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帝:个人,但非私人

1143

我相信我们对于耶稣所讲律法的总纲是「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上帝。其次是爱人如己」并不陌生。但甚么才算是爱我的上帝呢?简单来说,爱子女、爱父母、爱配偶、爱人的爱都各有不同。那么,有别于子女、父母、配偶等的上帝,爱我的上帝会是甚么意思?一方面,爱我的上帝关乎我个人跟上帝的关系。所以,每一个人有他跟上帝的关系,我们无须抄袭其他人爱上帝的方式和表达。另一方面,虽然爱上帝是个人的,但这绝非私人(individual, but not private)。所以,不同人的爱上帝有一定共通性,以致我们可以说,这是爱上帝,这不是爱上帝。那么,爱上帝的共通性是甚么?

第一,爱上帝是一个深深感受自己是蒙上帝恩典的人。意即,若非上帝恩典,我不会是今日的我。强调上帝恩典,不是上帝审判,不是因为上帝不会审判,而是因为审判的上帝最后仍是以恩典总结。虽然上帝是满有恩典,但这可能不是很多基督徒可以真心说出的话。第一,我们要求上帝恩典要配合我们的期望,以致我们看不见上主恩典。例如,我负责的一个基督徒团体正面对严重财政困难。有人自叹说,「上帝不理我们了,不听我们祷告了」,但我们却选择不出售这团体的物业,没有视这物业是上帝早已给了我们恩典。第二,在人生艰难中,我们确实不容易说出上帝恩典。这是真的。于1999年10月21日,内子离世了,那时的女儿快五岁和八岁。回顾走过19年的日子,我仍会问,为什么,但我仍会说,上帝恩典从没有离开我们一家。一个深深体会蒙上帝恩典的人是否必然要有某些爱上帝表现,例如,奉献家财、奉献做传道牧者?这是他个人跟上帝关系,不须抄袭,也不要勉强,但肯定的,没有说出上帝恩典的人不会明白爱上帝的意思。

第二,爱上帝是深深感受上帝对众生的悲心。一般来说,我们倾向以慈爱描述上帝,但慈和爱是指同一样事。慈心关乎上帝的爱,而悲心关乎上帝因他者的苦而感到痛。这是旧约描述的上帝(例如,上帝回应以色列人在埃及受苦),新约的耶稣也充满悲心。或许,只有对众生的悲心,我们才明白爱人如己的意思。当上帝看见国内教会的信徒和牧者被政府无理的打压(包括维吾尔人的遭遇),上帝心痛了。当上帝看见了那些年老的拾荒者,一手推著载满纸的手推车,而另一手拉着一些纸盒时,上帝哭了。又当上帝看见一些家庭的恶劣居住环境,上帝心酸了。上帝的悲心使祂甘愿成为人,选择与贫穷人为伍,挑战社会的不公义,抹去困苦者的眼泪,并回复他们的尊严。说回来,爱上帝不是因为上帝太痛苦、太苦涩,而是因为这样一位对人有悲心的上帝,我们对祂有敬畏的爱。有人爱上帝,因为上帝充满荣耀,太美了,但我爱上帝,因为上帝的悲心感动我了。

第三,爱上帝是深深感受上帝的真诚。真诚不只是讲得出,做得到之意,更是由此对人的信任。真诚是整体的人格。夫妻的爱是因对方信得过,亲子的爱是因对方信得过,而我从中学会成为真诚的人。在上帝的真诚里,我们不须装扮,也不须做门面工夫,假装虔诚。这反映在文士重复耶稣的说话时,他加了一句,「尽心、尽智、尽力爱上帝,又爱邻如己,要比一切燔祭和祭祀好得多。」(节33)燔祭和祭祀可以是爱上帝的表现,但参与燔祭和祭祀者不一定代表他爱上帝或没有参与燔祭和祭祀不等于不爱上帝。这不是难明的道理。我们当中没有回来崇拜者和迟到者不等于我们不爱上帝,不够尽力爱上帝。我们的上帝对我们真诚,祂信任我们,并愿我们成为真诚者,以真诚对祂。或许,人生的遭遇曾使你对上帝愤怒了,但你无需为你的愤怒内疚;同样,你对上帝的怀疑时,也无需埋怨自己的信心不足。上帝的爱包容我们的愤怒、我们的怀疑、甚至我们的贪爱世界,但当经历真诚的上帝,我们岂能不真诚生活。

爱上帝没有模式要仿效,但爱上帝者有三个共通。第一,他体会靠赖上帝恩典活着;第二,他感受上帝的悲心;第三,他以真诚面对真诚的上帝。在这共通性下,人自由地以他的人生经历建立和表达与上主关系,无须太理会周边人指指点点。

Photo credit: yohann.aberkane / CC BY-NC-ND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