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是一种慢性病

720

似乎已经成了某种常态,不论是国内外的哪个宗派教会,总会爆发出神职人员的丑闻事件。所谓「丑闻」,不外乎金钱、权力和美色,虽说最容易被放上新闻版面的多半是性侵与性骚扰的案件,但三者对于教会的伤害,对弟兄姊妹的打击,却是一样巨大。

这些丑闻之所以对教会造成伤害,除了当事人身心受创之外,更多的伤害其实是教会或机构后来的处置失当。许多教会机构分不清到底是为了「维护主的名」?还是只是为了维护「领袖」或「教会」的名?因而没有在第一时间做出处置,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向信徒公开事件始末,向受害者道歉,向加害者问责;而是选择了回避和隐忍。这也使得事件在媒体曝光后,招来更大的质疑和反弹。

有论者已经指出,华人教会因着传统文化的影响,向来过于高举教会领袖的权威、权柄;以为教会里的属灵领袖、榜样,就是不会「犯错」与「犯罪」的「圣人」。但却忽略了从圣经的观点来看,不论是领袖还是一般信徒,都是「罪人」,都是「蒙恩的罪人」。

把罪视为慢性病

既是「蒙恩的罪人」,也就代表着我们虽然因信耶稣而蒙拯救,被「算」为义,但却仍然还是「罪人」。更直接的说,就算你已经蒙恩,但若没有持续地在基督里,仍然有「犯罪」的可能。这样的说法,简单的说其实就是「称义」与「成圣」的两个面向。但是除了这样「神学性」、「教义性」的表述外,或许我们还能从生活中更为实际且具体的层面来理解。

德国的路德神学家Bernhard Lohse曾指出马丁路德对于同时是罪人和义人的理解,有个关于病人和医生的比喻;路德认为所谓罪人与义人,正如一个病人相信医师并听从医师的话,盼望康复……。他实际上生病,但因着他相信医师的准确预言,他是健康的。医师算他早已是健康的人。

路德的医生和病人的比喻提醒了我们,或许能从「疾病」,特别是「慢性病」的角度来理解「罪」。所谓「慢性病」是一种持续或长期的健康状况或疾病,因为和生活习惯有关,所以在日本慢性病又称为「生活习惯病」。以最常见的慢性病「糖尿病」来说,糖尿病患者除非因血糖控制失当,而导致身体机能出现问题,不然我们不会称他为「病人」。只要他血糖控制得当,他就仍算是「健康」的人。

从治愈到照护

进一步的说,所谓的慢性病是一种没有办法完全「治愈」和「根除」的病,所以作为一个慢性病患者,如果要让自己的身体「健康」,有好的生活品质,他就必须诚实地面对与承认:自己有病——而且是不会好的病。他必须承认自己有病,才会愿意改变、调整生活习惯。此外,生活习惯的调整也不是个人能够调整的,而是要与医疗人员、亲友一起合作面对。否则,他就有可能因着慢性病的控制不当,危害到生命。

荷兰医学人类学者Annemarie Mol曾在糖尿病的医疗场域观察到其中的行动者,有两种相对的行动逻辑,一是「选择的逻辑」,另一则是「照护的逻辑」。在其《照护的逻辑》一书中她指出;在「选择的逻辑」下,病人就像顾客一样自由选择医疗商品,却必须对选择负完全责任;而「照护的逻辑」则不认为病人真的有办法做出选择,应由照护人员与团队提供完整的医疗协助。

如同这本书所说,选择的逻辑,让病人跟悔恨绑在一起;强调选择的后果意谓著病人个人需要自己去承担各样选择的后果,以及没有达到治疗目标的「罪咎感」。但是对照护的逻辑而言,如果出错了,重点不是责怪自己,而是继续的和团队讨论,面对自己的失败,继续努力,继续修正。

照护罪人的教会

综合路德的比喻和Mol的「照护的逻辑」,我们可以想像出一幅何谓「蒙恩的罪人」的具体图像;人类的罪就好比慢性病,而且是每个人都有的慢性病。当人在上主面前承认自己有罪时,就如同面对与承认自己有病/有罪一样,需要医生/基督的医治和救恩。如同耶稣所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可2:17)

但是在承认自己的罪,因着基督的救恩而被上主赦免后,虽说在身份上已算为「义人」,但在回天家之前,我们并不能脱离自己仍是「罪人」的本质。如同慢性病患一样,如果不愿意付代价去改变、调整,并且建立良好的生活习惯,远离逃避各样的试探,那么终究还是会有犯罪(发病)的可能。

如同「照护的逻辑」带给我们的提醒,当面对自己依然是罪人的身份,甚至还处在软弱不讨神喜悦的光景中时,我们需要做的,不是终日不停地活在悔恨和罪咎感之中,而是继续来到上主的面前寻求赦免,继续地在众人面承认自己的软弱,在教会群体之中寻求帮助,持续不断地努力去养成正确良好的生命习惯!

同样的,教会也必须深刻地体认不论是领袖还是信徒,都是有罪/有病的人,面对有罪的人,不能只是在宣讲教义之后,就让他们独自在日常生活中面对试探,自己去选择、去负责和承担「罪」的结果;然后在众人的异样眼光中带着罪咎感过日。教会应当尽力地宣讲十架的救恩,不是欺瞒罪,而是让弟兄姊妹愿意彼此敞开承认自己的过犯,一起付出时间、物质等有形无形的代价来对付罪,与上主一起照护在罪中的人,这或许也是教会在除了宣讲圣道、施行圣礼之外,最重要的任务吧!

1则评论

  1. 用慢性病来理解罪有相当的适切性,但既曰慢性,那就蕴含了时间向度之下的多层次。但基督徒如何正视罪的多层次,进而撑开与穿透层次中的纠结,不能只是过于简单地一竿子把罪打进深渊(例如文中所举的性犯罪),恐怕是非常需要培养的眼光。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