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养群羊还是被羊群牧养?

4957

有朋友回应上主传道的呼召,举家舍弃了原本安稳的工作,进入神学院预备成为全时间的传道者。但是在神学院的团体生活中,他愈来愈对台湾教会的未来感到忧心;除了看到其他同学在生活纪律上的漫不经心,对研经、神学的不重视外,也讶异为何在学院的崇拜讲道中,讲台的牧者会传递骨子里其实就是「成功神学」的内容和见证。耐人寻味的是,当他向老师们反映他的疑惑与不满时,得到的却是「这样你会很难去牧养羊群」的劝告。

不禁想问,到底要什么的训练才「容易」去牧养羊群呢?曾有在牧养现场的牧师说,他过去神学院同学的Line群组里,不是不时充斥着各样的特会、「XX小组研习会」消息,不然就是各样灵恩与医治释放的「宣告」和「见证」。鲜少有研经、讲道的严肃讨论,更不用说对于国家、社会公义的关怀。

难道,牧养群羊只是为了领人到「特会」的面前,现代的传道者要学习追逐「风向」,台湾的教会圈吹什么风就把羊带到那里去,要吹号角就要大家买号角,要幸福就要去研习会,要上什么「天国法庭」就得去淘宝买支「法锤」…这难道就是传道者的「专业」?

原本以为,是因为牧养现场的压力与忙碌,让许多第一线的传道者「停止学习,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但如果在当神学生的时候,没有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没有对神话语的重要性有深刻的体认,那恐怕是一开始学习时,就已经不再「学习」了!或者该说,这其实也是一种「恶性循环」,如果教会没有尽心地在每个主日讲解圣经,没有努力地引领弟兄姊妹学习上帝的话语,那么又怎能期待从教会出来的神学生,未来的传道者,能对神的话语有好的学习,认真的态度呢!

牧养羊群从来都不是容易的,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耶稣自己,即便是几乎全天候的陪伴着门徒三年,即便是真实地活出生命的榜样,仔细地教导门徒上帝的话语后,他终究还是被自己的学生出卖,被最肯定的学生否认,当他被钉在十字架上时,只有两个强盗陪着他。如果造就门徒是如此的不容易,现今的我们又怎能说自己会做的比耶稣要好呢!

牧养羊群从来都不是容易的,如果是容易的,那就是被羊群「牧养」;从带领群羊变成被群羊「带领」。耶稣从来不会因为人的掌声和肯定而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在许多的神蹟与医治,在众人一片要拥戴他做王的声浪中,他总是选择远离人群,退却到旷野去祈祷。然而遗憾的是,在追求数量增长的台湾教会生态下,传道者们却总是忘记了需要远离这样的「试探」。我们总以为只要羊群要什么,我们就要尽可能地给他什么。圣经的字太多,教义太严肃,谈罪太伤人,不如多点积极的正向心理学,温柔又无需付代价的咨商辅导,强调幸福而非悔改的小组,再加上多多奉献就能「发大财」的成功神学。这样就能吸引更多的羊。

当传道者被羊群「牧养」,其实就是被「市场」牧养!市场总是希望有更多、更快,更廉价的「商品」。但生命的养成却非一朝一夕,属灵的果子也不能只有一种,而恩典更不是商品,而是值得我们变卖一切追求的重价珍宝。如果传道者在乎的只是「市场」,那么也就是把自己当作一件「悦人眼目」的商品,把自己摆在世界的橱窗上供人消费罢了!

只是,如果要「借用」世界的那一套,那又何必读神学院呢?世界上的大学岂不是更专业,更「悦人的眼目」吗?如果神学的训练不能帮助传道者,从圣经中对这个世界发出属乎上主的批判,提出另一条有别于世界,对于生命之道的不同进路与想像,那这些以牧养为职志的传道者念神学又有何意义呢?只是徒增会友的笑柄罢了!

真正的牧养岂不是艰难的吗?因为做牧羊人的,不仅是要以上主的呼召,带领群羊走在上主真理的窄道上,更要为羊舍命,为基督至死忠心!

Photo credit: Tobi NDH / CC BY

1则评论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