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基督徒也有出头天?

7368

九合一选举过后,「非典型」蔚为主流。典型蓝绿几乎全面遭到唾弃,现在连2020总统大选的民意都希望看见非典型候选人,非典型似乎正在把传统政治组织送入历史,蓝绿不思改造,显然前途黯淡。令人讶异的是,所谓「非典型」不但没有走味反而形成另类浓缩配方。

以高雄选举为例,一位蓝营弃将用传统绿营方式操作,居然带来旗海飘扬的意外场面,这是任何传统蓝营战将绝对办不到的事。看起来,非典型是「立场不变,想法改变」。至于想法与做法改变之后会有何种效果,那就不强求,要紧的是,不要再把党意凌驾民意,不再坚持过往的思维,不再迷信过去的战术,让事情自然呈现就好,接受所有的后果。

而这种后现代的历史转折会不会也带入「非典型基督徒」并且带来福音复兴,让人充满好奇。那么,我们要问,什么是「非典型基督徒」呢?或许可以参考下列几个特征:

  1. 用浅显易懂的对话代替高深神学。
  2. 不再追求名讲员与特会转而重视素人(一般弟兄姊妹)的灵命表现。
  3. 不再花那么多时间从事教会活动也不再热衷拉人进教会,对教会增长无感。
  4. 不再认为教会就是「固定的人在固定的时间地点做固定的事」的宗教组织,也不再看重宗派与堂会,转而聚焦于平信徒之间彼此的互动。
  5.  对于在教会谋个长老执事头衔兴趣缺缺。

正因非典型基督徒很难再像上一代基督徒那么投入教会,所以全球教会出现老化与退化,但其实,基督徒人数并未减少,说白了就是「教会外边的基督徒比教会里面的基督徒人数更多」。对照政治概念就是「蓝绿党员都减少,成为中间选民,但是中间选民其实各自具有基本的蓝绿色彩,只要给予适当的刺激,那种蓝绿本质就会被激发出来」。

传统教会的运作其实很像政党,受洗后成为会员就像入党,月定奉献就像缴党费,长执会可以视为党中央,同工会则是中常委,这种源自天主教的运作,对现代人来说确实渐显疲态,而且愈到后来,独立堂会的利益(人数与奉献)会逐渐超越神国的拓展(党意脱离民意),甚至出现大老(牧师与长执)权力斗争的画面,这都让一般人观感不佳。结果就出现「我还是基督徒,但是对教会运作兴趣缺缺」的非典型基督徒。

这类基督徒对传福音还是充满热情,只是未必需要高层「遮盖」,令他们痛苦的是「自己都不想去教会,何苦把别人拉进去?」但是要把朋友带去哪里?

于是,非典型教会也慢慢被催生,这样的教会再次回到家里或是咖啡厅以及其他弹性场所,他们没那在乎牧师是谁(反正讲员都在云端)也未必要定时定点聚会,他们在网路社群互动频繁,他们不想要传统教会的执政包袱。

确实有少数传统教会意识到这样的转变而开始转型,多半是中年与青壮的教会,但是教会领袖到了60岁以上的教会通常比较难改变。

回到蓝绿,基层民众与党内中生代都希望选举结果可以带来党的改变,多数名嘴也都预言选后蓝绿要脱胎换骨,因为时代趋势实在太猛烈,只是,到目前为止,让大家掉下巴的是,蓝绿二党显然老神在在,让民众看不懂,只能赞叹于「党的坚固结构超乎想像」,最后会不会「含泪挥别」让人拭目以待。

同样的奇观几乎也正在教会界上演,现有的教会管理者明知问题严重,却缺少改变的决心,多数教会甚至还在寄托于「下一任牧师」,完全无视过去几十年来教会反复出现的悲剧,熟悉教会运作的人都知道「没有牧师,一起聘牧」就是一个教会最同心与和平的时期,一旦牧师真的来了,几个月过后,就会有人挺他,有人反他,二年一聘过去,通常双方人马都愿意再聘二年观望,4-6年就是牧师阵亡正常周期,然后教会在伤痕累累的情况下重组聘牧委员会,开始另一段疗伤止痛的同心期(通常2年左右)等到大家忘记上回的痛,就让我们一起开始另一次痛,这种「典型」文化无怪乎会刺激出非典型信徒。

信徒需要领袖,这是圣经的教导,但是领袖的风格必然随时代改变,伟大的摩西最好别进入埃及,让约书亚扮演新时代领袖,虽然论能干与资历,约书亚远远不及。同样地,非典型基督徒可能缺乏传统教会的长期历练,但并不表示他们承载不了历史的重任。

马丁路德500年前就提出「信徒皆祭司」,回顾历史,500年来更像是在训练祭司,如今,各教会的菁英是否该精锐进出,选择非典型方式全力修补时代破口,或是依然进行派系斗争,争抢权力?会不会我们也走到十字路口?

传统教会能否转型,鼓励「约书亚们」彼此成全,或是最终让信徒含泪告别,这或许将是许多人2019最关键的取舍。

2 意见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