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中毒了吗?

12384

近日有「毒鸡蛋」流入市面而引起一阵热议。有报导指出,鸡蛋之所以有毒,起因于某些养鸡业者为了去除鸡蝨而在鸡舍内喷洒除虫药,污染了饲料,蛋鸡食用遭污染的饲料,导致所产下的蛋药物残留过高,甚至有超标30倍的。

除了鸡蛋、食用油、蔬果的农药残留外,其实在我们日常生活中还有「毒空气」,在每次呼吸之间,各种空气污染物、PM2.5无孔不入,不知不觉之间我们身体内已累积多少毒素了呢?

那么,我们的思想是否也中毒了?基督徒对基督教信仰的理解,有否受到污染了呢?我想,每个人从初信到如今,恐怕也避免不了,都累积了不少有毒的思想吧。

有毒的信仰

先花个几分钟来做个小测验。以下有21道题目,请读者们过目之后,按自己的真实状况回答「是」或「否」¹。

  1. 你的家人已在抱怨你宁可参加教会的聚会,而不花时间陪他们?
  2. 一个星期日未参加教会聚会,会使你有很深的罪恶感吗?
  3. 你是否感觉上帝一直看着你在作什么,若你做的不够,上帝就会转脸不再祝福你?
  4. 你是否经常告诉你的小孩应该做什么,而没有解释你的理由,因为你知道你是对的?
  5. 这几年来你是否不太有时间休闲娱乐,因为你忙着参加教会会议与其他教会的小组?
  6. 是否已有朋友跟你抱怨,说你在谈话中使用太多圣经而很难与你沟通?
  7. 你以金钱赞助一些事工的原因,是你相信:若你捐钱,上帝就会使你富裕?
  8. 你是否曾经与神职人员发生过婚姻之外的性行为?
  9. 若未先你的牧师商量过,你很难做决定,即使是些小事情?
  10. 你是否认为你的牧师比其他人都更有权威?
  11. 你的信仰是否导致你过一种孤立的生活,让你很难与家人朋友相处?
  12. 你是否发现你自己会为一个长期的问题找你的牧师,寻求权宜之计?
  13. 你是否会为了你犯的一个很小的错误或不恰当的行为而罪疚不已?
  14. 相较于那些「比较软弱的同伴」的信心,你坚固的信仰使你最重要的人际关系逐渐退化、变坏?
  15. 你是否有过这样的念头:上帝要你自我了断或消灭他人,以便去与祂同在?
  16. 你是否一直相信,上帝在用一种可以听见的声音与你交谈?
  17. 你觉得上帝在生你的气吗?
  18. 你是否相信,你还在因你小时候犯过的错受罚?
  19. 你是否觉得,若你能做得再好一点,上帝最后就会赦免你?
  20. 是否有人告诉过你,你的牧师在操弄你的思想与情绪?
  21. 若未彻底履行十一奉献,你有很深的罪恶感?

现在计算一下,每一个「是」得1分,请问您得了几分?3~5?7~8?还是10个以上?根据原作者的设计,这份测验其实就是基督徒信仰的「中毒指数」,「是」越多、分数越高的,代表信仰中毒越深。原作者的看法是,若有3个以上(笔者记忆中的数字,截稿时未能再查核一次)的,就算中毒了,原作者还在测验题末留下电邮与地址,请这样的读者与之联络。

中了什么毒呢?是中了「律法主义倾向的威权之毒」!若以人对于基督福音的认识有偏差,尚未依靠恩典除去自身内心的恐惧,就极易陷入律法主义的深渊。诚如胡志伟牧师所说的,「……把基督信仰的整全与丰富,约化为一些支配的规条,要求该群体所有成员一致服从遵守。『灵性虐待』(spiritual abuse)便是这些『带有毒素的信仰』造成的后遗症,于是有部分信徒伤痕累累带着疲惫心灵离开所属的信仰群体。²」

华人文化土壤

华人读者因文化情境的影响,做这份测验时回答「是」会稍微偏高,即便如此,我认为7个以上还是太高了。我曾在不同场合实验过,5~6分的很普遍,7~8分大有人在,甚至还有12~13分的。有趣的是,这几位回答13个「是」的受测者,对于自己的中毒状况无感。

华人普遍流行「大家长」文化,几乎将「家庭」意象套用在社会的每一种团体里,上自国家、下至人民协会,团体的领导人自然是「大家长」。大家长们掌握一切权力而后「恩威并施」,其他人就得自动服从,按辈份长幼排排坐。于是,学校校长是该校的大家长,甚至民选县市首长也成了大家长(父母官),笔者甚至听到国立大学社会系的高材生冲口而出系主任是「我们的大家长」哩。

大家长制度其实是奴役人的威权统治。中华帝国数千年,早已建立了一整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宰制系统,将整个社会纳入,并透过教育、媒体来控制思想,巩固这套以大家长为中心的社会体制。而一般人呢,又会因心理素质的关系,害怕负责而宁可为巨婴,把自己的决定权让渡给大家长,使得即使被奴役,还会从心里谢主隆恩,感念「勤政爱民」形象的皇上们。想想看,在职场或家庭里,有多少「我是为你好的」非听从不可得「建议」。资深前辈的经验是人生智慧的累积,资浅年少的,的确要珍惜;专业者的训练与意见,更值得深思熟虑。然而,把人生历练与社会地位挂了勾,体制化了的长幼有序伦理,是大家长制的变形,骨子里都是宰制。

因此,华人即便信了耶稣,也听过福音的道理,如:凡信耶稣的,都是上帝的儿子,已被基督释放,不再作奴隶,就不应再害怕;并且基督徒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等等信息,仍会将「大家长」形象投射在主任牧师身上。教会内个人虽有角色上的差异,但地位是平等的,每个人都是弟兄姊妹,然而华人的大家长文化土壤提供了自大型、自恋型、控制型等人格异常者有可趁之机,在教会内创造主任牧师、区牧、传道、小组长等阶层制度;阶级越多,能操控的空间与能剥削的资源就越多。我想,信徒尊重牧师是好的,但不要过于圣经所记。今日华人教会得赶紧斩断这从祖宗遗传下来的深沈大罪。

福音解药

信仰中毒没有别的解药,就是认识纯正的十架福音、体悟恩典的真谛。基督徒信仰的精髓叫做「因信称义」,意思是说:人能够脱离罪恶的辖制,有永生的盼望,在天国里有分,成为上帝国的子民,完完全全是上帝的恩典,都是上帝做的。人有平安喜乐,是因为上帝赏赐的,不是自己能够做什么去换来的。基督教的道理说起来是很「侮辱」人的,因基督教宣称人人得罪上帝,导致人与上帝关系已然破裂,在这情况下人无论作什么都没有价值。人没有能力处理为自己的行为的后果。然而,这就是真正的释放与救赎!一个与上帝关系已经和好的人,不会因为少聚会几次、少奉献多少钱,而失去恩典。上帝没那么小气。身为基督徒,对上帝的仁慈与恩典要有把握。

恩典疗愈

对于误入暗黑教会丛林的信徒们,《属灵误用》的作者大卫.强森与杰夫.范达伦的建议值得考虑。他们认为,归根究底,最后只有二种可能的选择:对抗或离开(Fight or Fly) 。

一个人要对抗整个体制会非常辛苦,可能连原本的好朋友都会来责怪「不顺服」,而体制的主导者又往往以恐惧来操弄人的情绪,使得想以善胜恶、试图导正扭曲的体制的人反倒有罪恶感。朋友们啊,不要怕独立思考,对事情有不同看法是好事,即便与领导人的看法不同,也不是罪。

然而要脱离该体制的话,多年投入的情感与友谊又不易割舍,又要担心那体制会崩解。笔者建议是不必担心。上帝的教会,上帝自有安排。败坏的体制若因缺少资源而消亡,在基督的身体之内也是正常的消长现象。况且生命自会找到出路,真诚的信徒、教会内的资源会流动到那些忠实活出恩典、见证福音之处,这反倒是好事。无论如何,战或走都不是容易的决定。请记得该书作者的提醒:如果你被巴士(!)撞到,能怎么办?这种情况下,我们什么也不能做,就只是给自己时间,然后「等」,等伤势复原。

基督是负伤的医治者,祂为人受了伤,好让人得医治。恩典会疗愈。

  1. 以上测验题目取自阿特柏恩( Stephen Arterburn )与费尔腾 (Jack Felton)合著的“Toxic Faith: Experiencing Healing from Painful Spiritual Abuse”一书之附录,笔者自译。此书中文版由雅歌出版,书名「走出迷雾–信仰的创伤、医治与复原」。可能因为某些考量,中文版译者改了第8题,删除了第21题。(我所抄录的第8题的英文是: Have you ever been involved sexually with a minister out of wedlock?)
    中文还有几本相关书籍:大卫.强森、杰夫.范达伦,《属灵误用–在你信仰生命中会遇到的问题》 (中国主日学会,1996),以及王春安牧师的《小心教牧陷阱:教牧权力的正用与误用》,(橄榄,2013)。
  2. 香港教会更新运动官网

(封面相片来源:milomingo / CC BY-NC-ND

2 意见

  1. 抱歉,注脚一的写法有误,需要更正。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可能因为某些考量,中文版译者改了第八题,删除了第21题。」在此向读者们致歉。(我所抄录的第8题的英文是: Have you ever been involved sexually with a minister out of wedlock?)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