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兩難在武漢肺炎蔓延中(上)

1789

在湖北省因武漢肺炎封閉後,全世界採取隔離政策,以作為防疫措施。隔離的歷史起源及其道德正當性,引發社會爭議。

隔離(quarantine),始於14世紀的黑死病,威尼斯施實隔離措施,船隻要停泊40天之後,船員及旅客才允許上岸。Quaratine,源於Quarantino,本來便是義大利文中的數目40。為什麼是40天?有一說,是因為在基督教傳統中,新約記載,耶穌曾經在曠野禁食40晝夜抵抗撒旦的試探。無論如何,隔離的作法早見於舊約聖經,在利未記裡,大痲瘋的病人要被關鎖7天,之後,若「災病止住了,沒有在皮上發散,祭司還要將他關鎖7天」。

隔離,是會引發倫理爭議的,原因在於個人的公民自由,與公共安全的保障,二者之間出現無法兼顧的緊張關係。去年《Business Insider》報導,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衛生安全中心(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所作的「冠狀病毒感染」預測模型,科學界推斷若當前疫情無法控制,直到2021年四月,全世界可能有6500萬人死亡。這就是為什麼BBC的相關報導一開始會引用「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說法,稱讚中國使用封省隔離來阻止疾病擴散,是「面對非同尋常的挑戰,採取了非同尋常的作法」。

然而,這真的是非同尋常的「挑戰」嗎?隨著越來越多的資訊揭露,武漢肺炎的病毒被懷疑是來自於P4生化實驗室,係人工合成的,擬用於生化戰中。其目前的治療用藥,其實早在2016年便為美國所研發出來,並向中國申請了適用在冠狀病毒的專利,卻一直未獲通過。而中國早在12月便知道有人傳人的病例,且在武漢封城前,便己授權國內單位取得美國公司早己申請未果的、適用在冠狀病毒的次級專利。

在全球化的此刻,資訊的透明公開及社會信任,往往決定性地影響人們的防疫行為,任何政府對疾病統計數據及相關科學研究發現的隱匿,都會置自己及世界其他國家於危機中。大國崛起,卻使出凡此種種卑鄙招數,令周遭各國不單不解,更為不恥。

再者,非同尋常的「作法」豈真值得稱讚?疑遭染病的個人遭隔離的正當性,是而且僅是為了避免疾病的擴散造成公共安全危害。個人作為公民的其他相關權利,並不因此受限。所以,這只能當作最後手段,並且必須考量手段與目的的相關性與比例原則。現階段武漢全面封城的作法最遭人詬病的,即在於中國政府不僅拒絕外國醫療援助,甚且中斷所有交通,沒有食物供應家戶所需,市民既欠缺口罩,連赴醫院求助也受阻。甚至,近日還有消息傳出要斷網,以免相關真相流出。

當整個中國淪為疫區,受困其中的,不只是中國人,更有台港兩地交流公幹的學生及商人。於是,中國抗疫的困境,一路延燒,衍變成為港台二地的道德難題。香港醫護人員最先提出不惜罷工以求封關的訴求,卻遭批評為「置病人及市民的醫療健康於不顧」。在第一批台商包機撤回,遭媒體披露國台辦臨時安插三人登機,其中一人證實染病後,台灣醫護人員發起「醫療人員連署支持政府堅守防疫底線」運動,提出三大訴求,「以有緊急需要的國民為優先、須由本國防疫人員陪同,以及考慮本地醫療能量,不能無限制包機回台」。

有人採取倫理學的絕對主義立場,主張只要是本國國民,就沒有阻絕於國土之外的理由。不管醫療能量如何,限制包機,是沒有道理的事。這是康德「堅離地」倫理學的現代版,既便有無辜者逃到你家避難,追殺他的歹徒找上門,屋主都不得說謊,「是,那人就藏在我屋裡」。

更有人不滿反問,「提出返台需求的979人,我們真的準備放棄他們了嗎?」

先來談談台灣目前的政策。上述的質疑其實言重了!不能一下子撤回979人,不代表要準備放棄他們。把有優先次序的逐步撤僑,視為阻止國民返國,基本上是犯了打稻草人的謬誤!這是最惡劣的一種邏輯謬誤,因為這往往是出於故意而非無心的,目的在混淆或誤導社會輿論。

更何況,面對現階段的疫情,撤僑不是惟一的選項。台灣大可以結合國際社會,持續向中國施壓,要求讓各國派遣醫療隊進駐協助處理疫情,救助除了本國國民外更多當地無辜的百姓!就倫理學效益主義來說,派醫療隊進駐,而非撤僑,才是效益極大化的作法,是最符合倫理的選項。

不論撤僑與否,世界各國出於人道的召喚,都不該放任中國政府以防疫為名魚肉自己的國民,誠如論者所言,「目前武漢己經失去常態化醫療救治能力,若讓一名己經生病的人留在武漢,相當於把他留在砲火紛飛戰地上的帳棚裡」。

反對施壓中國的人可能會爭辯說,中國政府是不會肯的!這恰恰是不少親中言論被批評西瓜倚大邊,無法取得社會大眾支持的原因。何以對更惡質的中國政府,不敢出聲批判,不懂得提出要求,只曉得回過頭來壓榨資源相對更少的本國?!這樣做的道德正當性又何在?

另一方面,延緩撤僑,置979人持續處在風險中,卻也是不爭的事實。但不單台灣如此,包括香港醫療人員發起的罷工或連署,都要求在訂定防疫政策的風險評估時需要作出「取捨」。以照顧本地醫療為優先!不可以無限制收納病人!有香港社運人士更主張,封關防疫應「只出不進」,港人若在疫情險峻的情況下,仍選擇在封關後自行北上,不應容許其染病後,返回香港就醫。(待續)

Photo credit: Photocapy CC BY-SA

相關文章:
道德兩難在武漢肺炎蔓延中(中)
道德兩難在武漢肺炎蔓延中(下)
■淺談事實查核的解與決(近日刊出)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