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人家己详细问

1966

伊利亚德(Mircea Eliade)是一位罗马尼亚籍的宗教学家、小说作家与哲学家。他将人类精神生命的两种存在向度或者样式区分为「神圣」与「世俗」;且无论是空间或时间,都有另一层面的神圣显现于其中—即神圣时间与神圣空间。

周一到周六是世俗,周日早上教会钟声响起,踏入了神圣时间当中;庙宇的庙埕是世俗,跨越门槛后是神圣,礼拜堂的讲台是神圣,要脱鞋才能上去。

基督徒操作这种神圣与世俗的界线应该算是个中好手,最简单的方式似乎就是透过讲的话,「刚刚与几为弟兄姐妹交通后,我有一个特别的领受,我们在服事上不能只讲求果效,更要看我们每个同工个人在当中的得着。」请各位读者把这段话拿去问你身旁的非基督徒朋友,或直接贴上你的FB涂鸦墙,请你的朋友来翻译。

人家或许会觉得:「你在讲什么阿?」交通?领受?服事?得着?果效,不就是效果?同(ㄊㄨㄥˊ)工!!!你们还有童(ㄊㄨㄥˊ)工!!甚至,我们口中所说:外邦人长,外邦人短。总是要挥动得胜的旌旗,吹号角,用圣灵宝剑斩断!断开魂结、断开锁链!

曾任台湾基督长老教会总会总干事的黄武东牧师在1950年代曾拜访印度的庙宇,他在其中听到僧侣唱颂的旋律,他越想越奇怪,怎么有点耳熟?我到底在哪里听到此调或与此曲极为相似的旋律呢?后来他想到,那是圣诗《咱人家己详细问》的旋律。

原来这是一首基督教借用佛调(Buddhist chant)谱词而成的圣诗,虽然圣诗学研究者尚无法证实它们的关联,但从圣诗发展的轨迹来观察,在这首曲子中除了看到跨宗教的借用,更用华人以天代表神的观念代替基督教上帝的用语,《咱人家己详细问》直到第四节才提到上帝,这对于处境化来说也是一种不错的努力。

我要暂时放下宗教学中有关圣俗的论述,回到一个基督宗教信仰者的身份。

神圣时空是建立在圣、俗对立的基础之上,很多人常常希望将界线切割的干净,二元对立,圣、俗对立,宗教对立。这种对立让基督徒与世界不同,基督徒是长子的名分(听说原住民还是台湾的长子),基督徒是荣耀的后裔,这种二元圣俗对立的时空架构,就活生生撕裂了基督徒的生活。

人似乎无法面对自己的软弱,那是俗的!是羞愧的!是不荣耀的!不能谈论属事的事!要断开!殊不知我们的生命也是圣、俗一体,有光明,也有黑暗,那才是我们真实的生命景况!甚至,更进一步说,我们的确身处在一个圣、俗交融的时空中,基督徒应该就是要在这圣俗交融的时刻见证福音,不是吗?

教师节刚过,我一直记得有一个老师,他曾与贪污腐败的税吏共同坐席,那个老师总是离经叛道,曾在不能医治人的时刻医治人,而那个老师甚至是背弃自己原有的荣耀,来当这群蠢蛋的老师,甚至被这群蠢蛋出卖……真是个圣俗不分的家伙!他应该要被我们洁净祷告一下!

你也认识他吗?他就是一个希望消弭这中间差异的人,要带领所有时空成为他的时空。今日的你我,在佛乐旋律中唱颂著劝人诚实面对自己的罪,强调自己无法脱离罪的綑绑,只有悔改信耶稣才能得救赎的信息。圣在俗中彰显,俗在圣中歌颂,界线在当中消弭,唯唯在当中一同见证上主的荣耀,这不是我们信仰中最重要的信息吗?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