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站在誰這邊?

780

「我所關心的,並非上帝是否站在我們這邊;我最關心的其實是我們站在上帝這邊,因為上帝總是對的。」這段已不可考、卻被美國人長久傳誦的名言,據說是美國前總統林肯在南北戰爭期間,被問到在這場戰爭中,到底上帝會站在廢奴的北方、或是擁奴的南方時,所做出的巧妙回答。

川普現象:信仰詮釋政治的難題

時至21世紀的今日,美國的基督徒們,仍然時常面臨著同樣的問題。本論壇前幾日的文章〈反思保守派教會面對川普的窘境〉即已點出這種矛盾及可突破的思考方向。

的確,「川普現象」近幾個月困擾了許多共和黨的傳統支持者。主要原因在於,在川普的歷史紀錄裡,存在不少歧視美國境內少數族裔、弱勢者和女性的言論。在近幾個月參選美國總統的過程中,他不僅沒有收斂,反而變本加厲,甚至還出現公然反對穆斯林移民進入美國的言論。這使得許多保守的共和黨支持者卻步。

然而,如果我們拿掉我們對他的嘲諷心態,深入去探究川普的言論,就會發現,其實他有時可能說出了許多美國政治人物受限於美國政治文化裡面的「政治正確」(種族、移民問題不能批評),因而不敢大聲說出的一部份美國人民的心聲。在今年5月,川普接受美國《基督教廣播網》(Christian Broadcasting Network)記者David Brody專訪時,指出若他當選美國總統,他將是「長久以來美國人所擁有的最偉大的基督徒的代表」。正如同川普從參選以來就不斷表明的,他將拒絕穆斯林移民進入美國。

在這次訪談中,當主持人問到他關於保守派基督徒所關心的宗教自由的議題時,川普回答:「如果你從歐洲來,並且你是穆斯林,你可以進來(指敘利亞)。但是,如果你從歐洲來,並且你是基督徒,你就不能進來……意味著幾乎不可能。……基督徒遭到可怕的對待都是由於我們沒有人可以代表基督徒。」

川普的言論深刻地對比了穆斯林在美國的處境(享有自由)與歐美基督徒在伊斯蘭世界的處境(沒有自由)。從論述的邏輯上來看,川普這次訪談內容幾乎無懈可擊。此外,從情感面上來看,川普也的確抓住了正飽受恐怖主義嚇壞了的許多歐美人士(尤其是基督徒)因誤解恐怖主義與伊斯蘭教之間的關聯性而產生的恐懼感。因此,川普的話幾乎就等於是在說:「我川普是站在上帝這邊。」於是,在美國的一些保守派的基督徒們也確實願意將選票投給川普。

基於信仰仍能找到人道價值

「川普現象」給予基督徒的一個反省很可能是:宗教信仰的原則要完美無瑕地用來應用到政治與社會倫理的議題上,往往不是那麼簡單的事。當左派的人士以聖經經文來證明一項主張時,右派人士則可能引用另一段聖經經文來證明與此對立的主張。然而,有些屬於人性共通的基本價值必定會在人類社群中逐漸取得共識,而且可能隨著時代的變遷而逐漸往「進步」的方向「演化」。「進步」意味著價值體系的變遷,「演化」則意味著詮釋權的爭奪。

在古代社會被視為合理的奴隸制度,在現代社會就被視為是違反人道。18世紀末,英國的廢奴運動者威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從基督教信仰的角度出發,基於奴隸制度不符合人道精神,終其一生在英國國會推動廢奴運動,終於在1833年廢除奴隸制度。

林肯在1858年競選伊利諾州參議員時,即已和其競選對手道格拉斯(Stephen Douglas)針對廢奴問題進行辯論(Lincoln-Douglas Debats),林肯在其中針對《美國獨立宣言》中關於「人皆生而平等」的「人」做了重要的詮釋,也就是並非「在膚色、體型、才智、道德發展程度或社會能力的平等」,而是「在特定不可讓渡的權利(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的平等」。林肯的詮釋是用「內在尊嚴」取代「外在條件」作為人權的基礎。

在席捲世界的兩次世界大戰當中,國家以任意的理由發動生靈塗炭的戰爭,甚至屠殺無辜的生命。那時候的國家,幾乎就是正義的代言人。然而,要是沒有眾多無辜生命的犧牲,則二次大戰後就不會出現聯合國及其下所屬的國際法院和安全理事會,試圖遏止國家暴力(雖然後者更常是現實政治的角力)。1948年於聯合國大會批准的《世界人權宣言》也是在眾多前身是被殖民國家的訴求下通過。

此外,那些以國家名義對特定一群人類進行屠殺或大清洗的行動得以獲判刑事上的罪,也在二戰後的紐倫堡大審判後建立起初步的先例,直到2002年的「違害人類罪」已經正式進入《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該規約很清楚地將此罪定義為「那些針對人性尊嚴極其嚴重的侵犯與凌辱的眾多行為構成的事實」,一些在獨裁國家常出現的種族滅絕和酷刑等行為,也都在國際法體系中有了正式的罪名。

在長遠的人類歷史中,若要說上帝藉由「進步派」與「保守派」的爭鬥完成歷史的進程,帶領人類社會走向更加公義與文明的境界,或許一點也不為過。所有的人,無論正邪善惡,都只是上帝在歷史中的工具。威伯福斯和林肯基於普遍的宗教情懷,以對於人道主義的執著信念,在關於「人權」的詮釋權爭奪過程中,打了一場漂亮的勝仗。

同樣地,充滿大規模現代戰爭,並以眾多生命為代價的20世紀,則走到了人類反思人性、展現普遍宗教情懷的時刻,將人道主義的許多重要價值寫入當代許多重要的國際人權法典。這些針對違反人道主義進行反省與改正的作為,確實都可以稱為「站在上帝這邊」,因為這些都反映出上帝對於受造物所賦予的基本尊嚴,以及對受造物處境的深刻關懷。

當我們把眼光放回當前的美國,「川普現象」的確反映了一部份美國人民對於全球恐怖主義的恐懼感。然而,當這些川普支持者在醉心於川普所說的「要讓美國再次偉大」的美麗辭藻時之際,卻也應該更好地思考什麼是符合人性尊嚴和人道主義的基本價值。

基於安全威脅而產生的恐懼感而產生的排外情緒確實應該被同情和理解,然而,若要以錯誤的認知(將伊斯蘭等同於恐怖主義)來鑲嵌在自己的仇恨當中,那麼就有可議之處了。試問:「上帝豈會站在排斥弱勢者的陣營那邊?」舊約中的許多先知對於統治者和人民的提醒都可作為啟示的來源。

無論這些川普支持者是否同意,美國作為當前世界秩序的主導國家,以及某些重要人權價值的倡議國家,這是毋庸置疑的。他們要選的不是一個派系首領,而是在世界局勢上動見觀瞻的人物。因此,這個領袖勢必要對於基本的人性尊嚴和人道主義有一些基本的信念,否則無以主導世界局勢。

John Winthrop aboard the Arbella bound for the New World.
John Winthrop aboard the Arbella bound for the New World./americanwiki

美國人或許可以憶起在殖民地初期時,來自英格蘭的清教徒律師溫斯羅普(John Winthrop)在1630年於麻薩諸塞灣殖民地的講道詞當中所提到的,這塊殖民地是「山丘上的城市」(a city upon a hill)。這句話根據聖經馬太福音,全文是:「你們是世上的光。建在山上的城是無法隱藏的。」(馬太福音5章14節)美國當然不是、也不必是一個基督教國家,然而,這座「建在山丘上的城市」及其領導人的一切言行,都是無法隱藏的。

1則評論

  1. 我能理解,但是無法認同。 人性尊嚴並非是因為「現代」才有的,包括廢除奴役制度在內,是聖經清楚明文的,(提摩太前書1:8-11)參照,作者文中內容明顯出現「因果導致」的問題,同樣,川普和共和黨支持者所強調的是「雙重標準」的「政治正確」!!!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