祷告会不是表演的场所

4067

美国新任总统川普在2月2日的国家祈祷早餐会上,以自己出名的实境秀〈谁是接班人〉(The Celebrity Apprentice)开场,说自己要选总统时,必须交出主持棒。结果制作单位选择了大明星阿诺史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前加州州长),节目在收视率的排行榜却一路下滑。他要求参加国家祈祷早餐会的基督徒为阿诺祷告,如果可以的话,也为〈谁是接班人〉的收视率祷告。

阿诺很快消遣回去。他把一段录影档上传到推特(Twitter),说「嘿!唐诺,我有个很棒的点子,我们何不交换工作?你来接手电视节目,因为你在收视率上显然是个专家,而我来接你的工作,这样大家终于可以再度安心入睡。」

不过,比较值得基督徒注意的是阿诺在贴上那个影像档的推文所留下来的几个字:「国家祈祷早餐会?」(The National Prayer Breakfast?)

自从1953年起,美国基督教界定于每年2月的第一个星期二举办国家祈祷早餐会。从50年代当总统的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开始,历届美国总统都会出席这个基督教界的盛事,并发表演说。总统们借机说明政策,吹嘘自己的政绩在所难免,但炫耀个人从政前与公共利益无关的事业,未免和「国家」祈祷早餐会为全国乃至世界福祉祷告的宗旨背道而驰。

更重要的是,祷告到底是什么?我们又为何要参加祷告会?

马太福音6章5~6节——耶稣说:「你们祷告的时候,不可像那假冒为善的人,爱站在会堂里和十字路口上祷告,故意叫人看见。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你祷告的时候,要进你的内屋,关上门,祷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

在耶稣的时代,犹太人站在公共场所祷告是一种常见的习惯。耶稣在这里所要斥责的,不是在公共场所祷告,而是「故意叫人看见」。祷告是我们个人面对上帝,跟上帝之间的对话。这不是一种表演给众人看的仪式。如果太过看重别人的肯定,太重视自己外在的敬虔行为是否被众人肯定,而没有真诚地与 上帝对话,那就变成「假冒为善」了。

基于这种心态来从事任何宗教活动,都变成只图外在能受众人肯定,却不知道自己的心与上帝背道而驰。因此,耶稣在马太福音23章25节斥责「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洗净杯盘的外面,里面却盛满了勒索和放荡。」我们如果存著这种心态来祷告,神是不会悦纳、不会垂听的。

上帝喜悦那些虚心知道自己是罪人,并且痛悔自己罪行的人。这些人读圣经,光照出自己的过犯,以及基督救赎的恩典,因此在神面前战兢。存著这样的心来祷告,才会蒙上帝垂听。如果只追求外表上的敬虔行为被人肯定,却不知道要先与上帝和好,那么一切的宗教行为反而是在上帝面前犯罪。结果,上帝不但不会垂听,反而会惩罚我们。这是我们在祷告时,心里必须清楚明白的一件事实。

那么,说是要大家替别人(阿诺)祷告,实际上却是要借此贬抑别人以抬高自己身价的人呢?路加福音18章9~14节记载:「耶稣向那些仗着自己是义人,藐视别人的,设一个比喻,说:有两个人上殿里去祷告:一个是法利赛人,一个是税吏。法利赛人站着,自言自语的祷告说:神啊,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那税吏远远的站着,连举目望天也不敢,只捶著胸说:神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我告诉你们,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为义了;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

国家祈祷早餐会,因为是元首会出席的场合,也成了牧者们公开让人检验的地方。在台湾的国家祈祷早餐会上,曾有牧师公然告诫前来祷告的陈水扁总统「贪财是万恶之根」(提摩太前书6章10节);也曾有牧师把主内的李登辉总统以来的台湾经济发展比喻为约瑟在埃及所面对的荒年(事实上台湾是在李总统任内经济快速成长的),然后期待公然否认主的马英九总统能在离任前让大学毕业生领到4万元的月薪(而真正让大学毕业生遇到22K天花板的就是马英九,直到他下台,仍有国家单位以20K聘雇大学毕业生)。两位牧师的见证天差地远,公道自在人心,也各自会在交帐时面临主的评判。

祷告会是让主内弟兄姊妹灵里互相扶持,追求上帝的国与上帝的义之所在,别拿来表演,更别拿来取悦权贵。

(封面相片来源:总统府新闻稿;蔡英文总统出席「第16届国家祈祷早餐会」。)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