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自由杀手夏宝龙为何起死回生?(下)

491

夏宝龙未来的下场堪比古代的酷吏

替皇帝干过太多坏事的走卒,自古以来都没有好下场。武则天党政时的酷吏周兴残害无辜被举发,武则天命另一名酷吏来俊臣审理此案。来俊臣请周兴吃饭,来俊臣问:「囚犯如果硬是不认罪,该怎么办才好?」周兴大笑说:「这太容易了,把犯人放到瓮里,四周燃起炭火。」来俊臣派人找来一口大瓮,按照他出的主意用火围着烤,然后站起来说:「来某奉太后懿旨审查于你,请君入瓮吧!」周兴见大事不妙,磕头求饶。

而俊臣与党羽撰成《罗织经》,专教人罗织罪名,且发明了不少枷锁,由最重至最轻各有名号,如「求破家」、「求即死」、「死猪愁」、「反是实」、「实同反」、「失魂胆」、「著即承」、「突地吼」、「喘不来」、「定百脉」等合共十个。它们令受刑者极为痛苦,而来俊臣由此拿到了政敌之「証供」。后来,来俊臣被太平公主扳倒,武则天「下诏弃市」,「国人无少长皆怨之,竟剐其肉,斯须尽矣」,武则天再下令将其全家处死弃市。

共产党时代,为党为领袖干脏活的酷吏、屠夫,同样一个都没有好下场。公安部长罗瑞卿在50年代的镇反运动中杀人无数,后来却被毛泽东打成反党集团成员,跳楼摔断腿。心狠手辣的特务头子康生,死掉之后骨灰还被移出八宝山,中央下发文件严词谴责,其遗孀受尽羞辱。天安门屠杀期间大开杀戒的军官王建平,虽然一度升任上将军衔的武警部队司令,在被调查后用筷子刺穿颈动脉自杀身亡。那麽,夏宝龙的未来会比他们光明吗?

倘若夏宝龙知道六四时的国务院新闻发言人袁木被共产党始乱终弃的下场,大约就不会那麽卖力打压基督教了。当年,袁木在接受美国电视记者采访时表示,戒严部队在执行清场任务的过程中「没有死一个人,没有轧伤一个人。」他巧舌如簧地为中共的屠杀辩护、掩饰,以为由此可以当上中宣部长。结果,他刚满60就被发配到政协,中共也不愿重用这种千夫所指的脏东西。

据美国前驻华大使李洁明在回忆录中记载,在六四后不久,袁木的女儿到美国驻北京领事馆申请留学签证。签证官发现来者竟是袁木的女儿,故意大声问道:「你真的是袁木的女儿?我不敢相信这么讨厌美国、天天诋毁辱骂美国的袁木,会要他的女儿到美国留学。」袁木的女儿怯生生地说:「他是他,我是我。」当然,美国不搞株连制度,袁木的女儿还是得到了签证。

前几年,网上流传一张袁木在美国打高尔夫球的照片。有线民讽刺道:「这个人晚年居然在打高尔夫球,如此享受西方生活方式」,还指袁木所使用的铁杆为HONMA,「日本本间高尔夫出的世界名牌,全套十三支铁杆,加三支木杆和推杆,价值十万多人民币」。

圣经中说:「恶人却有祸了,他们必遭灾难,因为他们必按自己手所作的得报应。」。圣经《以斯帖记》中,波斯帝国的宰相哈曼企图屠杀犹太人,结果自己却掉进了先前挖设的陷阱之中,可耻地死去。圣经的故事不单单是历史,更是活生生的现实,浙江基督教会的梁恩惠长老用八个字言简意赅地预测了夏宝龙的未来:「哈曼一个,自我钉死。」

(photo credit: 明镜火拍 youtube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