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时代的良心:矢内原忠雄的专业与信仰

4148

台湾政府的内阁阁员学历优秀,常有「博士内阁」之称。然而近年来在新闻媒体当中,「博士内阁」、「学者治国」常沦为贬意,成为不知民间疾苦、过于理想的代名词。这种贬称无非是媒体想强化「学者就是在象牙塔内的过生活」的刻板印象,藉以影射执政者的施政能力不佳,无法解决问题。拥有博士学位确实未必就等同于有当好政务官的能力,不过若认为博士或学术工作者就等同于不知民间疾苦的蛋头,从事学术工作对社会无益,这恐怕也只是一种刻板印象而已。

学术拓展人们的视野

学术工作就如同其他职业一般,也是一种专门化的职业,在学术界内有评判工作优劣的标准、有严谨的工作方法,与其他行业并无二致。当然学术领域范围很广,每个领域都是不同的专业面向。若要谈学术工作与社会的连结,那就是社会科学领域所擅长之处。社会是由人所组成的,社会的运作即是人际之间的互动,以及在互动当中所形成的结构以及律则。

社会科学则是运用不同的角度与概念,如权力、理性等,来对于这互动与结构进行分析。有别于一般人透过生活经验的洞察,精辟的社会科学研究,往往可以超越个人经验,勾勒出背后更为宏大的社会结构,拓展人们对于社会认识的视野。

这是在专业层次上,对于社会科学研究方法与产出的客观要求。然而再深入一层,对于引发研究动机的问题意识与价值观,则是因人而异。对一个基督徒学者而言,正如〈桥接上帝与普世的桥梁:基督徒的社会参与〉一文所提到的结合「信仰、专业、行动」。因着信仰而认识到上帝的爱与公义,不仅能成为对社会研究的起点,再结合上专业,往往会带来出乎意料的影响力。说到这,就令人想起日治时期的杰出基督徒学者矢内原忠雄。

揭露政府不义的校长

矢内原忠雄出生于1893年(明治26年),是日本的政治经济学者、殖民政策学者,曾任东京大学校长。他在台湾最为著名的研究,就是《日本帝国主义下之台湾》一书,这是日治时期台湾经济史的经典之作。本书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是「日本帝国主义下的台湾」,第二个则是「台湾糖业帝国主义」。矢内原忠雄以经济为中心的角度,透过调查与走访,剖析日本对台湾进行殖民统治的方法与结构。因着日本的殖民统治,带来台湾社会经济的重大改变,使台湾进入现代资本主义的经济模式当中。

研究中指出日本帝国主义与欧陆帝国主义的差别在于,后者是母国的资本主义发展后,才开始寻找殖民地作为工业产品出口的市场,藉以剥削殖民地的经济。然而日本则是帝国主义先发展,以国家力量保护日本企业进入台湾拓展事业的资本主义化过程。在书中,不仅指出台湾资本主义发轫的脉络,也同时揭露与剖析日本在台湾进行的经济剥削行为。因此不仅这本书被台湾总督府列为禁书,矢内原忠雄在台湾的私人调查与公开讲学,也受到日本警察的监督。

为什么在当时帝国主义与爱国主义方炽的时候,矢内原忠雄胆敢甘冒危险进行这样的调查研究?这都要追溯到他在青少年时期所奠定下的信仰根基。在就读第一高等学校时,每周参加日本基督教思想家内村鉴三主持的查经班,也师承了内村鉴三的无教会主义运动思想。

无教会主义运动并非反对圣经中所谈的教会,而是反对以人为教会的教条来规约信徒,其强调每一个基督徒都是独特、与上帝连结,进行圣经的查考与解读,然后才与其他信徒做互动交流。在就读东京帝国大学时,则是受到内村鉴三的同学,曾任国际联盟(League of Nations)事务次长的基督徒新渡户稻造之影响,奠定其对殖民地与殖民地政策的看法,强调殖民地民众的自觉与地位提升,并且反对殖民地政府对当地民众的剥削。

基督徒学者的风范

信仰的根基如何影响矢内原忠雄?因着对真理的渴慕追求,认为学术工作就是追寻真理的过程;因着对人的爱,他选择研究殖民地经济,想要突破不公义的殖民政策,为当时被殖民的台湾人与朝鲜人找到幸福的生活,并且主张殖民地自主与自治,反对殖民政府透过种种手段压迫殖民地。并且在日本的《帝国大学报》发表文章批评台湾总督府,说道「不知什么是专政政治的人,都应该要去台湾看看。」

在1937年发生芦沟桥事变时,矢内原忠雄根据箴言14章34节「公义使邦国高举,罪恶是人民的羞辱」,发表「国家的理想」一文,说明国家理想在于主持正义保护弱势,因此不惜与当时风靡全国的军国主义、爱国主义者对抗。甚至在东京大学的演讲当中,直指战争的不义,喊道「为要活出日本的理想,请先把这个国家埋葬掉吧!」这句极具挑衅的话语,果然引来日本极右派政治人物的攻击,因而丢了东京大学的教职。然而就算丢了教职,在战时他仍然独立办《嘉信》杂志来宣扬和平与基督信仰。因着信仰所带来的一切勇气,都是支持他做出这些事情的基础,因而在战后,他被称为「日本的良心」。

矢内原忠雄不仅为后辈基督徒学者示范,从信仰如何导引出对自己、对社会具有深刻意义的研究取向,同时也展示了在生活中实践信仰、诚实地将信仰落实成为自我核心价值的典范。不论是从事哪一种专业,自己心中所把握的信仰,就会导引自己走向为神所用,成为见证上帝的器皿。在现在这世界局势混乱、极右派与狭隘的民族主义逐渐抬头当道、暴力威胁伺服的时候,信仰能成为心中的确据,令我们成为这个世代的良心、成为光和盐。

(封面相片来源:oj2005 / CC BY-NC-SA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