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嬰教會

23607

中國心理諮商師武志紅的著作《巨嬰國》,以心理學角度解讀與詮釋中國的國民心理與性格,對中國社會提出反思,2016年12月出版後,引起熱烈討論,最近遭中國強制下架,網路書店則標示「已售完,無法購買」。《巨嬰國》提出,中國社會大多數的成年人,心理上是嬰兒,這種成年人是「巨嬰」,巨嬰成為群體,成了「巨嬰國」,用這樣的概念詮釋人性心理、國民性格和社會現象,顯得既諷刺又清晰。

《巨嬰國》上市不久,很幸運購買入手,閱讀後驚覺,如果將武志紅的「巨嬰」和「巨嬰國」套在教會,尤其若干台灣或華人教會,似乎有「巨嬰基督徒」與「巨嬰教會」的現象。

「巨嬰」基本上是全然自戀的心理,卻要不斷找媽媽,成熟個體卻要他人照顧,無法自立,形成矛盾!明顯特徵是無法斷奶的「共生」,亦即表面的合一,實則扭曲的「集體主義」。嬰兒期前6個月處於共生期,分不清「我」與「外界」,特嬰兒覺得自己和媽媽是共同體,兩人宛如一體,嬰兒的世界只有娘親,娘親屬於我,我就是娘親。對嬰兒來說,這樣的「共生」,不只獨佔,更是維持生命的來源,離開媽媽,就會死亡。

於是,巨嬰有幾個「扭曲的合一共生」現象:1.到處找媽;2.集體主義;3.統一思想;4.反對獨立;5.沒有界線。嘗試以武志紅《巨嬰國》的分析視角來檢視,若台灣、華人教會的「巨嬰教會」現象。

1. 巨嬰教會 到處找媽

巨嬰,無法照顧自己,不能自理生活,總想著找人照顧,要媽媽餵奶和擦屁股。

多年來,台灣與華人教會界流行一波波的增長策略或各類特會,敬拜讚美、G12、雙翼策略、幸福小組等,像是嬰兒般急著吸奶,可是再怎麼吸,還是奶,雖說母奶最好,但只吃奶,不知所以然,如果再進一步探究其中的神學觀點,談聖經詮釋,或與社會和各種學門對話,可能就被媽媽打屁股,小孩子問那麼多幹嘛(註:懷疑是脫離巨嬰的第一步),吃就對了!

教會犯錯,特別是餵養奶水,如同眾教會和信徒集體的信仰之母,就是最常強調「要順服權柄」的教會領袖們,一旦犯錯出事,換成整體教會替他擦屁股,因為,巨嬰總是護著媽媽,媽媽保護著巨嬰。教會界,經常是巨嬰和全能媽媽角色輪流扮演。

倘若巨嬰覺醒,覺得奶水不足,可能不是檢討本身要進步,通常是換另一個媽來餵奶,信徒依賴全能媽媽一般的牧者,牧者把自己塑造成無所不能的媽媽,巨嬰要乖乖孝順,吃奶就好,不要質疑。

即使教會形式上「自傳、自養、自立」,卻是巨嬰與母親的共生模式,無法進入真正的獨立,沒有真正對上帝負責,沒有直接與上帝對話,只是自我中心的膨脹,到處找媽,有奶便是娘。

2. 巨嬰教會 集體主義

《巨嬰國》指出「集體主義,不僅是一種理念,也是種活法。並且,常常是,如果是一個巨嬰,您只能活在共生般的集體中,而不能獨自一人去面對外部世界,你只能選擇集體主義的活法,而不能選擇個人主義。」依照武志紅的說法,集體共生之下,會不自覺的劃分疆界,巨嬰與媽媽的共生區域就是好的,界線以外,就是壞的,就是敵對的。

處於這種扭曲的集體主義下的合一,不斷劃分「我們」和「他者」,我們就是真理,是好的;他們就是惡者,是壞的。彷彿教會一切的傳統與信仰型態,就是好的,而「他者」的存在都是「異端」。當巨嬰教會禱告「甚願你賜福與我,. 擴張我的境界」,無論境界擴張到哪裡,大都在追求以教會為中心的共生,甚少且很難與「他者」共存與對話,更難以實踐什麼「擁抱的神學」。

如果超越了集體主義的共生心理,世界觀、信仰觀就會不同,我們、你們、他們……等的存在都是合理的,都是上帝看為美好的。

3. 巨嬰教會 統一思想

大家習慣統一在某個觀點與思想裡面,這是建構教會共同體的關鍵,害怕與拒絕不同的聖經詮釋、神學立場、信仰光譜,或不敢提出另類的看法。大家畏懼「破壞合一」,像是搶著吸奶的嬰兒,既敏感又脆弱,小小的一個舉動,就容易使共同體產生裂痕,說穿了,就是害怕搶不到奶喝。殊不知或忘了,合一是接納多元,在基督的愛裡共存共榮,而不是大一統的霸權主義。

4. 巨嬰教會 反對獨立

部分的巨嬰教會、巨型(MEGA)教會很可能壓制了個人思考與獨立性格,特別是害怕動搖屬靈領袖的權柄,擔心信仰崩盤。另一方面,巨嬰基督徒拒絕長大,離開媽媽,就活不下去了,身體已經成熟,腦袋與性格還是嬰兒,只懂吃奶,哭就有奶。這樣滿足了某些屬靈領袖樂於當媽的權威心理,如果嬰兒長大,就會叛逆哭鬧,最好都是當嬰兒。巨嬰們,順服權柄,好教導、好帶領!

5. 巨嬰教會 沒有界線

《巨嬰國》強調,人際關係中,親密與界線,同等重要。但界線,是中國式人際關係的難題,中國家庭與社會,太強調作好人,太強調要聽話,那些聽話又懂事,為別人著想而不能主動劃出界線的人,可能有特殊的應對方式:不聽、不看、不說。

部分台灣或華人的教會,某些最活躍、最熱心的信徒身上,看似「全然放下自己」,可能卻陷入「沒有界限」的巨嬰危機,只能順服權柄,否則無奶可喝。一切要照著教會的安排,從清晨用LINE回報QT與讀經進度,服事聚會排得滿滿,交男女朋友要報告小組長、區牧到牧師,私生活、私領域要完全透明,一旦跨出界線,很可能視為離經叛道,變成邊緣人,或頓時失去信仰的依靠。最好聽話順服又懂事,不要質疑,不聽、不看、不說。

武志紅在《巨嬰國》提出:「心理健康,是需要付出代價,而一個常見的代價是——不再是眾人口中的好人。」守住界線,不當濫好人!可惜,部分教會恐怕只是一群沒有界線的濫好人「巨嬰」集合體。

藉用《巨嬰國》的觀點,檢視若干教會現象,總歸一句,誤解「合一」,變成「巨嬰」!

跟隨耶穌 不做巨嬰

今年的受難週、復活節即將到來,耶穌就是打破了當時集體奴化、被控制、被迫害妄想的信仰與生活偏差,他自己在十字架犧牲換來覺醒,使人們不再是被律法、傳統、權威的壓制與共生的「巨嬰」,得到解放與真自由。反觀,現在的「巨嬰教會」呢?是製造更多的巨嬰,還是跟隨主耶穌,勇於反省,不斷改革?

《巨嬰國》的作者武紅志在書的最後祈願「每個人都能活得飽滿自在,願我們都能做到這一點:生命是為了『更好地成為自己』,而不是『成為更好的自己』,因為,你自己本身,就是最好的。」換個角度看,就是能對自己的生命負責,勇於活出自己,並欣賞和尊重別人的生命。期盼,教會要擺脫「巨嬰」的集體主義和焦慮,不在「假合一」裡共生取暖,而是「愛鄰舍如同自己」,在基督裡彼此擁抱,活出成熟又自由的新生命。

(封面相片來源:B612星球 / CC BY-NC-ND;岳敏君插畫《挪亞方舟》)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