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好手上的牌

2969

2015年9月至2016年8月的学生自杀人数有33人。2016年9月至2017年3月期间,学生自杀人数已有25人。有见及此,香港教育局于2016年3月成立防止学生自杀委员会,而其报告已于2016年11月呈交。

本文无意评论这报告的可信性及其建议落实情况,反而尝试探讨应对力(coping)。应对力指个体对环境或内在需求及其冲击所作出的恒定的认知性和行为性努力。选择应对力,因为选择自杀者正面对外在或内在需求及其冲击。

从打牌说起

比林斯(Josh Billings)曾说,「生命不包括手持好牌,而是如何打得好手上的牌。」换句话说,不懂打得好手上的牌,好牌也会输掉。比林斯所指的牌应是扑克牌,而玩的是桥牌。至于华人,我们的牌应是麻雀。事实上,麻雀比扑克牌更能体会比林斯所说。例如,「食糊」不一定要三番或以上,可以是「鸡糊」,甚至「密食胜三番」。「做牌」是要睇局势,非一厢情愿。再者,「食糊」不一定是最终目的,反而阻止三个对手中最强者胜出就可以了。

麻雀比扑克牌可能有更多变数(即「摸牌」、「上牌」、「碰牌」等),而这一切更反映生命的不可预知性或彩数。打麻雀者常说,「有赌未为输」,即总有机会。麻雀与赌博的关系不是必然(例如,有所谓「卫生麻雀」),但打牌对人的应对力可能有很重要启迪。反讽的,那些以赌博为目的的打牌者却甚少体会麻雀中的生命教育,甚至因赌博缘故失去家庭和自己。

情绪应对

「不怨天,不尤人。」每当看见有些人无需要有太多的努力,就可以过著不错的生活时,我们有点不服气,因为不论如何奋斗,我们可能仍得不到机会和被赏识。社会太不公平了。若这是缘自制度上不公平的话,我们还可以做一点事,即建立一个更公平制度。但若这关乎个人文化资本的话,我们就要认命了,因为文化资本是从家庭条件和遗产累积而来。像打麻雀一样,我们手上的牌主要是彩数。有人抽得好牌,有人抽得烂牌。这与公平无关。然而,持好牌者不代表他一定会赢,持烂牌者不表示他一定会输,不但因为真的要打落才知结果,更因为幸运是不可控制的。

「输了,还未输尽。」生活不可缺少幽默,因为它有助舒缓我们在紧张、不知所措,甚至没有出路处境下的无奈感。即在艰难日子,我们仍可以笑得出,仍可以以不认真态度对待输了的事实。幽默不只是对个人有意思,更是人际关系的润滑剂。例如,所谓输了,只是交学费而已,所以,待交完学费后,我们会赢回所交的学费。又或矮小不是不一定不好,因为只有矮小才可以看见那些高大人看不见的事物,即各有千秋。可惜的是,我们社会倾向将挖苦别人解释幽默、视讲色情故事等同幽默。

评估应对

「大问题包括不同的小问题。」虽然手上的牌真是一副很烂很烂的牌,连食「鸡糊」的机会也欠奉,但每次「摸牌」就是一个机会,对手打牌出来也成为我一个机会。改变烂牌就是从每一次机会着手,续一只牌改变,而不是靠重新洗牌。解决不同的小问题不必然就能解决大问题,但只有将大问题化解为不同小问题时,我们才不会被大问题吓呆了。

「最烂的可能是最捧的。」麻雀中有「十三么」。除了运气外,选择做「十三么」者多手持烂牌,即无法归类。当然,要成功做出一局「十三么」绝不容易,但最烂的可能成为最捧的总是有这事。坦白说,若手持的牌可以做「清一色」不会做「十三么」呢!我无意美化艰难和黑暗,但艰难和黑暗不必然是终极。只要心思一转,处处可以重生。

「不跟你玩。」我们要承认有些困难实在太大了。所以,逃避困难不是一件不光彩和懦弱的事,反而这是很诚实,并对自己能力有认识的人才可以有勇气作出不跟你玩的选择。当知道力有不逮而仍要玩,最后只会带来对自己和他人的伤害。「不跟你玩」不表示不可以跟其他人玩,甚至玩其他游戏。事实上,我们众人不需要挤在同一条跑道上,反而可以另开跑道(牌局),享受玩乐。

解决评估

打麻雀牵涉技能和策略。提升技能和策略是要学习的,非与生俱来的。第一,被打败者不要自责,因为只有失败经验,我们才学会应对。我从不相信有行冤枉路这回事,因为在所谓冤枉路比任何已规划的路可能更有可能性。第二,打麻雀要学识睇形势,懂得借力打力、收与放,不可能「死牛一面颈」。第三,打麻雀不是只有赢与输,更有其他价值,例如,团契、头脑活动。当我们可以在打牌中发掘赢与输以外更多价值时,打牌策略和态度也会改变,从而更易找到满足。

上主,开台了

表面看来,「打好手上的牌」是个人的,但打麻雀提醒我们,打牌从来都是一场集体游戏。在麻雀台上的战友不必然是敌人,而是与我一起创造新局面的人。他们与我是竞争者的关系,但竞争者不必然是仇人。事实上,没有他们,雀局就没有出现的可能。但当打牌变成一场你死我活的游戏时,我们只看见输赢,就失去享受打牌的乐趣。

打麻雀要有四个人。除了自己外,你会邀请谁一起打牌?现实是,我们很多时没有选择「雀友」的可能。虽是如此,但我们仍可以自筹私人牌局,自己组脚。另一方面,上主也开台了,邀请你成为其中一位「雀友」。那么,你要好好享受打好手上的牌,因为与你打牌的上主,不是为了赢,而是为了团契,即一起造梦。

(封面相片来源:sari_dennise / CC BY-NC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