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绍昌/宪法岂是随意说说,那圣经呢?

3409

死亡,经常是旧时代的结束,也是新时代的开始,至少世代不再一样。一位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之死,自然是举足轻重的事件,最近大法官斯卡利亚之猝死就震动美国社会。将来无论是谁继任他留下的大法官位置,美国司法界或者将不再一样。领袖,经常是独特的,不能被模仿,也无法被取代。

2016年2月13日,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G. Scalia)在睡梦中猝死,当时他应邀到德克萨斯州西部夏福德市的一个庄园,参加私人鹌鹑狩猎活动。他一睡不醒,清晨之际梦中辞世,享年79岁。斯卡利亚于1936年诞生于东岸的新泽西州,1986年被当时总统雷根提名,获得参议院批准,担任大法官30年,任期最长,享誉美国政界,甚至普通民众也熟悉。无论自由派或保守派,都推崇他是近来影响力最大的大法官。

身为公民,我自然关切大法官的后继人选,但也深信,若神佑美国,也必再拣选合适的大法官,祝福这个帮助福音派教会蒙保守的国家。此刻,可来思索关于宪法解释的问题,并思索基督徒与圣经的关系。表面上,此二者似乎无关联,一为政,一为教。但其实在神的眷佑下,两者都是关于公义与慈爱的理解与实践。

我深信,宪法是立国之本,决定了国民的福祉,而圣经是天国之约,决定了信徒的生活与见证。

宪法是立国之本,决定国民的福祉

斯卡利亚过世的时机其实敏感,因为今年正值美国总统大选,总统任期将尽,按惯例不提名大法官,但现今美国的政治两极化确实空前未有,也有许多重大的行政命令与司法议案等候总统裁决。因此斯卡利亚的逝世,骤然对已经是风起云涌的美国政坛荡起了千层浪。所以他的死讯经媒体报导后,举国震惊,甚至盖过了北朝鲜氢弹试爆与洲际导弹试射令人惊惧的新闻。

今年,美国最高法院将作出几个重要判决,诸如再审德州州立大学平权案、堕胎权利案、工会法案、非法移民案、重划选区争端案等。正如世界全球化的冲击,美国无论在社会文化政治各方面的歧异加深,对立更加尖锐,社会上不满的情绪有增无减,令人担忧。而今年,最高法院面临许多重大案件的裁决,将攸关美国未来十数年的前途与发展,更是令人关切。

大法官斯卡利亚一生坚守「原旨主义」的宪法观,被称作美国司法界的保守派旗手。解释宪法有几个理论,其中最具影响力者是「原旨主义」(Originalism),其基本观念在重视宪政惯例、制宪辩论、与1789年制宪后行宪史的证据等。「原旨主义」是一种保守司法理念,认为美国宪法有其固定含义,不随时间而改变,不应以法官自己的意愿为转移。

斯卡利亚的贡献与他严谨的「原旨主义」解释宪法,息息相关。美国最高法院由9名大法官组成。大法官可终身任职。虽然美国社会的思想多元,文化与次文化多而复杂,保守或自由立场其实十分对立,但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对重大议案有最终的裁决权,影响到价值判断与价值观点,上至国家政治下至普通大众生活都有深远的影响。在任职的30年中,斯卡利亚反对种族平权政策,支持死刑,反对堕胎,反对同性恋,反对枪械管制等等,都是因为对宪法采取严谨的「原旨主义」解释而衍生出来的立场。

「原旨主义」遭到无数自由派人士的攻击,但斯卡利亚一生铁板一块。他深知,「原旨主义」并非是完美无缺的法学理论,但却远胜过其他法学观点。他认为,若放弃「原旨主义」而允许法官随意解释宪法,不但是违反民主,更是危险的道路。

宪法的解释当然有挑战,一方面需要不断注意到环境时代的变迁,作出与时并进的解释,另一方面却不可违背宪法的本义与初衷。这与严谨的圣经解经其实是异曲同工。

圣经是天国之约,决定信徒的见证

若一国之宪法的解释都必须如此谨慎,那么基督徒对圣经岂不须要加倍认真?使徒彼得对此有殷切的提醒:

「亲爱的弟兄啊,你们既盼望这些事,就当殷勤,使自己没有玷污,无可指摘,安然见主;并且要以我主长久忍耐为得救的因由,就如我们所亲爱的兄弟保罗,照着所赐给他的智慧写了信给你们。他一切的信上也都是讲论这事。信中有些难明白的,那无学问、不坚固的人强解,如强解别的经书一样,就自取沉沦。亲爱的弟兄啊,你们既然预先知道这事,就当防备,恐怕被恶人的错谬诱惑,就从自己坚固的地步上坠落。你们却要在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有长进。愿荣耀归给他,从今直到永远。阿们!」(彼得后书3章14~18节)

圣经包含旧约与新约,是天国公民之约,从启示之初就包含了认识神与实践盟约。保罗的教导极为经典:

「但你所学习的,所确信的,要存在心里;因为你知道是跟谁学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摩太后书3章14~17节)

圣经真理仍然是建造教会的关键。著名的福音派旧约学者华德‧凯瑟,在其精彩的《解经神学探讨》中,引述了17世纪末的日耳曼路德会敬虔主义运动中的牧师与新约学者约翰‧本格尔的洞见:「圣经是教会的根基,教会是圣经的监护人。教会刚强时,圣经的信息就光辉万丈;教会病弱时,圣经就因被忽略而遭腐蚀。因此,圣经与教会两者,由外观之,不是同时健壮,就是一起病弱。」诚哉斯言。

相较于西方教会,华人教会关于圣经神学的出版物仍然是比较缺乏的。尽管如此,网路上的各样理论观点也是琳瑯满目,严谨者有之,肤浅浮烂者有之,异端歪说者有之,莫衷一是,可谓泛滥成灾了。然而,今天教会真正缺乏的,其实并非圣经注释与神学典籍或观点,而是缺乏对圣经的敬畏与研读的热忱,尤其缺乏的是对圣经真理所要求的天国生活伦理的实践。若有异议者,请思想历史上的多次属灵复兴吧!

犹太人对圣经的敬虔与执著,都是在痛苦经验中得来的教训。因此,许多被掳到外邦的信徒,成了如云彩般的见证人,成了我们所钦羡的先行者:以斯拉,定志考究遵行耶和华的律法,又将律例典章教训他的同胞(以斯拉记7章10节);尼希米,在异邦中关切百姓所受的灾难凌辱,为百姓的罪孽哭泣悲哀,禁食祈祷,等候神差遣使用(尼希米记1章3~4节),及至城墙建造完成,即请来文士以斯拉教导神的话语(尼希米记8章)。在每个世代中,神总是乐意兴起众多忠心信徒,在朝居高位,处淤泥而不染;在市集中睦邻里,居染缸而不沆瀣,适时吐露基督的芬芳。

宪法,美国只交给大法官解释。圣经,神却交给每一个信徒。何等的权利!神无非是要我们谦卑顺服,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摩太后书2章15节),常反省并劝勉人应当悔改归向神,行事与悔改的心相称。(使徒行传26章20节)

(本文授权转载自《传扬福音杂志》;封面图片来自:StevenANichols via Visual hunt / CC BY-NC-SA

作者简介/吕绍昌
三一神学院道学硕士与旧约神学哲学博士,主修旧约,并研究释经、神学等。现任基督工人神学院院长,主授旧约圣经与神学、灵命塑造。
曾任亚特兰大华人基督教会主任牧师、正道福音神学院教务长,对教会牧养、祷告、灵命、宣教等事工,都颇关注。

1则评论

  1. 「宪法,美国只交给大法官解释。圣经,神却交给每一个信徒。何等的权利!神无非是要我们谦卑顺服,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前者无法推论后者,这作者逻辑有问题。

    假如每一个信徒都是说有权利解经,那么是不是有权利乱解?是不是可以照异端、偏差、或世俗思想来解?那么怎么能推论说「神」「无非」要我们怎样怎样的?

    虽说神的确有讲应该要照正意解经,但是那是经上已写好的要点,这是「预设结论」,而不是「推论」。这两个请搞清楚,以免落入逻辑谬误而被当笑话!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