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与神贫:论教牧收受礼物

1073

近日一桩有关一名牧师与一名教友的争论,焦点之一是这名牧师有否利用教友对他的信任而滥用之,欺骗这名教友的金钱和其住宅单位。谁是谁非留待法庭判决,但这事件带出若干有关对教牧工作的思考。

教牧的尊敬

教牧主要工作场景是教会。教会是基督的教会,所以,教牧很自然被视为上主仆人,甚至有些教牧以上主代言人自居。纵使信徒接受信徒皆祭司,也接受事奉上主没有圣职与世俗之分,但信徒对教牧总存有一定尊敬和仰慕。可能因教牧的敬虔生活是信徒向往,但他们却做不到,所以,对教牧的尊敬是信徒对自身内疚的补偿。至于教牧是否真如信徒相信过著敬虔生活,但信徒就是这样假设和相信。信徒给予教牧的信任无形中降低他们对教牧的批判性,并将自己成为从属者。

此外,透过教会的权力制度和由此建立的神学传统,教牧身份更自成一格,合理地远离信徒监察。这特别在主教制、教牧必然是堂会董事会主席的教会为甚。所以,每当有教牧犯错时,信徒多会显得惊讶,但多倾向相信教牧和以保护心中理想为由,保护教会名声,隐瞒事件。

查实,一位值得我们尊敬的教牧,不是因为他是教牧,而是忠心于上主,并委身于服务弱势者。这也适用于对任何工种的评论。所以,若牧者懒惰、搬弄是非、恋栈权势、利用职权行骗的话,我们不须因上主,姑息他们,因为姑息牺牲了公义。当然,有牧者投诉,他们已沦为雇工,没有得到我以上所说的尊重。这是事实,也是钟摆到另一极端。

另一个教牧得到尊重的理由,因为他们的待遇相对地低。这反映他们一种牺牲精神。坦白说,低收入人士大有人在,但他们却得不到如教牧般的尊重。所以,低收入不是因为个人没有竞争力,而是因为这是个人的选择。这是神贫。为了服务众人,愿意领取低薪是可尊敬的。

但换一个角度,教牧之所以得到尊重,因为他们竟然会这么傻和认真做这份低收入工作。所以,尊重也可因鄙视而来。说回来,神贫的实际运作带出一些问题。第一,有教会以神贫为由,欺压教牧,不提供合理待遇。这是正义吗?第二,教会没有因神贫而成为贫穷人教会,反而花钱建立宏伟教堂。这是真正相信神贫吗?第三,面对生活压力时,经历过神贫的教牧可能会滥用权力,为自己打算。这解释高薪养廉有其重要性。

教牧的可怜

基于教牧形象靠赖神圣与神贫建立,大部份信徒倾向对教牧有多点照顾和优待。例如,有些基督徒开设的公司会给教牧折扣、有教会会友送花胶、人参等礼品给教牧、也有教会会友以爱心名义奉献金钱给教牧。曾作为教牧的我,曾有一青年人送给我一对皮鞋。查实,这些都是信徒对上主仆人的关怀,没有贿赂成份。那么,教牧可以接受?教牧是否会刻意利用信徒对他们的关怀,从中寻求更多个人利益?虽然教牧接受礼物甚少牵涉贿赂,但如何避免滥权、如何避免制造会友对教牧的倚赖。教会宜适合制订收礼规则。

查实,信徒给教牧的照顾是因尊重教牧还是可怜教牧?或许,教牧无从得知捐赠者的真正心意,但教牧可以不须事事寻求优惠,也不须一定要接受礼物,因为低收入的教牧比很多低收入人士还要好呢!教牧生活可能很可怜,但不需被可怜和寻求被可怜。教牧要认识清楚,他跟一般人一样,没有须要特别被照顾。只有如此,教牧才不会扮可怜,也不乐于此。

当教牧以为事奉上主的人生终会有好结果时,他们就会很自然认为信徒对他们的照顾是天使的行动,毫无怀疑接受信徒好意。查实,教牧跟一般信徒一样,都同样面对生活现实的困难。为何有行乞的信徒,没有行乞的教牧呢!难道上主只厚爱教牧吗?教牧可以有不济晚年,但若这不是因个人因素导致,作为雇主的教会要反思:是否做了教会应做的责任?例如,有教会为其退休教牧提供廉价平房。

教牧是上主恩典流通管子,不应是利益受惠者。教牧可以为有需者,向有额外能力者寻求协助,但教牧绝不可以让自己成为受惠者,因为教牧要知道他在权力关系中,他站在优势之一方。例如,他们站的位置,使他们让人知道他们的需要。当敝教会牧师收到爱心奉献时,她会向董事会报告,将捐款捐给教会,并向会众报告,建议会友对她的捐款转为捐给教会。当然,教会也要思考:是否有亏待牧师呢?

以上考虑主要是避免滥权和高度透明。只有这样教牧才值得尊重,也是神圣所在。

(原刊于《时代论坛》,2019年3 月7日,蒙作者允准转载)

前一篇文章一个不做孤星的理由
下一篇文章5G时代,教会该改版了
龚立人
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哲学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副教授、香港基督徒学会义务总干事。主要教授课程包括公共神学、基督教伦理、宗教与社会及生命教育。认为教会是一个政治实体,其责任是向世界见证上主国的价值。所以,教会是一场参与转化世界的政治运动。牧者是政治家,宣扬上主国、建立以教会为基础的地方工作、培养信徒的心之习性。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