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款待出外人

2037

台湾第一个专门为新移民及移工发声的媒体《四方报》,曾在2011年获得卓越新闻奖基金会所颁发的「社会公器奖」,2012年出版《逃/我们的宝岛,他们的牢》,集结了26封台湾人口中所谓「逃逸外劳」投书,道出他们在台湾工作所受到包括低薪、超时工作、扣押证件、责骂羞辱、暴力对待及囚禁等种种不人道待遇,以及关于逃跑后的各种惊慌无奈与恐惧。

然而即便这本书已经出版5年,悲剧还是继续在发生。新闻报导指出,8月底一名形迹可疑的「逃逸外劳」砸破路旁小货车车窗疑似准备偷窃,一名警员及民防员赶到现场之后,即便使用警棍、棍辣椒水仍然无法有效制止该名阮姓越南籍青年,甚至遭踢伤,该名阮姓青年更朝员警投掷石块、企图抢走警车。最终阮姓青年身中9枪,其中5枪打在腹部要害,当场失去性命。

这起悲剧的检讨面向可以很广泛,包括警察装备是否品质有问题,否则警棍及辣椒水怎么会无法阻止赤手空拳的嫌疑犯?另外还有用枪时机是否妥当,对于一个手持石块的嫌疑犯,是否非得将其击毙不可?若是台湾人嫌疑犯做出同样举动,是否也会遭到连续开枪打中要害击毙?更有警界内部传出检讨,是训练系统失灵,让警察无法在紧急情况下做出适当的判断。更深层的问题,外劳为何要逃逸?抓补逃逸外劳为何又是警察的工作?

不过前述种种,都不是这篇文章想要讨论的重点。身为基督徒,更该扪心自问的是,做为一个自诩「小国小民,好国好民」的台湾人,我们是否有照着圣经的教导善待这些身边常见的「出外人」呢?

说来讽刺,台湾每年同样有大量的年轻人出国前往日本、澳洲等地,美其名是「打工度假」,说穿了其中为数不少就是从事当地人较不愿意从事的农场、屠宰场等劳动工作,然而当地薪资较台湾高出许多,亦受到符合人权规范的法律保障,只要是合法居留,工作合则来不合则去,更有假日可以上山下海度假,几乎无法想像会有「逃逸台劳」需要靠澳洲警力四处搜捕的情事发生。

而台湾人又是怎么对待来此从事劳动工作的外国朋友?包括集中营式的管理与宿舍、层层苛扣的薪资、高额剥削的仲介费用等;进到个别家户进行看护工作的,低薪不说,更常见24小时人身管控、没收手机、与看护无关的家事亦全部交办、更遑论言语羞辱及肢体暴力都不是新鲜事,活拖拖一副现代奴隶的景象。可怕的是大家早已麻木而不仁,对现况见怪不怪。

马太福音25章34~43节记载了耶稣说的一个比喻,这是每一个基督徒几乎可以倒背如流的一段经文:「那时王要对在他右边的人说:『来吧,蒙我父所祝福的人哪,来继承创世以来已经为你们所预备好的国度吧! 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我渴了,你们给我喝;我在异乡时,你们收留了我; 我衣不蔽体,你们给我穿;我患了病,你们照顾我;我在监狱里,你们探望我。』 那时义人将回答说:『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就给你吃,见你渴了就给你喝呢? 我们什么时候见你在异乡就收留了你,见你衣不蔽体就给你穿呢? 又什么时候见你患病或在监狱里,就到你那里去呢?』 王要回答他们,说:『我确实地告诉你们:你们为我这些弟兄中最小的一个所做的事,就是为我做了。』 」

当今天一个流落异乡、走投无路、衣不蔽体,被称为「逃逸外劳」的越南青年,甚至连被关进监狱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击毙在路旁。台湾绝大多数的网友,却在看到新闻时留言大声叫好,认为犯罪本来就该死时,基督徒又在想些什么呢?

改革移工引进制度、健全人权保障、消除台湾社会对外籍劳工的歧视,或许不是一介平民能力所及。然而当我们走在路上,看见骑脚踏车经过的外籍劳工朋友,因为呼吸自由空气而欢笑;在公园里看见推著长辈出来晒太阳的外籍看护工,因为遇见同乡而雀跃。你会选择掩鼻闪避,甚至还怀疑他们图谋不轨、想要逃跑、准备进行伤天害理的勾当,或者想起他们同样是上帝最宝贝的儿女呢?

(封面相片来源:tintincai / CC BY-NC-SA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