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在光州之前有濟州-後篇

專訪和平使者韓國濟州主教姜禹一(下)

683

上篇:https://weproclaimhim.com/?p=9921

這其間,有不少國內外的公民團體抗議這項計劃。江汀村在聽取沖繩社運人士數十年在沖繩島上與美軍相處的模式與經驗後,試圖透過輿論,來阻止海軍基地之興建,並再次舉行村民投票。結果有95%的村民反對興建,無奈這次的投票被政府宣告無效。2011年出身於江汀村的學者楊倫謀在反濟州島海軍建設的運動,以肉身擋下工程車,46日被警方以暴力手法逮捕,遭到毆打後,寫下遺書,絕食抗議。

姜禹一主教再一次義無反顧地選擇站出來支持村民停建的訴求,「四三事件後,許多濟州民眾不是對政治冷感的,或不敢出聲的,如果教會像一些人一樣冷眼旁觀,對此事件保持沈默,就成了共謀者」,他不斷地透過媒體等直接或間接管道,向韓國大陸的大眾和政府溝通,海軍基地只會使得濟州離和平之島的夢想越來越遠。

201210月耶穌會的神父因為露宿在海邊岩石區,用肉身抵擋建築施工的進行,而遭逮捕。從那時起,濟州天主教神父們索性把彌撒地點搬到建築工地前,每到星期一下午四點,便在那裡舉辦戶外彌撒,全面展開教會內的公民不服從運動。這件事情震動了天主教內外的世界,不少世界公民團體,包括其他地區的主教和神父們,紛紛前來聲援相挺。

另一方面,韓國政府開始用法律訴訟來對付抗議人士,以妨害公務基地建設造成工程延宕為由,開出近34.5億韓元(折合台幣約9600萬)的天價罰款。村民們真的害怕了,有些人於是有了別的念頭。他們把政府強硬的作法歸咎於少數極端和平主義運動者的過激行徑,認為只要這些人離開,便比較容易跟政府協商撤回訴訟。

事情傳到了主教那裡,他稟持著天主教社會信仰教義,鼓勵村民們不要輕易放棄希望,並勸誡他們切不可出賣曾經同甘共苦的夥伴,作為政治協商的籌碼。可以說,若沒有基督信仰精神力量,這場數年的和平抗爭,只會以人性醜陋現形記告終,絕不會看到2016年現任總統文再寅主動撤回訴訟的黎明曙光。

濟州四三和平公園:母親懷抱幼子被殺事件地點的藝術重建。

這件事給姜禹一帶來了不少責難與壓力,連韓國基督教派,包括天主教在內,都有人責怪他以主教的身分參與政治。縱使如此,他卻是無悔的,深信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在踐行基督信仰關於和平的訓誨,「和平不只是沒有戰爭,或是確保敵對力量的恐怖平衡。和平是秩序所帶來的安詳。和平是正義與慈愛的果實」(天主教信仰教理第2304條)  ,而「韓國政府在四三屠殺後,把濟州島建設成海軍基地,則是對濟州苦難過往的莫大的侮辱與不義,顯示他們對過去毫無懺悔之意。(社會大眾需要知道)真正的和平無法透過軍事武力來獲得。惟有用非暴力與和平的方式方能達致。」無怪乎,《選擇和平之路: 天主教會回歸福音書非暴力信仰》(Choosing Peace: The Returns to Gospel Nonviolence)一書,特別介紹了濟州天主教會的反海軍基地行動,並推崇這些都是來自於姜禹一主教的感召。

反海軍基地之後,濟州面臨了第二國際機場的興建爭議,凡此種種讓他更加確信,這一波又一波的抗爭運動背後有著深刻的信仰意涵。在2019年東北亞和平論壇,他使用約翰福音14:1-6的經文,以希望為題,作了如下的演說,

「耶穌對他的門徒說,『你們心裡不要憂愁。』憂愁這個字來自希臘文『tarassw』,意思是『產生劇烈的情緒苦楚或起伏,出現心靈的悲傷,受到驚嚇。所以,這並不只是意味著憂愁。』在第13章,約翰使用相同的字『tarassw』,當耶穌預言了門徒的背叛。第21節這樣說,『耶穌說了這話,心裡憂愁,就明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中間有一個人要賣我了。』我覺得,約翰希望描繪耶穌及他的門徒面臨耶穌即將受難和死亡,在極度壓力下的情緒或感受。然而,耶穌所說的卻是,『你們心裡不要這樣憂愁。』耶穌非常理解門徒的憂傷和恐懼,但鼓勵他們靠著信心克服恐懼和憂愁。

曾經來過濟州島的人多少知道江汀村(Gong Joung)的海軍基地。海軍基地的建造始於2007年,並在20162 月完工。在過去九年的動工期間,江汀村的村民及許多和平運動者曾經煎熬過許多年日。許多人遭逮捕,判刑入獄服刑。在基地峻工後,國防部提起訴訟,控告江汀村村民及參與反海軍基地行動的和平運動者。海軍向116個人及5個公民團體提出賠償的訴求,要他們為阻礙干擾行動導致工程延期負責。訴訟是在朴槿惠總統任期的後期提出的。

在過去,人們曾發起許多行動反對政府的方案,但這卻是第一次政府出面控告抗議示威的群眾。許多進步政治人物和濟州島的地方首長強烈建議撤回訴訟,因為這無疑會進一步造成島上的嚴重抗爭。但朴槿惠的政權強硬拒絕任何建言。

隨著時間的發展,江汀村的本地人開始擔心,並且感到害怕。如果法院依照軍方所要求的數目判決賠償成立,這無疑會是他們的另一場災厄,因為他們必須籌措巨額的罰金。有些人認為,政府之所以採取強硬的立場,都是因為少數極端和平主義運動者的過激行徑。所以,他們建議,可能該要求這些和平主義運動者離開這裡。他們認為,這樣會比較容易跟政府協商撤回訴訟。村民們希望我能給點意見。我是這樣回應的,要求他們離開絕對是錯誤的,因為這些年來他們曾與村民一起奮鬥,並經歷各式各樣的艱辛。我提醒他們,江汀的村民能夠長期持續抗議政府,是因為這些和平運動者從未放棄與村民站在一起,縱使犧牲他們個人的人生計劃。

到了2016年的同年年底,在首爾以及各個韓國的不同城市,同時發起大型的燭光晚會,並持續了將近六個月,導致了朴總統遭彈劾,以及政府的更迭。總統文在寅及新的內閣花了數個月作出撤回訴訟江汀村民的決定。我們全都非常的高興歡欣。在這樣的時刻,恐懼與焦慮全都消除。我感到,是在這樣的時刻,對上主的信靠獲得了回應與成全。

如今再次反省耶穌的話語,『要信靠我』,我覺得,現今韓國政府對訴訟的撤回,絕非我們信仰的終極目的。我們會持續受到試探和試煉,那些來自不曾預期的對象所施加的諸多挑戰。事實上,這些日子以來,我們正面對另一個大試煉。政府提議要在濟州島的南部城山邑(Songsan)興建第二個國際機場,包括當地的村民在內,有許多人強烈反對。一些人甚至發起二次長達三十多天的絕食抗議。我們信仰真正的完全,是在不同的領域,是在天父的家中。

耶穌這樣說,『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住處』是希臘文的『monai』,指的是一般生活的所在,並不是像帳篷或營地那樣暫時的簡單設施。在拉丁文聖經武大加譯本中,這個字眼被翻成 『Mansione』,也是供永久性住居的一般建築。所以,耶穌在這裡提到,在他死後,他會預備一個適當的住所,他會接他的門徒去,平安長久地住在那裡。對耶穌和他的門徒來說,這個世界不過是暫時的居處,人們只會在這裡做短暫的紮營。我們信仰的最終目的是到去到天父的家中。

且讓我們仔細聆聽希伯來書的教訓。『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工要找一個家鄉。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他們卻羡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授為他們的神,並不以為恥,因為他己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希伯來書11:13-16)」

濟州四三和平公園:排隊等待被處決村民的回眸。

宗教在衝突調解中的角色,一直以來是負面認知的。有學者認為宗教本身便是暴力衝突的始作傭者,因此極力把宗教排除在和平締造的過程中。然而,近年來,這樣的看法開始被翻轉。持相反立場者認為,宗教可以對衝突調解作出積極的貢獻。倘若宗教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而且對衝突的發生有搧風點火的作用,那麼要真正地解決衝突的肇因,必須把宗教因素納入考量,把宗教的儀式、思想及象徵結合至衝突調解的機制當中。即便如此,學者索爾(Megan Shore)提醒過度的樂觀是危險的,宗教在轉型正義過程中的參與,需要從個案研究開始做起,放在比法律之外更大的社會框架中來審慎評估。

漢娜.鄂蘭在《黑暗時代群像》這樣說,「即使是在最黑暗的時代,人都有期望光明的權利,而光明與其說是來自於理論與觀念,不如說是來自於凡夫俗子所發出的螢螢微光,在他們的起居作息中,這微光雖然搖曳不定,但卻照亮周遭,並在他們的有生之年流瀉於大地之上。」或許,濟州島姜禹一主教就是這樣的一盞微光,或許,他如何從自身做起,從事良心化的和平教育工作,是一個值得亞洲基督教會探究的起點。盼望他與濟州相遇的故事能夠帶給台灣香港二地爭取深耕民主社會轉型的基督徒社群更多的啟發。

1則評論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