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光州之前有济州-后篇

专访和平使者韩国济州主教姜禹一(下)

619

上篇:https://weproclaimhim.com/?p=9921

这其间,有不少国内外的公民团体抗议这项计划。江汀村在听取冲绳社运人士数十年在冲绳岛上与美军相处的模式与经验后,试图透过舆论,来阻止海军基地之兴建,并再次举行村民投票。结果有95%的村民反对兴建,无奈这次的投票被政府宣告无效。2011年出身于江汀村的学者杨伦谋在反济州岛海军建设的运动,以肉身挡下工程车,46日被警方以暴力手法逮捕,遭到殴打后,写下遗书,绝食抗议。

姜禹一主教再一次义无反顾地选择站出来支持村民停建的诉求,「四三事件后,许多济州民众不是对政治冷感的,或不敢出声的,如果教会像一些人一样冷眼旁观,对此事件保持沉默,就成了共谋者」,他不断地透过媒体等直接或间接管道,向韩国大陆的大众和政府沟通,海军基地只会使得济州离和平之岛的梦想越来越远。

201210月耶稣会的神父因为露宿在海边岩石区,用肉身抵挡建筑施工的进行,而遭逮捕。从那时起,济州天主教神父们索性把弥撒地点搬到建筑工地前,每到星期一下午四点,便在那里举办户外弥撒,全面展开教会内的公民不服从运动。这件事情震动了天主教内外的世界,不少世界公民团体,包括其他地区的主教和神父们,纷纷前来声援相挺。

另一方面,韩国政府开始用法律诉讼来对付抗议人士,以妨害公务基地建设造成工程延宕为由,开出近34.5亿韩元(折合台币约9600万)的天价罚款。村民们真的害怕了,有些人于是有了别的念头。他们把政府强硬的作法归咎于少数极端和平主义运动者的过激行径,认为只要这些人离开,便比较容易跟政府协商撤回诉讼。

事情传到了主教那里,他禀持着天主教社会信仰教义,鼓励村民们不要轻易放弃希望,并劝诫他们切不可出卖曾经同甘共苦的伙伴,作为政治协商的筹码。可以说,若没有基督信仰精神力量,这场数年的和平抗争,只会以人性丑陋现形记告终,绝不会看到2016年现任总统文再寅主动撤回诉讼的黎明曙光。

济州四三和平公园:母亲怀抱幼子被杀事件地点的艺术重建。

这件事给姜禹一带来了不少责难与压力,连韩国基督教派,包括天主教在内,都有人责怪他以主教的身分参与政治。纵使如此,他却是无悔的,深信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在践行基督信仰关于和平的训诲,「和平不只是没有战争,或是确保敌对力量的恐怖平衡。和平是秩序所带来的安详。和平是正义与慈爱的果实」(天主教信仰教理第2304条)  ,而「韩国政府在四三屠杀后,把济州岛建设成海军基地,则是对济州苦难过往的莫大的侮辱与不义,显示他们对过去毫无忏悔之意。(社会大众需要知道)真正的和平无法透过军事武力来获得。惟有用非暴力与和平的方式方能达致。」无怪乎,《选择和平之路: 天主教会回归福音书非暴力信仰》(Choosing Peace: The Returns to Gospel Nonviolence)一书,特别介绍了济州天主教会的反海军基地行动,并推崇这些都是来自于姜禹一主教的感召。

反海军基地之后,济州面临了第二国际机场的兴建争议,凡此种种让他更加确信,这一波又一波的抗争运动背后有着深刻的信仰意涵。在2019年东北亚和平论坛,他使用约翰福音14:1-6的经文,以希望为题,作了如下的演说,

「耶稣对他的门徒说,『你们心里不要忧愁。』忧愁这个字来自希腊文『tarassw』,意思是『产生剧烈的情绪苦楚或起伏,出现心灵的悲伤,受到惊吓。所以,这并不只是意味着忧愁。』在第13章,约翰使用相同的字『tarassw』,当耶稣预言了门徒的背叛。第21节这样说,『耶稣说了这话,心里忧愁,就明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你们中间有一个人要卖我了。』我觉得,约翰希望描绘耶稣及他的门徒面临耶稣即将受难和死亡,在极度压力下的情绪或感受。然而,耶稣所说的却是,『你们心里不要这样忧愁。』耶稣非常理解门徒的忧伤和恐惧,但鼓励他们靠着信心克服恐惧和忧愁。

曾经来过济州岛的人多少知道江汀村(Gong Joung)的海军基地。海军基地的建造始于2007年,并在20162 月完工。在过去九年的动工期间,江汀村的村民及许多和平运动者曾经煎熬过许多年日。许多人遭逮捕,判刑入狱服刑。在基地峻工后,国防部提起诉讼,控告江汀村村民及参与反海军基地行动的和平运动者。海军向116个人及5个公民团体提出赔偿的诉求,要他们为阻碍干扰行动导致工程延期负责。诉讼是在朴槿惠总统任期的后期提出的。

在过去,人们曾发起许多行动反对政府的方案,但这却是第一次政府出面控告抗议示威的群众。许多进步政治人物和济州岛的地方首长强烈建议撤回诉讼,因为这无疑会进一步造成岛上的严重抗争。但朴槿惠的政权强硬拒绝任何建言。

随着时间的发展,江汀村的本地人开始担心,并且感到害怕。如果法院依照军方所要求的数目判决赔偿成立,这无疑会是他们的另一场灾厄,因为他们必须筹措巨额的罚金。有些人认为,政府之所以采取强硬的立场,都是因为少数极端和平主义运动者的过激行径。所以,他们建议,可能该要求这些和平主义运动者离开这里。他们认为,这样会比较容易跟政府协商撤回诉讼。村民们希望我能给点意见。我是这样回应的,要求他们离开绝对是错误的,因为这些年来他们曾与村民一起奋斗,并经历各式各样的艰辛。我提醒他们,江汀的村民能够长期持续抗议政府,是因为这些和平运动者从未放弃与村民站在一起,纵使牺牲他们个人的人生计划。

到了2016年的同年年底,在首尔以及各个韩国的不同城市,同时发起大型的烛光晚会,并持续了将近六个月,导致了朴总统遭弹劾,以及政府的更迭。总统文在寅及新的内阁花了数个月作出撤回诉讼江汀村民的决定。我们全都非常的高兴欢欣。在这样的时刻,恐惧与焦虑全都消除。我感到,是在这样的时刻,对上主的信靠获得了回应与成全。

如今再次反省耶稣的话语,『要信靠我』,我觉得,现今韩国政府对诉讼的撤回,绝非我们信仰的终极目的。我们会持续受到试探和试炼,那些来自不曾预期的对象所施加的诸多挑战。事实上,这些日子以来,我们正面对另一个大试炼。政府提议要在济州岛的南部城山邑(Songsan)兴建第二个国际机场,包括当地的村民在内,有许多人强烈反对。一些人甚至发起二次长达三十多天的绝食抗议。我们信仰真正的完全,是在不同的领域,是在天父的家中。

耶稣这样说,『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住处』是希腊文的『monai』,指的是一般生活的所在,并不是像帐篷或营地那样暂时的简单设施。在拉丁文圣经武大加译本中,这个字眼被翻成 『Mansione』,也是供永久性住居的一般建筑。所以,耶稣在这里提到,在他死后,他会预备一个适当的住所,他会接他的门徒去,平安长久地住在那里。对耶稣和他的门徒来说,这个世界不过是暂时的居处,人们只会在这里做短暂的扎营。我们信仰的最终目的是到去到天父的家中。

且让我们仔细聆听希伯来书的教训。『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说这样话的人是表明自工要找一个家乡。他们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授为他们的神,并不以为耻,因为他己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希伯来书11:13-16)」

济州四三和平公园:排队等待被处决村民的回眸。

宗教在冲突调解中的角色,一直以来是负面认知的。有学者认为宗教本身便是暴力冲突的始作佣者,因此极力把宗教排除在和平缔造的过程中。然而,近年来,这样的看法开始被翻转。持相反立场者认为,宗教可以对冲突调解作出积极的贡献。倘若宗教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而且对冲突的发生有搧风点火的作用,那么要真正地解决冲突的肇因,必须把宗教因素纳入考量,把宗教的仪式、思想及象征结合至冲突调解的机制当中。即便如此,学者索尔(Megan Shore)提醒过度的乐观是危险的,宗教在转型正义过程中的参与,需要从个案研究开始做起,放在比法律之外更大的社会框架中来审慎评估。

汉娜.鄂兰在《黑暗时代群像》这样说,「即使是在最黑暗的时代,人都有期望光明的权利,而光明与其说是来自于理论与观念,不如说是来自于凡夫俗子所发出的萤萤微光,在他们的起居作息中,这微光虽然摇曳不定,但却照亮周遭,并在他们的有生之年流泻于大地之上。」或许,济州岛姜禹一主教就是这样的一盏微光,或许,他如何从自身做起,从事良心化的和平教育工作,是一个值得亚洲基督教会探究的起点。盼望他与济州相遇的故事能够带给台湾香港二地争取深耕民主社会转型的基督徒社群更多的启发。

1则评论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