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美经验看北美下一代信仰可能

2285

「移民教会的未来」长久以来都是令人头痛的话题。只不过,由于移民潮已过,所以多数台湾甚至大陆基督徒都未能将更多注意力放在这个议题上。

殊不知,在教会历史上,宣教与移民息息相关,从旧约开始,神要在地上建立ㄧ个天上的国度就是从呼召亚伯拉罕移民开始,而旧约最伟大的领袖摩西与新约最有影响力的使徒保罗都有双重身分,摩西学了埃及一切专业同时也由身兼奶妈的以色列母亲抚养长大,保罗既是真犹太人也具有罗马公民身份,熟悉罗马高等教育与社会习俗。

可见,上帝总是在不同时代从当代最强大的国家中拣选许多「信二代」(信仰第二代或第三代)建造天上的国度,但以理又是一例。在此原则下,北美第二代的信仰未来确实令人期待。

北美下一代的信仰优势

其实,北美基督徒的第二代与第三代的优异表现有目共睹,不但长春籐名校的毕业生到处皆是,而且个个身怀绝技,都是从小学音乐或是诸般技艺,可以说是允文允武,奇蹟打入NBA的林书豪就是代表人物,既是哈佛高材生,又从小学小提琴,还在NBA闯出林来疯。

这样的例子绝非特例,笔者这二年巡回北美各州,听闻无数华人子弟的杰出故事,这些华人子弟几乎都在北美社会闯出一番名堂,在各行各业尽显菁英。这番成就并不令人意外,因为早期的华人移民主要有二类,一类是奋力求生,一类是精英派遣。

不管哪一种,经济条件普遍不好,所以勤奋知足,而且非常重视家庭与子女教育,其中有许多更是基因良好,文武双全,最重要的是,基督徒比例很高,在海外信主的比比皆是,显然,上帝对这批华人子弟一定有着特殊的托付与计画。

当年的移民者不会料到今日的中美关系与国际局势,他们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下一代会成为中美关系的关键桥梁以及普世宣教的最佳推手。北美下一代基督徒的优势就在于「学了埃及与罗马的一切知识」。

在华人重视学业的背景之下,第二代以及之后的子弟在课业上确实名列前茅,大量从事律师,医师,会计师与建筑师还有教师等举足轻重的领域,不然就是在艺术与音乐上令人刮目相看。他们最大的优势除了能力过人以外还有品格高尚与信仰虔诚,这批人几乎从小在教会长大,他们的教会生活甚至远超原居地的同龄子弟。

当台湾孩子焦头烂额地投入补习之际,这批北美青年却沈浸在异乡教会亲密的肢体生活之中。他们除了具有多种语言能力,更要紧的是,他们熟悉华人文化,虽然被戏称为「香蕉族」,外头是黄种人,却因从小在北美长大而有着内在白人思维,但是他们同时浸泡在二种文化中是不争的事实,因此,北美华人下一代确实已经影响了全球华人教会,赞美之泉历久不衰就是典型例证。

北美下一代的信仰危机

既是这样,北美华人教会应该前途灿烂才对。若从「教会增长」这个角度来看,真相却是令人颇为沮丧。这二年我走遍美国各州的华人教会,所到之处,尽是满眼荒凉,不但教会人数大不如昔,而且年龄严重老化,同时又找不到传道人,从传统教会眼光来说,面对「人少,又老,无牧者」这三个无解的死结,前途只能说一片黯淡。

发生了什么事?答案就是「自我认同错乱」。几乎所有移民都会遇到这种问题,在当地出生的华人子弟在心理上很自然认同当地,偏偏出外吃苦的父母都保有无比浓厚的原乡意识,就这样,二代之间若是协调不佳,确实也带来相当大量的冲突矛盾,甚至带来教会分裂与崩解,这是另类「移民学费」,处处血泪。

所以,北美各地的华人子弟绝少留在母会,不是去洋人教会就是加入最流行的「亚裔教会」,或是多种族文化的教会,这些教会鲜少白人(反正白人下一代也不上教堂了),多半是韩国牧师带领着台湾,香港,韩国,日本,越南,印尼与新加坡等东南亚移民。

近年来,中国移民爆增,但是他们还在适应文化,成为移民教会服事的对象,有些不但没有帮助教会解决青黄不接的困扰,反而因为他们期待从教会得到教育下一代的资源无形中加重了教会的负担,所以如何看待国内新移民也就成了另一个棘手的问题。

南美带来的另类观点

简单说来,北美下一代没有离开上帝却离开了他们父母苦心建造的传统教会。这个问题若不解决,即使再多华人重启移民风潮也解决不了第二代离开母会的宿命而让移民教会无以为继。这样的无奈或许可以从南美教会这个邻舍得到一点启发。

南美的移民是另一种故事,当年离乡背井的台湾人主要是为了生计,以巴西与阿根廷为主的南美环境主要语文是葡萄牙文与西班牙文,种族则是民族熔炉,主要还是葡萄牙以及欧洲昔日强权的后代。

南美与北美最大的不同在于「距离」,当年搭船过来的移民在海上摇晃了50天才抵达梦想之地,就算今天搭飞机也要超过24小时,路途的遥远让这群移民更加孤独,资源更加短少,结果反而绝处逢生,台湾人建立的「南美华人基督神学院」本来是为了栽培华人成立的,如今却成为南美知名的神学院,90%以上的神学生是巴西人,用葡语上课,还有专门向回教徒传福音的宣教系,虽然十年来的两岸华人毕业生只有30多位,但是无心插柳的结果却意外栽培了巴西人的牧师。

巴西的华人教会也纷纷成立「葡语」崇拜,开始了类似宣教士的功能,将福音本土化。

移民教会带动本地教会的宣教新风潮

北美教会当然也懂得成立英语部,只可惜,因着与南美的背景不同,服事对象主要还是华人子弟,北美居民很少参与华人教会的英语部,如此一来,二代之间的恩怨情仇一次爆发,后来英语部整团分裂的例子不在少数。

上一代移民太在乎「保持传统」这种移民心情,对于「融入当地」五味杂陈,加上白人优越感不同于南美拉丁系统的亲和性,北美移民吃了不少心理的亏。

然而,物换星移,2017的今日,北美环境起了很大的改变,川普的当选也意味着美国这个全球领航国家正在变化,中国的崛起对于北美移民的未来趋势也有待观察,然而,「21世纪是华人宣教的世纪」这个大方向却不会改变,美国下一代在信仰上更倚赖华人下一代是非常可能的事。

所有的基督徒移民者都要觉悟:「移民是为了宣教而不是在异域建立一个同乡会教会」。这就是移民下一代的解药——让他们充满自信服事当地人,让他们成为华人宣教的领航员。不管孩子们是否足够优秀,他们是为了宣教而被上帝带来的,上帝把这批子弟栽种在北美各行各业,他们待的时间够久,足以落地生根,不要期待他们照我们的方式建立教会,而是相信上帝会让他们走一条新的路,这就彻底解决了他们身份认同的问题——他们都是宣教士,在各个领域为荣神益人而活。

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这就是第一代移民者的角色。约书亚远远不及摩西,是旧约「草莓族」,但是上帝却吩咐他「刚强壮胆」,因为自始至终,上帝才是领袖。让下一代在网路世界中自然开启新的信仰模式,上帝会让他们知道如何运用传统教会资源建立新型态教会的。

教会不是建筑物也不是组织,而是一种连结的「实体网路」。迦南就在前方,但是尚待征服。但愿移民长辈效法迦勒,成全下一代,鼓励下一代,减少批评抱怨,用肯定赞赏带领移民下一代。新型态宣教就是透过网路结合实体,整合全球教会资源,把福音传到地极,北美移民新一代责无旁贷。

(封面相片来源:赞美之泉FB粉丝团;2016亚洲巡回于香港。)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