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问上帝吧!

1273

我认识一些人,他们一家子出国都会分两架飞机出门,爸爸带儿子先飞,妈妈在带女儿坐下一班飞机后飞,在当地机场会合后再展开愉快的旅程。我跟一些朋友讲过这件事,他们说这是杞人忧天,飞机可是目前最安全的交通工具,发生意外的机率小之又小。另外一票朋友就会说,但一发生意外常常就是全军覆没,一家子出去玩,最后要找谁继承遗产都不知道。

通常,接下来的话题就会是中华航空的「四年诅咒」,后就是谈廉价航空安不安全,最后,一定以找家最安全的航空公司做结尾。而台湾人第一个想到的安全航空公司,不外乎是长荣航空与新加坡航空。但一想到新加坡航空,却又不禁想起新加坡航空自创立以来,第一次发生有人员丧生的空难纪录,也是新一代波音747首次出现致命事故,就是在台湾中正机场发生的。

这场意外发生在17年前的2000年10月31日的半夜,新加坡航空006班机是从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出发,经中正机场飞往洛杉矶国际机场的新加坡航空定期航班。(当然现在已经没有这个班号,而新加坡往洛杉矶的航线也改停东京或首尔了)当晚,在象神台风的强风豪雨下,已接近不能起飞的标准。就在机师慢慢滑行至跑道头后,误闯了正在施工维修而暂停开放的05R跑道,此时,机组人员、航管人员都未发现错误,当客机开始加速后,直到飞行员发现05R跑道上有着施工机具时,已经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飞机就以超过140节(约时速300公里)的速度擦撞机具,之后翻覆并断裂成三截,机身引起大火,在这场意外中,共有79名乘客和4名机组员罹难。这个事故打破了新加坡航空最安全航空的神话,却也在空难调查时让调查人员感到不可思议的错误……。

事故调查由台湾飞航安全委员会主持,最后在报告中指出,这班飞机原本准备自05L跑道起飞,但因为台风带来的豪雨使得能见度不佳、机组人员因过度专注于慢速滑行,同时与塔台方面的沟通不良,而在塔台的航空交通管制员也有不符合程序未确认是否进入正确跑道,再加上中正机场的指示设施不够完善,总总小小的不安全作为、不安全状况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然而在事故调查的过程中,调查人员发现,座舱中的三位驾驶人员都非常的冷静与专注,完成所有起飞前的流程,完全没有产生任何的疑惑,所有该完成的气候确认、讨论安全问题,如果机组人员把该做的都做了,为何意外还会产生。调查人员绞尽脑汁,甚至动用飞机来模拟,只差没去掷筊。

最后才发现,飞航组员为在台风象神全面造成影响而封闭机场前离场所造成的时间压力,加上强风、低能见度及溼滑跑道等情况,使他们仅注意到慢慢安全的前进,而忽视到滑行的方向,这是典型的「视野狭窄」,所产生的漏洞,而忽视了一些仪器等等发出的警讯。

回到8月15日,台湾经历了一场大停电,虽然背后的原因众说纷纭,但我们确定的是,是中油的某一个员工的小疏忽,让台湾电力系统失灵;再早一点台湾发生了雄风三型反舰飞弹误射事件,两个官兵在左营军港内「误射」一枚雄三飞弹,两分钟后击中澎湖外海的一艘渔船。

这三件事在在的也展现了「人」作为一个有限的个体,纵使制度已经设计了严谨的程序欲避免犯错的可能,却仍会因为「人」的限制,让不该发生的错误再度发生。表面是一个手指的疏失,背后暗藏的是整个管理机制的松散与失灵,以及人做为有限存在的悲哀。过去的人们看着手中流逝的遗憾与错误,而深信有某种不知名的力量控制着这一些,或曰神、或曰鬼。

今日,随着科学的发展,我们可以辨识出更多遗憾与错误的原因。透过模拟与分析,可以找到飞机失事的原因,透过检视作业流程,可以找到误射与停电的凶手。一个看似鬼附的人,我们可以辨识出他是否是解离症。但……我们仍然有着那些无法言说的错误与遗憾,因此,宗教或许仍在今日得以存留,替我们回答那莫名的一切。

我们可以一家子分成两班飞机,因为那样可以减低那已经够低的失事机率,我们可以加强标准作业流程,我们可以尽一切的努力避免错误的发生,那是我们「应该」去做的。我们宗教人处事时实在不宜莫将一切推给神秘的力量,推给无法即时回应的上帝。先尽自我一切的努力与可能,最后仍遇到那无以言说的错误与苦难时,方能心中无愧的说:「去问上帝吧!」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