禤智伟/学听道:平信徒的本份和方法(下)

4909

本文摘自香港浸信会神学院实用神学助理教授禤智伟的〈听道学:从崇拜的神学性质说起…〉,将会收入由邓绍光、赵崇明合编的《听道与讲道》(暂名),预计2018年出版。文章分两次刊登,此为下篇,上篇连结于此

四、信道是从听道而来

传道者需要真正的听道者作为伙伴,宣讲才可能发生。听道者应该是主动积极的信道者、寻道者、行道者,而非被动消极的消费者。听道者在宣讲中的角色,其分量甚至比传道者还要关键;崇拜是否「有道可听」是听道者自己的责任,多于传道者,因为传道者根本从来无法控制听道者听到甚么、或到底是否在听。

上帝的福音惠然临到一同敬拜的会众,需要听道者学习以福音所产生的信心去领受。因为上帝的话语既是经过传道者这个中介来到,除了需要有人宣讲,就更需要有人愿意聆听;而聆听圣言不是一件可以被当成理所当然、天经地义、自然发生的事,因为上帝的话语不是以一种质朴无瑕的原始状态(pristinely)出现,而是混杂在人口讲的、耳听到的说话里面。听道作为基督徒对上帝的道的事奉,对听道者有一定的要求。首先,听道,就是降伏于圣言之下,不是我们去阅读圣经,而是被圣经「阅读」我们。听道者不是去问:上帝的故事与我何干,对自己的生活有何相关性和意义;而是要问:我的生命故事与上帝的故事何干,我的故事有没有扣连到上帝的故事里?

其次,听道者要用尽一切的方法去发现,上帝用各种渠道怎样一直与我们沟通(taking in the whole communication of God);就像在日常交往的人际沟通上,「聆听」不是单靠耳朵,而是要接收到对话者发出的所有信号,包括语气、姿势、表情等。于是,要把圣言聆听得更好(listen well)就意味专注和耐性,不妄下判断、不自以为是、不先入为主,要求会众勉力用功,要同讲坛上或莫名其妙、或不知所云、或笨拙粗疏的人的说话摔交,直至从中聆听到上帝的话语为止,而不应期望一定可以接收到一些容易消化、即时应用的「信息」带走。当会众能以这种用心、敬听的态度一同聆听主道,听道可以是比讲道更有价值的事奉(greater service)。属神的子民,就是在这种聆听之中被产生出来;因为听道所须的德性,就是从听道操练出来的。

可是,现在无论听道者、或是传道者,容易以为:忠信真确(faithful and truthful)的讲道就是「好」或「成功」的讲道,只有/只要传道者正确解释圣经,上帝就会/才会向会众说话。这种普遍的迷思,需要谨慎地以神学逐点仔细反驳。第一、忠于所信的讲道,既不会「成功」、也很难有人赞「好」,因为讲真话会冒犯听众,人是敌挡真理的。那么多信徒表示希望「有道可听」,恐怕他们不过口是心非,因为真理不但会叫我们得释放,也会令我们觉得被侵犯伤害。主耶稣基督就示范出这个令宣讲(几乎)成为不可能的神学悖论:越尽心竭力的传道人,越大机会「失败」。被耶稣在世的宣讲赶走的人(preached away),大概远多于祂为上帝争取回来的人;祂非但没有成功使祂的听众归信,反而激发起他们最深层的成见、仇恨、暴力。然则,好像耶稣这类的传道者,他们「失败」了吗?如果「成功」的定义,是传道者要将听道者从一种价值观和生命形态,转化到另一种形态,那么忠于福音的传道者往往是「失败」的;但是,若然传道者的责任就是要令会众无法回避上帝的真理,那么她就是「成功」了。

所以,更需要澄清的是:第二、改变会众,根本从来不是传道者的本份(none of their business)!在转化教会这件事上,传道者是无能为力、没有贡献的(nothing they do);当宣讲发生作用,那是因为上帝向会众说话,而并非因为传道者说对了话、或者做对了甚么。传道者既无能力、亦无责任,叫会众必须听从她,也无法控制会众是否、或怎样回应她的宣讲,那是上帝照管的事(God’s business)。

但是,传道者可以有能力控制、并且需要负上责任的,就是她的讲道:她必须、只需忠于所信、忠于所托,去聆听主道、事奉圣言,就已足够。传道者是为上帝的道去服事,她依靠的仅是上帝话语本身的力量;她只管撒种,即使有多少落在荆棘、硬土,最后丰盛收割的仍是上帝自己(参马太福音13章18~33节)。但是,越尽忠守责的传道者,就越容易遇见试探,以为只要自己尽心竭力、解经无误,上帝就会使用她,会众就会听得入耳,生命就得到改造。可是,上帝只是应许,当圣道被忠诚正确地宣讲,祂会通过传道者来说话,却不保证听道者会听。更何况,谁能夸口,自己已经忠诚正确地宣讲圣言,配被上帝使用?相反,上帝往往却能够使用那怕是不配不堪的、不称职的(unworthy)传道者来宣讲祂的话语;那怕讲章的内容如何言不及义(trivial)、破坏多于建设(destructive)、甚至走火入魔(demonic),都不阻碍上帝满有大能的话语。正如曾思瀚所讲,上帝甚至可以透过驴子说话(民数记22章28节)!

所以,上帝不是只会在最理想的情况下(例如当传道者忠心、正确宣讲圣经),才向我们说话;相反,上帝从来也是在偏离理想(far from optimal)的条件下,借着传道者既不纯洁、又不神圣的讲道,向教会说话:不是因为传道者的说话何「好」之有,而是因为上帝是「善」的、满有恩慈。可是,虽然传道者并不把持、拥有圣言,但不因此就可以不负责任、胡作非为,她仍要把握应许和恩典,忠心地去聆听和宣讲上帝的话语。

五、正因为讲道是艰钜的重担,信徒更需要学听道

传道者和听道者所承受的召命、蒙受的恩典是一样的:先守候、聆听上帝的话语,乃至事奉、宣讲上帝的话语。他们的责任也是一样的:不计较讲道的好坏,只求在自己的位份上尽忠。学听道最重要、也最艰难的,是建立纪律、操练习惯,应从学习做笔记开始,将读经、灵修、听道整合于集体辨识上帝话语的脉络中持久进行。

当听道者一开始在内心去反驳讲员,争拗谁是谁非,他就停止去聆听上帝的声音。听道者没有意识到,上帝的话语,是掺杂在讲员的声音和其它「噪音」之中,因此必须会众主动去辨识。所以,学听道的第一个步骤是养成抄写(和重温)听道笔记的习惯,不是将讲员所讲的有文必录、或速记起三点应用,而是将圣灵借着讲员向你讲的说话记下,在随后一个星期的个人灵修里,通过祈祷、默想,阅读其它的经文,去印证你所领受的;然后在下个主日、或是自己团契的聚会里,将自己的得着,再与其他弟兄姊妹分享,由他们来一起、在圣灵里、在祷告中,辨识你所听到的,到底是否真的来自上帝。

以上这个方法,其实不少牧者都教导过,但实践的人却甚少。因为这是极为艰难的属灵操练,需要持之以恒的纪律,赤裸面对自己、面对上帝的勇气,更要无比的耐性、忍受失败。更因为,正如邓绍光指出,往往在崇拜的讲道中,我们只能遇见一位通过沉默来向我们说话的上帝:

固然,上帝可以默然不语,但这却非死寂一片,而是一种非言语的临在,只有敬畏、谦卑、倒空的生命才能听到祂就近的脚步。

当真理亲自临到,在我们身上所产生的经验,有时吊诡地可能更似上帝的缺席。因为上帝的道是大而可畏的,而我们的天性是回避真理,对上帝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我们误以为上帝沉默,其实祂千方百计向我们封闭的心灵敲门。

结语:「你的」讲员是谁?

如果,你真的觉得,在你所属的教会,一年52个礼拜皆「无道可听」,你该怎么办?曾思瀚在2017年6月1日,基道文字事工主办的讲座「听道学?:信徒成长的挑战」大概是这样回答听众的:你不是要考虑应否转教会,而是先问自己,到底上帝希望你怎样服事这间教会?在衡量讲道的好与坏的时候,大多数信徒缺乏的,就是这种教会观的视野,而只顾个人的得失喜恶。

有网友反驳,作为教会内的「无权者」,难道他们在自己的网上社交平台,申诉一下发泄不满,也不容许?笔者恳请他们三思:他们埋怨的对象是谁?他们自己又是谁、属谁?

其一、大家不要忘记,同一篇讲道,同一班会众,有人觉得要掩面长叹、惨不忍睹,但可能有更多人从中获得造就、大受激励,讲坛上的牧者也因此广受会友爱戴。我们若要埋怨,到底该埋怨谁?我们若要投诉,到底该要先说服谁?当我们否定传道者的时候,到底又是否同时否定其他肢体的属灵需要?

其二、又或一位牧者的讲道长期地令人目定口呆,到底是否只要我们私下自怨自艾、或埋怨几句,就可以改变现况?这样做,为教会带来甚么益处?牧者在讲道的职事上,假如真的玩忽职守、尸位素餐,这是极其严重的过犯,应该交由会众一起处理。但到底,牧者是力有未逮所以未能按正意分解圣经,抑或在牧职和信仰上已经偏离正道?应该守望她,还是责备她?这些问题,是惟有她自己的会众才最有资格评断的,因为他们是与牧者一起生活、被对方牧养的,而不应交由Facebook的所谓「朋友」来公审。

其三、现在不少信徒(甚至包括传道同工)动辄就自我边缘化,自命是被权力核心排挤在外的「无权者」,在他们对教会的埋怨里,已经分别了「你们」和「我」,将自己置于教会的对立面、或宛如局外人,而非同属一个身体:「我」只是负责指出问题,因为这些问题是「你们」在位掌权的人制造出来的,所以「你们」有责任解决,并且按「我」的时间表、要令「我」满意的方式解决,或最少要向「我」问责、交代。笔者很忧虑,这些「无权者」到底想争取甚么「话语权/话事权」,他们一旦拥有了这些「权力」之后,又会如何「对付」那些在他们眼中不称职的传道同工?假若,一位牧者犯错、跌倒,将教会带往歪路,怎么可能只是她本人和其他长执的错,而并非整间教会、所有会友有份的错?这就是邓绍光提醒我们,教会是属于会友的、会友也是属于教会的,教会(包括牧者)一切的罪皆要由群体来彼此担当:

在讲道这样头等重要的事情上,我们的「教会群体」又怎样以不同的方式跟讲道的牧者传道休戚与共互相担当呢?抑或我们都不过是这个教会群体的「过客」,甚至「食客」,顶多尽上食评人的责任而已,对于如何一起孕育更好的生活和事奉氛围,让牧者传道可以忠于上帝的话语来讲道,恐怕不曾想过,更何况须要背负自己所属的教会群体以及牧者传道在讲道一事上对上帝的亏欠与罪疚?

笔者认识一位资深的牧者,她的讲道信息千篇一律,解经乏善足陈,经常逻辑紊乱、前言不对后语,而且充斥太多无关痛痒、比拟不伦的二手故事。但是,每一篇道,她都用超过一个月的时间来用心预早准备,包括很细心去留意日常生活当中相关有趣的人物故事,蒐罗作为撰写讲章之用。在她身上,我看到的就是一位自知不配的主仆,一直几十年来忠于所托,承担起一件吃力不讨好、获取不到大多数人的掌声,甚至不被认同欣赏的职事。但她就是所有传道者的典范,而我们作为信徒,从她这样的牧者身上,又怎可能听不到上帝不断向我们说话呢?

(封面相片来源:abbottloop / CC BY-NC-SA

2 意见

  1. 大多是一些宗教妆饰说词,空洞无实质内涵,文中:「崇拜是否『有道可听』是听道者自己的责任,多于传道者,因为传道者根本从来无法控制听道者听到甚么、或到底是否在听。」,传道者不用如此推卸宣讲真道的责任,因为崇拜时,讲道者与听道者,是各自面对上帝,不是谁的责任多,谁的责任少,怎么会说:「传道者根本从来无法控制听道者」,会有这种情绪性的说法与念头,显然在灵性方面还不够成熟。

    使徒保罗:「我们传扬他,是用诸般的智慧,劝戒各人,教导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里完完全全地献上。」 (歌罗西书 1:28)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