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版的上帝:是什么窃取了你的心?

7115

许多人一生努力付出,无非就是为了追寻梦想与幸福,但可能很少人想过:在「梦想成真」的那一刻,有可能反而是痛苦的开始──如果我们的心过度看重那些事物的话。

不知道你有没有经历过:明明终于拥有了自己想要的,为什么还是不满足?「如果在我内心有一种欲望,是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没法满足的,一个可能的解释就是,我是为著另一个世界而造。」鲁益师的真知灼见,正呼应提摩太‧凯勒牧师在《山寨版的上帝》一书中指出的:「神应该是我们真正的救主,但是我们总是想从个人的成就或是财务上的丰盛,来取得我们所需要的平安和保障。」

不只是用石头木头雕刻出的外在偶像,我们生命中所有的东西都可能成为神的替代品,让我们误以为只要拥有这些,就会得到完全的满足。越是美好的东西就越令人期待,甚至令人想用它来满足我们心中最深切的渴望,这可能是专业成就、社会地位、家庭、财富、爱情,或者是教会中的服事,甚至是伟大的政治理想、社会关怀、意识形态、信仰教义,只要它们取代了神在你心中的地位,就成了「山寨版的上帝」,持续地窃取你的心。

偶像制造工厂

为什么有时美梦成真却会变成恶梦一场?为什么有些看似美好的祝福,却反而成为咒诅?有些人为了追求成功,打破自己的原则也要攀上高位;为了追求金钱,赔上了健康与重要的关系;为了追求爱情,甘愿留在施暴者身旁也不愿离开……成功、金钱与爱情本身都是好的,是我们心中的强大渴望、那种「没有它不行」的强烈意念,赋予它巨大的毁灭能力,让它成了「山寨版的上帝」。

「人的心,把美好的事物都变为最终极至要的事物,例如:成功的事业、爱情、财产甚至家庭……我们认为:只要拥有这些东西,它就会赋予我们重要性、安全感和成就感。」提摩太‧凯勒提出的论点,正印证了使徒保罗描述的世界:「他们虽然知道上帝,却不当作上帝荣耀他,也不感谢他……将不能朽坏之上帝的荣耀变为偶像……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罗马书1章21-25节)

「如果有任何事物取代了神,成为你的快乐、你的生命意义和身份的根本源头,那个东西就已经成了你的偶像。」──《山寨版的上帝》

并不是那些事物本身不好,也不是我们爱那些事物太多,而是我们爱神爱得太少,以致于那些事物窃取了神的位置。提摩太‧凯勒点出,整本圣经的中心原则就是「摒弃偶像崇拜」,圣经中许多的故事,也让我们看到各种偶像崇拜的形式,以及毁灭性的后果。

在十诫的第一诫,神开宗明义就宣告:「我是耶和华,你的上帝……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别的神也就是偶像,而所有的偶像,都带着毁灭的性质。你有没有见过一些非常爱孩子的父母,要求孩子严格执行他所订的计画表、不能出任何差错,只为了让孩子「赢在起跑点」,最终这庞大的期待与压力,却让孩子崩溃、关系疏离,使得家庭支离破碎?这,正是神炼净亚伯拉罕的方式。

亚伯拉罕:献上最爱,在祭坛前不带走

亚伯拉罕被神呼召离开家乡,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走入旷野单单跟随神。长年无子的他,一直相信神的应许:他将要有后嗣,并且成为大国。这么多年下来,他的心焦、期待与失落,还有对孩子的强烈渴望都不断增加。最后,神的应许终于成就,但这还不是故事的结局。

在极度重视长子的文化与年代,终于生下以撒之后,不难想像亚伯拉罕会对这个「应许之子」投注多少关爱与期待,以撒可能会成为亚伯拉罕喜乐的唯一来源。没有一个孩子能够承受这么高的期望,当亚伯拉罕失望的时候,他会有多么愤怒跟沮丧?这反而可能毁了以撒,以及他们的关系。

更值得思考的是:即使愿意离开父家,亚伯拉罕真的有学会单单信靠神吗?神会不会只是他获得孩子的手段?为了调整亚伯拉罕的焦点,神对他发出了第二个呼召──将终于得到的孩子,做为燔祭献给神。

神怎么会要一个父亲杀了自己的儿子?但献祭与杀害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神不是要亚伯拉罕走到以撒的帐篷中把他杀了,这是为了赎罪的献祭。亚伯拉罕明白:这个考验是关于对神全心全意的爱与委身,虽然他不理解在献上长子之后,神要如何实现祂的应许,但亚伯拉罕上山献祭前告诉仆人:「『我们』就回到你们这里来。」他相信神既圣洁又有恩典,相信他跟以撒会一同下山。

另一方面,正是因为被迫面对这个考验,亚伯拉罕看到自己对以撒的爱,已经逐渐变质为偶像崇拜。透过这个选择,他调整自己的心,其后对以撒的爱才变得恰当。在献祭的山上,他将自己心中的「孩子偶像」留在祭坛上不带走,而后带回来的,才是真实的以撒,才能享受真实的父子关系。

找出隐藏在你心中的偶像

在亚伯拉罕的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影响偶像存在的因素不只是个人层面(长年不孕),也包括社会跟文化的层面(重视长子),后者在现代而言,就例如强调外貌、消费、个人享乐,这是整个环境带来的影响,沉默却极其有力。因此在找出我们心中的偶像时,同时也需要辨认这个世界带来的影响。

另一方面,不只是属世的事物,即使是宗教、属灵的事物也有可能成了我们的偶像:如果我们高举某个教义、某个宗派、某位牧师的见解,超过了我们对神自己的看重,或者当我们所坚持的价值观被他人冒犯时,我们会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亟欲消灭一切反对声音,看不到神的怜悯与良善,那么这一切原本美好的东西,就成了我们的偶像。

怎么找出自己心中隐藏的偶像?可以思考的包括:我们私下习惯想什么、透过什么获得快乐跟慰藉?怎么使用金钱?什么使我们最无法控制情绪?怎么面对未蒙应允的祷告?找出这些问题深处的根源,并且真实面对,我们很可能就会看到自己内心的真实景况。

生命中最伤痛的时刻,通常都跟我们所爱、所追求的有关,我们期待那些事物能够提供只有神能给的喜悦与平安(只要我有钱就会没事了、只要结婚有孩子我就会幸福……),却经历一再的失望。可能是因为那些事物受到威胁,也有可能是直接离开我们的生命。在这些时刻,我们可能会变得绝望、苦毒或者愤世嫉俗,也可以选择像亚伯拉罕一样,以行动宣告:「我知道祢要我的人生不要再去倚靠那些我曾赖以存活的东西。有了祢,我就拥有我最需要的财富、健康、爱、尊荣和保障,并且不会失去它们。」

唯有我们真的愿意失去那些事物,并且宣告:「因为我有神,所以即使没有这些,我也能活下去。」到此时,我们心中的偶像才算真正消失。如同提摩太‧凯勒所言:「当我们把这些假神的地位降低到真神之下,它们可能还是会留在我们生命中,但却再也无法控制我们的心,无法让我们那么焦虑、愤怒、痛苦,它们的影响力会降低到正常的范围。」

邀请神回到心中的第一位

几年前,在一次痛彻心扉的失恋后,神让我注意到以赛亚书62章这段经文:「你在耶和华的手中要作为华冠,在你上帝的掌上必作为冕旒。你必不再称为『撇弃的』……因为耶和华喜悦你,你的地也必归他。新郎怎样喜悦新妇,你的上帝也要照样喜悦你。」当时我正值低落、沮丧,怀疑自己的价值,可以看得出来──感情成了我的偶像。但神却清楚地让我看到:我是祂手中的珍宝,不用任何人的肯定或爱,我早已是祂用基督宝血赎回的新妇。

要怎么拆除心中的偶像?光是认罪悔改、或者用意志力试图改变行为模式,都只是治标不治本,无法带来根基性的改变。并不是说悔改或改变行为不重要,而是因为除非我们把神放在我们心中该在的位置,否则空着的心迟早会被其他偶像占据。如同提摩太‧凯勒所说的:「在你的心目中,耶稣必须比偶像更有吸引力,这才是真正能够取代假神的方式……你必须真实地获得耶稣赐给你的平安,而那唯有在你敬拜时才会发生……你需要把那些真理『祷告到你心里』,而那是需要时间的。」

时至今日,我不敢说我已经完全学会了,但是一次一次地,我知道自己心中的各种偶像会逐渐被除去,剩下的就是神自己。而那正是我们真正需要的。

(封面相片来源:jean louis mazieres / CC BY-NC-SA

1则评论

  1. 文中隐藏着「四大皆空」心中无物的佛学概念。
    文中载道:
    一、唯有我们真的愿意失去那些事物,并且宣告:「因为我有神,所以即使没有这些,我也能活下去。」到此时,我们心中的偶像才算真正消失。
    提摩太‧凯勒所说的:「在你的心目中,耶稣必须比偶像更有吸引力,这才是真正能够取代假神的方式……你必须真实地获得耶稣赐给你的平安,而那唯有在你敬拜时才会发生……你需要把那些真理『祷告到你心里』,而那是需要时间的。」
    回应:
    心中无物,灵性与物性相对抗,灵性与物性无法并存,是很矛盾的思维,拥有物性,灵性就会成为假灵性。
    「心目中,耶稣必须比偶像更有吸引力,这才是真正能够取代假神的方式」
    这样的说法是很空洞,就像牧师常劝基督徒要「爱耶稣胜过爱世界」,基督徒也常说:「我爱耶稣」,还有像使徒保罗所说的:「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话是很好,但具体的作法为何才是实际重要的事?基督徒如何爱耶稣?如何将身体当作活祭献上?什么是耶稣的吸引力?为何将 神所造美好的事物都当成偶像来看?
    再说,耶稣赐给人的平安,未必在敬拜时才会发生,耶稣所赐给人的平安,是日日夜夜的存在人心中,人信耶稣归向主耶稣,是即时的事,不需要花时间慢慢信的,信一点给一点平安。需要花时间的是如何深深的认识主耶稣上帝。

    二、像亚伯拉罕一样,以行动宣告:「我知道祢要我的人生不要再去倚靠那些我曾赖以存活的东西。有了祢,我就拥有我最需要的财富、健康、爱、尊荣和保障,并且不会失去它们。」
    回应:
    即使是「有了 神 我就拥有我最需要的…」,以作者的说法而言,自己所期待最需要的,自己想「拥有」的应该就是「山寨版的上帝」。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