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诸般的义:教会转型不应蔑视程序正义

5253

2018年9月9日,瑞典中央及地方将全面改选,不仅瑞典公民和拥有永久居留身分的移民,连短期居留连续满3年的外籍成年人,也具有投票权,实质影响国会、省级及地方上的公共事务。瑞典的中学生(7-12年级)则将在9月7日「试选」,虽然不具法律效力,但仍可供各政党参考,同时也是最实际的民主教育。

因此,法律规定得票率高于4%的各大小政党,必须与选民面对面交换意见,地方政府则决定一个热闹的地点,让各政党摆摊、宣传车或小屋(valstugor),候选人与党工,就在那里与民众对话、辩论、游说并听取意见,有趣的是,这些政党也会按自己在政治光谱上的位置,在广场上的左侧或右侧选择据点。

然而,不管是排外的极右派,或是前身是共产党的「左派党」(Vänster),都是经由秘密投票的方式,一票一票选出来的。秘密投票,才能保障不同的意见得以自由表达,才是真正的尊重少数,使尚未得到许多人理解或支持的意见,不会迫于群众压力而消音、不敢表达、或欺骗隐瞒。

只有不民主的地方、集权的国家与社会,才会逼迫他人表态、公开举手表决。(瑞典就算小学班级内选举,如需快速决定采举手表决,老师也会要求所有学生闭上眼睛,计票完成才可睁眼,并立刻公布票数。)反观台湾,国大代表公开举手选总统、立法院院内投票要求党员亮票……等,这些不民主的决策过程,还是「并不很久以前」的事,但,既然台湾自认是个民主国家,也深深引以为豪,就不该走回头路。

台湾的教会更不应该放弃民主、走向一言堂。因为自由和民主是爱的表现,是基督宗教的核心精神,也是中共不敢放手让教会增长的原因:基督徒相信,上帝出于爱,给我们每一个人自由意志得以选择,圣灵在每一个基督徒心里感化,以做出善的抉择,因此,每一个有圣灵在里面说话的声音,都应当被尊重。

再者,教会历史上诸多惨痛的教训,让许多有勇气回顾历史的教会,纷纷制定法规自我约束并警醒:若不珍惜程序正义,再崇高的目标,也很容易被野心家利用而变质。例如,必定熟读过教会历史才能从神学院毕业的牧师,却把「中世纪」过度简化为「黑暗时代」一语带过,使人失去反省与引以为鉴的机会,也无从了解并珍惜新教各教会采行合议制的坚持。

把教会转型的纠纷说成是路线之争,未免避重就轻,因为,为了追求人数大幅增长这个「崇高」的目标,和人数背后代表的奉献或「大教会」的权力,不惜粗糙改变决策的过程,也将把基督宗教的核心精神给让渡出去。

决定要将一间教会转型成小组教会的人,起初并未充分说明「家庭小组」(由会员选出的长执带领小组聚会)与「小组教会」的差别,也未与会员意见交流、讨论,让会员或会员代表(执事会、长老会的小会、长执会)无从事先了解,转型为「小组教会」须付出的代价,便鱼目混珠在会员大会上曚混过关,许多会员根本不清楚自己在大会上接纳了什么,只觉得牧师很认真。

牧师是真的很认真,不为私利、不为自己,为了将牧养的教会转型为像新加坡三一教会那样的小组教会,或许成为南台湾第一的巨型教会,总之,为了复兴神的国度,不计个人荣辱,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首先,给原本的长老执事这些会员代表一点点特殊的荣宠,要求他们定期到牧师馆上课,集中看管并统一思想,同时筛选并试用同工,选择单纯顺从者,排除并离间那些太有想法、不容易控制的,最好能隔离他们、取消他们的发言权、说他们是疯子,免得带坏那些单纯顺从的「好」同工。

再来,架空具有民意基础的会员代表,即小会、执事会、长执会,动辄以辞职要胁小会或执事会就范,令这些代表不敢做出违逆牧师的决定,如仍有背骨者,即将之妖魔化,发动支持者公审他。

于是,权力似乎转移到由牧师钦定的小组长身上,但实权则牧师在握,顺服者续用,不服者撤换。试问,万一牧师出错了,谁来监督?难不成要学天主教的「教宗无误论」,坚持牧师绝对不会错?

(嗳嗳,「为了复兴上帝国」,足以合理化这一切作为,想想教会历史上的丰功伟绩,十字军发了这么多次,女巫和异端烧死了这么多人,还有宗教战争哩,又没有把这些不够乖、不好用的人杀死,这一点点牺牲算不了什么啦!)

关键的一步,是牺牲教会选举的程序正义。

例如违反长老教会法规「选举以无记名投票」的要求,改采公开举手表决,迫使非主流意见不敢表态,也不会有选票得以保存让中会检查。同时黑箱选务作业,就算印发纸本选票也不公开票数,让人无从确认当选者得票率是否依法高于50%,也无法确知得票率过低时是否如实从缺,或者让某候选人暗度陈仓。

就如德国历经纳粹的灾难之后,修法规定国会得票过半的政党方可执政;教会也是从过去的错误,归纳出往后会内应遵守的法规,执意违反规定、重蹈覆辙,若不是野心家与机会主义者,便是无知愚昧了。教会转型走到这里,下一步当然就是脱离碍手碍脚的中会和总会,成立独立教派,岂会让总会坐享其成呢?

「复兴上帝国」或类似的崇高目标,不该是唯一值得追求的,耶稣的话不能只截取前半来听,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模糊了善与恶的界线,也直接牺牲掉「祂的义」。坦白说,崇高的目标太容易产生,也太容易被利用了,尤其在缅怀昔日荣光思绪里,没有几个人能发觉「我们是最棒的」这句话的危险。

难道太阳花运动还是没有让台湾人学会:再崇高的目标也不可牺牲程序正义?

即使是耶稣,也未曾藐视过社会规范与正义,尽管他不需要,也仍走到施洗约翰面前说:「因为我们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马太福音3章15节)

(封面相片由作者提供,为乌普萨拉的「大广场」。正中央远方是大学图书馆,照片左手边是执政党及左倾的党,右手边反之。左手边房子后方500公尺是曾有国王待过的城堡,右手边房子后方500公尺则是大教堂。)

7 意见

    • 谢谢您的回应,长老与执事是无给职的服事,因此必须兼顾自己的营生与生活,可不比牧师等全职传道人有教会或机构的供应,更不是里长议员等公职人员还有薪水车马费可领。如果您教会的长老执事无法兼顾,不得不请假,也请您将心比心多体谅,请别滥用了这些无偿事奉者(带职事奉者)的爱心。我们不久都将到上帝的审判台前,请顾好自己一生的基业,到审判台前向祂交帐。

  1. 哇!真是太可笑了! 根本从未认真参与过牧者举办的任何活动 一年来教会的次数 屈指可数! 有什么资格! 靠着学问跟知识 再背后用神的话批评自己的教会 说牧者的不是 想必是神所不喜悦的

    • 哇~可惜我也不清楚您所指为何…
      若不是认真参加过牧者举办的几乎所有活动,而且尽心尽力与牧者同工多年,否则我也不会对牧者的计画与作为如此了解。
      好在我们蒙神的喜悦,完全不是靠着学问跟知识,也不是靠着对牧者的「忠心跟随」,唯独靠基督为我们创始成终的救恩而已。对自己从小生长的教会爱之深才会责之切,实在心痛不已。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