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請您原諒!——被陳進興打臉有感

21277

每年10月31日「宗教改革紀念日」到11月,我經常會翻閱《罪人的遺書——陳進興獄中告白》。

跟著白曉燕命案主嫌陳進興的自述,時間回到1997年11月。記得11月18日晚間,陳進興潛入南非武官卓懋祺的家中,持槍挾持卓家5人,call-in台視主播戴忠仁對話。當晚,我緊盯電視,徹夜未眠,顧不得隔天的大三期中考,看著這起轟動全國的刑案如何發展。

陳進興在卓家那晚,卓懋祺的小女兒克莉絲汀畫十字架和愛心,陳進興頓時心軟,他在《罪人的遺書》書中回憶「往事如電影情節,無聲的飛掠眼前,獨有武官夫人安妮臨別前,跟我們擁抱時,說了一句『上帝原諒你!』不斷的縈繞腦際。」

陳進興敘述幼年、輟學,年少牢獄歲月,犯下白案、死囚最後告白等,當作白案回顧或認識罪犯心理,彷彿「站高山看馬相踢」與自己無關,怎有「被陳進興打臉」的感慨?而是《罪人的遺書》收錄一篇獄友W先生的見證,每次閱讀,不只打臉,還是被打趴!

161103-21999年10月《罪人的遺書》剛出版,我讀到W在台北看守所與陳進興同房,W敘述「跟陳進興相處這幾個月中,經過他的代禱,我變成一個天天讀聖經、禱告的人。」讀W的文字,我張著嘴,內心驚訝:「W這種人,怎可能轉變那麼大!」,另一方面,深自反省:「如果那時態度軟一點,分享一點點信仰,也許事情就不一樣了。」

W和我就讀同一所大學,大約1996~1997年間,W擔任學生會會長,而我與系上7位同學擔任學生議會議員,負責監督學生會事務、審核學生會預算和財務收支,以及提案與質詢。擔任學生議員之初,有議員告訴我,W背景特殊「身上刺龍刺鳳」,頭腦聰明靈活的W,年輕時曾經犯罪入獄,在獄中苦讀而考上大學,加上獄中表現良好,假釋出獄。進入大學後,有某黨地方民代積極栽培與扶持,希望以W在校參與公共事務的資歷,畢業後鼓勵參選民代,進軍政壇。

我與同系議員被稱為「會八議」(會計系八位議員)審查學生會財務嚴格,質疑W會長任內的財務收支不明,質詢W砲火猛烈,針鋒相對。即使W曾經請客吃飯,餐桌上依然是刀光劍影,吵得面紅耳赤,不歡而散!

經過一年,W卸下會長就很少聽到他的消息,大約1998暑假,從報紙上看到W在暑期打工犯罪,有人受到傷害,W被逮捕,因有前科則成為累犯。報紙報導,W是大學生,曾經擔任學生會長等。看到報導的直覺「對,W就是那種人!」

直到讀到《罪人的遺書》裡W的文章,深深的衝擊W寫說「進興兄僅小學畢業,有一夜,卻對我這讀過大三的無神論者談基督捨己、饒恕的愛,相談甚久,最後我說:『縱使我有心,也得有人引領,才能走向主的道路。』是夜,進興兄為一個相識不久的獄中難友向上帝禱告。」

犯下重罪的死囚陳進興為同房獄友W禱告,而當年擔任學生議員,活躍於學校團契的我,那時從來沒向W提過任何關於基督信仰的事情,更沒有為W祈禱,只有激烈質詢,如同被陳進興打臉!

這幾年,每次看《罪人的遺書》就會反省,假如當時能放下對W的質疑與偏見,趁著擔任學生議員的機會跟W談一點信仰,或許W就不會再犯罪。

W說:「一天前,我還是個頑固的無神論者,一天後,卻以敬畏的心接受主耶穌的愛,如此的大轉變,發生在與進興兄的小小一坪的囚舍裡,豈不是奇蹟?」縱然陳進興犯下重罪,但他還能把握機會跟W談福音,相較於我當年的冷漠,實在很難說有什麼資格是基督徒。

陳進興在《罪人的遺書》說:「我知道您們的憤恨,不是我一句『對不起』就能了的,但我要在這裡真誠的跟您們說:請您們原諒,對不起!」為了當年錯過向W分享福音的機會,自己也欠W一個道歉,「對不起,請您原諒!」

每年在「宗教改革紀念」10月底到11月間翻閱《罪人的遺書》,似乎在提醒,信仰或「宗教改革運動」最重要的是基督徒與教會的自我反省、認罪、懺悔,即使連陳進興這樣的罪犯,都有可能為基督徒和教會帶來極大的反省聲音。至少,在我自己的信仰歷程裡,曾經與W的短暫交會,以及陳進興《罪人的遺書》,體會到:「朋友啊,你評斷別人,不管你是誰,都是不可原諒的。你評斷別人,而自己所做的卻跟他們一樣,你就是定自己的罪了。」(羅馬書2章1節)

最近,教會界為了同志婚姻、猶太風等屢有爭議,即將進入2017年「宗教改革500週年」,教會與基督徒應當回到耶穌基督十字架前面,放下手中的石頭,自我反省、認罪、懺悔,懇求「對不起,請您原諒!」不然,恐怕又被陳進興打臉了!

(封面照片來源:Youtube

3 意見

  1. This article resulted my two key doubts all these years. Did he really repent? Why it was a foreigner reach out to him?
    Thank you for sharing your story.

  2. 莫嫌,你的文章我有感動。不只你向W同學道歉,我也親耳聽到周聯華牧師向陳進興道歉,周牧師說以前去過綠島監獄佈道,雖然陳進興在台下聽,但有聽沒有入心,周牧師為此事說他沒有做得很好,所以陳才沒有早信主,若早信主就不會有白曉燕的案子。我們基督徒都欠福言的債,每個人都有使命要去宣揚那召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不知道W同學現在怎麼樣?他出獄後有聯絡,後來就失聯,請他再和更生團契黃牧師聯絡,謝謝。

    • 敬愛的黃牧師:平安
      非常感謝您與更生團契多年來的事奉,許多朋友因此領受福音,生命得到更新。多年來,我也沒再聽到W同學的消息,只能在祈禱中求主帶領與賜福他,同時也求主看顧陳進興兄的妻兒。您與多位牧長、信徒持續關懷陳進興兄的家屬,令人感動。
      常常在想,保羅說:「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這話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 然而,我蒙了憐憫,是因耶穌基督要在我這罪魁身上顯明他一切的忍耐,給後來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樣。」(提前1:15-16),連保羅都稱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感謝耶穌基督十字架犧牲的恩典,讓像是我這樣的罪人得到拯救。相信耶穌基督必定關懷在獄中的朋友。
      願主引導與祝福您與更生團契所做的工,傳揚基督福音,因上帝的恩典與基督的愛,使黑暗沈淪的人們得到盼望。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