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这样写」与以色列本位主义

3145

当全球许多国家正兴起政治右派复兴的浪潮时,以色列也赶上了这股浪潮。7月19日,以色列国会通过的基本法位阶的《民族国家法》,将以色列这个国家正式界定为「尤太民族」的国家。

以色列此举引来了许多欧盟国家和人权运动者的广泛批评(可参考本论坛先前的文章〈别一味袒护以色列〉)。批评者主要认为,此法强调的尤太民族优先性的原则,容易损害民主原则当中对于社会多元性及少数族群的保障。相对于此,捍卫此法的人则主张,由于以色列基本法已有关于民主原则的法律(即1992年国会通过的《人类尊严与自由法》),本次通过此法只是用来补以往没有一部基本法强调以色列民族性的不足。

如果我们阅读这次通过的《民族国家法》,确实可以发现条文的内容当中清楚将以色列国家的属性界定为尤太民族的国家。然而,像以色列这样在宪法层次将优势族群界定为国家的所有者这点,近年来倒是少有。

如果我们将这部基本法放在过去70年来以巴冲突的脉络下来检视,便可发现,当前的以色列政府试图将以色列在占领区范围内对巴勒斯坦人采取的政策予以合法化。至少有三点值得注意。首先,本法强调以色列国内唯一拥有民族自决权的民族是尤太民族,一方面排除了境内(包含军事占领区)阿拉伯裔的该项权利,另方面也在向国际宣告以色列不接受巴勒斯坦建国的国际调解方案。其次,宣称「统一且完整的」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则是以违反国际法的方式将尚有领土争端的东耶路撒冷宣称为该国的领土。第三,将占领区内的作为视为该国的国家价值,是为其对占领区内将巴勒斯坦人视为次等公民的行动合法化。

身兼以色列现任教育部长及尤太人流亡事物部部长的本内特(Naftali Bennett)作为极右派政党的阁员,一直以来代表以色列极右派的声音。他在近日投书《纽约时报》,表示这部基本法当中强调的尤太人民族自决权,是对「锡安主义」(Zionism)的一种落实。尽管他也提出自己在教育部长任内对于境内阿拉伯裔人士教育普及程度落实的事实,但他并未回应人们质疑该法将境内少数族群视为次等公民的问题。

事实上,本内特在2017年2月接受半岛电视台的专访当中,曾经清楚表明过其政治主张,源自于对于圣经经文的解读。当主持人问到他如何看待以色列最高法院在2005年判决该国政府对于约旦河西岸的占领为违反国际法的「军事占领」时,他回应道:「我建议你先去改变圣经的内容,并回来让我看看新的圣经说,以色列的土地不属于尤太人。」接着,他又补充说:「过去从未曾有过巴勒斯坦国家,因此,你不可能占领一个不曾是国家的地方。」

真是高明的极右派修辞!

本内特的回应,是用圣经对于应许之地属于尤太人的经文,规避了当代解决国际问题应该依照国际法的精神。如果按照本内特的逻辑这样下去,我们可以在圣经旧约中,找出非常多上帝应许尤太人领土范围的经文,光是上帝应许给亚伯拉罕的经文就一堆:

「上主向亚伯兰显现,对他说:「我要把这片土地赐给你的后代。」亚伯兰在那里为向他显现的上主建了一座祭坛。」(创12:7)

「罗得离开以后,上主对亚伯兰说:「你要从你所站的地方向东、西、南、北四周观看。我要把你所看见的这片土地都赐给你和你的子孙;这片土地要永远归属你们。……」(创13:14-15)

「上主又对他说:「我是上主,我带领你离开了巴比伦的吾珥。我要把这片土地赐给你,作为你自己的产业。」」(创15:7)

「上主就在那时、那地方与亚伯兰立约。他说:『我把这块土地赐给你的后代:这块地从埃及的边境一直伸展到幼发拉底大河,包括基尼人、基尼洗人、甲摩尼人、赫人、比利洗人、利乏音人、亚摩利人、迦南人、革迦撒人,和耶布斯人的土地。』」(创15:18-20)

为何处理国际问题可以只按照特定国家的民族文化经典,而不理睬国际法呢?在1947年联合国通过的181号决议文当中明明清楚指出,应该将当时英国的巴勒斯坦托管地分割为一个阿拉伯国家、一个尤太国家,以及「耶路撒冷市特别国际体制」。然而,以色列这个国家在过去70年来对于巴勒斯坦人的作为,太多都是违反国际法的。他们所持的心态,基调都是那位本内特部长上面的论述。

尤太人对于自己传统文化「尤太教」的执著,是这个民族之所以伟大的原因,作为小国的台湾也应对这民族的强盛之道多加学习。然而,拿着自己民族文化的精华当作和其他民族冲突时的借口,却显示了这个民族只有自我、没有他者的「我族中心主义」。

从尤太人本位的立场来看,他们这个民族饱经2000年的流亡之苦,必须要在上帝曾经应许给他们祖先的土地上,再次建立起自己的国家。然而,这世界并非仅有尤太人存在。

上帝当然是尤太人的上帝,但更是普世的上帝。当尤太人喜欢引用上帝对亚伯拉罕说的话「祝福你的,我要赐福给他;诅咒你的,我要诅咒他」时,难道忘了同一节经文后面紧接着就是「我要借着你赐福给万民」?被上帝拣选固然是恩典,但更应该是其他人或民族的祝福才对。这里对于尤太民族的反省,同样适用于所有社会当中优势族群面对国内少数族群的态度。

激进的锡安主义者在旧约圣经中所读出的上帝,是一个为了让尤太民族建国,却可以无视其他民族尊严的上帝。普世主义者在旧约当中所读出的上帝,则是一个乐见多民族平等并存于世界的上帝。用什么样的眼光去看待上帝,用什么样的心态去聆听上帝,都取决于诠释者本身。

Photo credit: Naftali Bennett, Facts for a Better Future /CC BY-SA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