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又危险的复活节

1214

不知道有多少弟兄姊妹,是复活节当天去到教会,才知道今天是复活节主日的?

或许是因为12月25日太好记,所以不管是不是基督徒,大概都知道每年有这么一个「圣诞节」。又或者真的是这么好记,所以每年的11月,甚至更早,百货公司或各大商场、餐厅,就开始狂打「圣诞档期」。教会更不用说,稍有规模的教会可能在几个月前就开始筹划圣诞节的各样活动。其实简单来说,基督的圣诞叙事在形式上,具备了一切可以任由这商业与消费至上的现代社会,任意揉捏与控制的元素。

但是复活节呢?什么叫做在:「每年春分月圆后的第一个星期日」?人家「母亲节」至少还确定在每年5月的第2个星期天。在商言商,如果每年复活节的日期都不一样,那么在宣传操作上似乎就没有那么容易。同样的,教会或许以为,既然外边的人没那么在乎复活节,那么又何苦花费太多心力在这样一个好像没什么「布道」机会的节日上!

真的是这样吗?

相信对福音书有点熟悉的人一定会发现,四卷福音书里,只有马太、路加两卷提到了耶稣的降生(圣诞)。但耶稣的受难与复活却是四卷皆有。马太和路加都以两章的篇幅介绍基督的诞生,却马太福音却有8章,路加福音有6章,更不用说马可跟约翰都各有6章和10章的长度,仔细描述了耶稣的受难与复活。

正如保罗所说:「若基督没有复活,我们所传的便是枉然,你们所信的也是枉然。」(林前15:14)既然耶稣的受难与复活,是整个福音信仰的核心与根基,那又为何现代的教会与社会总是以不相称地比例来预备复活节呢?

只是因为难以商业化、量化,难以取得「绩效」而已吗?

当我们回忆两千多年前的那三天、那一周时;在现代的分类架构下,复活节根本就是个18禁的节日。既然是「复活」,就不能跳过「死亡」,既然要「死亡」,就绕不过去「受难」的过程。在复活之前所要经历的血腥、残忍,以及各样的罪恶。是用再多的兔子和彩蛋都掩盖不去的记忆。如果没有基督十架上的死亡,又怎么会有空坟墓里的复活呢!

复活节是可怕的,因为如果不能面对基督的死亡,又怎么接受基督的复活。如果不能甘愿将老我交在十架上,经历死亡与破碎,那么我们又怎能经历复活的大能,真实地领受新的生命与自我呢?基督复活的重要性,不是只是因为教义上,一个救恩逻辑上的重要而已,复活也不是我们在追思礼拜时才去思想的主题而已。这个世界之所以选择忽视基督的复活,因为对世界而言,对老我而言,甚至对魔鬼而言,都是可怕的,都是陌生的。正如Rowan Williams在《复活的力量》一书中说的:「当我们发现耶稣不是死去的朋友,而是活着的陌生人,也就是复活节发生的时刻」。

基督的复活是陌生的,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无法被定义的「经验」。Williams指出复活节是对受限于「我们的条件」的那位上帝发出挑战。无论是以马忤斯、空坟旁的抹大拉的马利亚,还是依旧捕鱼的彼得;与基督同活都意谓着重新遇见一位陌生的耶稣,生命必须重新开始。

这个世界之选择忽视基督的复活,不仅因为它是可怕陌生的,更因为它是危险的。因为看见基督已经复活,原本忧忧愁愁离开耶路撒冷到以马忤斯的两个门徒,生命火热地转回耶路撒冷。因着基督已经复活,原本逃跑不认主的门徒,如今在当权者面前放胆讲论基督的复活(徒4:13)。他们开始不顾一切地,抛开旧生命的软弱,离弃世界的想法,拒绝鬼魔的谎言;而是大胆地拥抱新的生命,回应复活的基督的呼召,要以这真实的福音去颠覆世界

会不会,如果当我们所传的基督的复活,不再陌生,也不再可怕和危险时,也就意谓着我们失落了福音最根本的根基,让教会跟这个世界一样了呢?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