变得没有效率,或者浪费时间。卫斯理如此区分恰当的迅速,与不恰当的急促:「虽然我总是很迅速,但从来不匆忙,因为我从不去承担超过平静心灵能应付的工作。」

对神呼召你过的生活说「是」

「向忙碌说『不』,往往令我们更确定自己生命呼召的完整本质。反过来,对自己的特殊工作和恩赐更有信心,也会让我们更坚定地说『不』。」唐慕华在《国度的生命:用安息颠覆世界》一书中指出,之所以会变得匆忙,正是因为说『不』说得不够,加上没有辨别哪些是自己最优先、最恰当的工作,导致有太多事情要去做。相反地,对不适合自己的事情说「不」,反而带来释放。

「如果怀着祷告的心留意我们的中心关注,便可以有更大的自由去聆听父神的优先次序……当我们能够实现受造的目的时,便产生自由。」──唐慕华

如此一来,我们就得以脱离「我应该把事情做得更好」的自我控告,转而专注于「做对的事」,从而发挥我们的呼召。而且因为是走在符合内心关注的道路上,更不需要倚赖从他人而来的肯定,便能迎接更大的自由。

安息带来自由

在走往安息的道路上,当我们告诉自己:我要过更平衡的生活、我应该要更……的时候,或许可以问问自己:是否感受到压力或定罪?觉得自己永远做得不够好?如果是的话,那么「追求安息」或许反而成了我们不得安息的其中一个原因。但耶稣自己表明,祂的轭是容易的、祂的担子是轻省的,真正的失序通常不是外在因素,就如行程、工作、人际关系等等,而是来自内在因素。

神要的不是每天读经的几分钟,或者台上台下的服事,而是我们的心──单单只是心。只要从安静在神面前开始就好。相信我们都会一步步经历如同以赛亚书40章31节所言:「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