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這樣寫」與以色列本位主義

1680

當全球許多國家正興起政治右派復興的浪潮時,以色列也趕上了這股浪潮。7月19日,以色列國會通過的基本法位階的《民族國家法》,將以色列這個國家正式界定為「尤太民族」的國家。

以色列此舉引來了許多歐盟國家和人權運動者的廣泛批評(可參考本論壇先前的文章〈別一味袒護以色列〉)。批評者主要認為,此法強調的尤太民族優先性的原則,容易損害民主原則當中對於社會多元性及少數族群的保障。相對於此,捍衛此法的人則主張,由於以色列基本法已有關於民主原則的法律(即1992年國會通過的《人類尊嚴與自由法》),本次通過此法只是用來補以往沒有一部基本法強調以色列民族性的不足。

如果我們閱讀這次通過的《民族國家法》,確實可以發現條文的內容當中清楚將以色列國家的屬性界定為尤太民族的國家。然而,像以色列這樣在憲法層次將優勢族群界定為國家的所有者這點,近年來倒是少有。

如果我們將這部基本法放在過去70年來以巴衝突的脈絡下來檢視,便可發現,當前的以色列政府試圖將以色列在佔領區範圍內對巴勒斯坦人採取的政策予以合法化。至少有三點值得注意。首先,本法強調以色列國內唯一擁有民族自決權的民族是尤太民族,一方面排除了境內(包含軍事佔領區)阿拉伯裔的該項權利,另方面也在向國際宣告以色列不接受巴勒斯坦建國的國際調解方案。其次,宣稱「統一且完整的」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則是以違反國際法的方式將尚有領土爭端的東耶路撒冷宣稱為該國的領土。第三,將佔領區內的作為視為該國的國家價值,是為其對佔領區內將巴勒斯坦人視為次等公民的行動合法化。

身兼以色列現任教育部長及尤太人流亡事物部部長的本內特(Naftali Bennett)作為極右派政黨的閣員,一直以來代表以色列極右派的聲音。他在近日投書《紐約時報》,表示這部基本法當中強調的尤太人民族自決權,是對「錫安主義」(Zionism)的一種落實。儘管他也提出自己在教育部長任內對於境內阿拉伯裔人士教育普及程度落實的事實,但他並未回應人們質疑該法將境內少數族群視為次等公民的問題。

事實上,本內特在2017年2月接受半島電視台的專訪當中,曾經清楚表明過其政治主張,源自於對於聖經經文的解讀。當主持人問到他如何看待以色列最高法院在2005年判決該國政府對於約旦河西岸的佔領為違反國際法的「軍事佔領」時,他回應道:「我建議你先去改變聖經的內容,並回來讓我看看新的聖經說,以色列的土地不屬於尤太人。」接著,他又補充說:「過去從未曾有過巴勒斯坦國家,因此,你不可能佔領一個不曾是國家的地方。」

真是高明的極右派修辭!

本內特的回應,是用聖經對於應許之地屬於尤太人的經文,規避了當代解決國際問題應該依照國際法的精神。如果按照本內特的邏輯這樣下去,我們可以在聖經舊約中,找出非常多上帝應許尤太人領土範圍的經文,光是上帝應許給亞伯拉罕的經文就一堆:

「上主向亞伯蘭顯現,對他說:「我要把這片土地賜給你的後代。」亞伯蘭在那裏為向他顯現的上主建了一座祭壇。」(創12:7)

「羅得離開以後,上主對亞伯蘭說:「你要從你所站的地方向東、西、南、北四周觀看。我要把你所看見的這片土地都賜給你和你的子孫;這片土地要永遠歸屬你們。……」(創13:14-15)

「上主又對他說:「我是上主,我帶領你離開了巴比倫的吾珥。我要把這片土地賜給你,作為你自己的產業。」」(創15:7)

「上主就在那時、那地方與亞伯蘭立約。他說:『我把這塊土地賜給你的後代:這塊地從埃及的邊境一直伸展到幼發拉底大河,包括基尼人、基尼洗人、甲摩尼人、赫人、比利洗人、利乏音人、亞摩利人、迦南人、革迦撒人,和耶布斯人的土地。』」(創15:18-20)

為何處理國際問題可以只按照特定國家的民族文化經典,而不理睬國際法呢?在1947年聯合國通過的181號決議文當中明明清楚指出,應該將當時英國的巴勒斯坦託管地分割為一個阿拉伯國家、一個尤太國家,以及「耶路撒冷市特別國際體制」。然而,以色列這個國家在過去70年來對於巴勒斯坦人的作為,太多都是違反國際法的。他們所持的心態,基調都是那位本內特部長上面的論述。

尤太人對於自己傳統文化「尤太教」的執著,是這個民族之所以偉大的原因,作為小國的台灣也應對這民族的強盛之道多加學習。然而,拿著自己民族文化的精華當作和其他民族衝突時的藉口,卻顯示了這個民族只有自我、沒有他者的「我族中心主義」。

從尤太人本位的立場來看,他們這個民族飽經2000年的流亡之苦,必須要在上帝曾經應許給他們祖先的土地上,再次建立起自己的國家。然而,這世界並非僅有尤太人存在。

上帝當然是尤太人的上帝,但更是普世的上帝。當尤太人喜歡引用上帝對亞伯拉罕說的話「祝福你的,我要賜福給他;詛咒你的,我要詛咒他」時,難道忘了同一節經文後面緊接著就是「我要藉著你賜福給萬民」?被上帝揀選固然是恩典,但更應該是其他人或民族的祝福才對。這裡對於尤太民族的反省,同樣適用於所有社會當中優勢族群面對國內少數族群的態度。

激進的錫安主義者在舊約聖經中所讀出的上帝,是一個為了讓尤太民族建國,卻可以無視其他民族尊嚴的上帝。普世主義者在舊約當中所讀出的上帝,則是一個樂見多民族平等並存於世界的上帝。用什麼樣的眼光去看待上帝,用什麼樣的心態去聆聽上帝,都取決於詮釋者本身。

Photo credit: Naftali Bennett, Facts for a Better Future /CC BY-SA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