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9日

基督徒社区是这个世界的希望

回想2004年,我开始慕道,以法律人的身分参加了几个重大的家庭教会受逼迫案件的调查、写作和诉讼。换言之,上帝呼召我传道之前,先让我观看了一些受迫害的教会。免得我以后上了船,才说不知情。后来学校停了我一段时间课,也不能在媒体发表文章了。

救人身体,更救人治灵魂的石美玉

1896夏,两名年轻的中国女子石美玉和康爱德从美国密歇根大学医学院毕业。在隆重的毕业典礼上,嘉宾们注意到,作为毕业生代表,穿着粉红色旗袍的石美王和穿着蓝色旗袍的康爱德,仪态大方地走上讲台,从校长手中接过学位证书……。

邓绍光/路德与德意志民族主义

路德也支持最高主教的意念,并且统治的诸侯可以担任最高的圣职,这就创造了一种国家教会了,俗世的领袖以「紧急主教」来在教会的领域之中行使其权力。路德把教皇与皇帝的权力与责任,置于德意志主权统治者的手里。

黄春生/再思「唯独圣经」:落实在牧养的实践(上)

如果我们读圣经,一直停留在过去的眼光,不在我们当下的处境去思考和反省,我们很容易也会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逼迫者。我们说的「改革宗」,其实也是「改革中」,是不断在进行的一种过程。如果宗教改革只有停留在500年前的处境,没有随着时代前进,我们今天的教会就是需要被改革的对象。

光年/谈全职传道人的待遇——尼希米时代的再现?

大多教会和信徒,一方面受到过去「传道人就是要吃苦」的时代印象,一方面也矫枉过正,深怕传道人可能贪财,而只重于严格的监督,却忽略了应当为传道人的身家有周全的规划,以让一位事奉者得以安身立命、无后顾之忧地被培植和养育成为将来成熟的牧羊人。

临风/仇恨、偏见与暴力的时代,我们依然仰望——夏洛特示威事件有感

在这个情绪高涨,仇恨、偏见与暴力充斥的「美国优先」的国家,要推动政治上的改变,或许没有什么便捷的解决方案。不过在改变政治气候之先,或许更需要改变的是我们个人的心态,从夺取权力到了解对方的伤处。Weisser拉比的耐心、爱心和宽恕或许正是我们值得深思的榜样?

禤智伟/学听道:平信徒的本份和方法(下)

传道者需要真正的听道者作为伙伴,宣讲才可能发生。听道者应该是主动积极的信道者、寻道者、行道者,而非被动消极的消费者。听道者在宣讲中的角色,其分量甚至比传道者还要关键;崇拜是否「有道可听」是听道者自己的责任,多于传道者,因为传道者根本从来无法控制听道者听到甚么、或到底是否在听。

禤智伟/学听道:平信徒的本份和方法(上)

不少信徒埋怨,是日崇拜的讲坛,无道可听。到底,是甚么出了问题?谁之过?假若,你不幸地在这天听了一篇很「烂」的道,就代表传道者偷工减料(shortchange)、骗去了你宝贵的时间,甚至你彷如没有崇拜过?

热门点阅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