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宗教改革背後二三事

947

今年宗教改革500週年各項紀念活動已來到尾聲,日前政論家胡忠信先生與紐約市立大學歷史系榮休教授李弘祺曾分別於台北、台南籌辦了「宗教改革與現代世界──馬丁路德發動改教500週年紀念演講座談會」,其中台北大學歷史系副教授伍碧雯在台南場中有一場精彩的發表,十分值得所有的基督徒共同省思,特別摘錄其中重點與大家分享。

《九十五條論綱》沒釘上威登堡教會大門

德國基督新教會從2008年起展開「路德10年」紀念活動,每一年都有不同的主題,例如路德與信仰、宗教改革與教育、宗教改革與自由等,今年不只有許多靜態的展覽,也有許多學術研討會,特別是在歷史學界的研討會中幾乎已經確定,在1517年10月31號的時候,路德並沒有把《九十五條論綱》釘上威登堡教會的大門。

有一位歷史學者形容的非常傳神,「找不到槌子、找不到釘子、沒有目擊證人、路德一輩子沒有提過這件事情。」最早關於此事片段的紀錄,是路德的助手Georg Rörer在1541年以拉丁文寫在路德翻譯的聖經後面。但是因為存在這個浪漫的說法,許多大型的展覽仍以槌子做為主要視覺設計異象,象徵宗教改革衝撞與突破的力量。

女性地位及路德背後的女性

在宗教改革500年,德國第一公共電視台拍攝與路德太太Katharina von Bora 相關的影片,這是幾百年來處理宗教改革非常忽略的問題,就是女性的地位,以及路德背後的女性。影片把路德的太太拍攝得堅毅而善於理財,買了許多土地。事實上路德並不窮,只是不善於生活,路德的太太幫他打理家務,甚至向來訪的賓客收取餐費貼補支出,因此在來訪的賓客中並不受歡迎。

民族主義及政治化的工具

1517年之後100年的德意志地區,已經可以看到路德宗教改革的木刻雕板,強調路德的行動凝聚了新教的勢力;200年後德意志信仰新教的地區各自以歡慶的方式慶祝,強調路德摧毀了中古以來羅馬教會提倡的迷信,所以路德是反教皇的英雄;在這個歷史演變的過程中,路德逐漸成為一個民族主義化及政治化的工具。

19世紀是德意志民族主義積極發展的時候,1877年德意志帝國皇帝的御用畫家,把路德描繪成雄赳赳氣昂昂地對付天主教會及神聖羅馬帝國,但是事實上路德並不是一開始就這麼勇敢,然而此時路德就已被形容成一個愛國者。事實上路德的時代根本就沒有德國,但路德被形容成一個民族文化的奠定者,因為之前法國拿破崙佔領德國讓德國人感受屈辱、打敗教皇等同打敗了信奉天主教的法國,因此在300多年後的宗教改革慶祝活動,強調路德在語言文化上帶來自由啟蒙的德意志民族,強調路德就是一個德意志的英雄。

1917年路德宗教改革400年時,發生第一次世界大戰,無法有太多的慶祝,但仍強調了路德是德國精神的代表,德國絕對不會屈服;在1933年希特勒統治的時期,雖然碰不到宗教改革紀念,卻運用了路德誕辰450週年,當時的標語即是「追隨路德與希特勒,支持信仰與種族」,顯見路德已經完全被後面的時代政治化、工具化。

1938年還發生「國家水晶之夜」,在路德455週年誕辰紀念期間,納粹黨呼籲大德國地區信徒,包含奧地利,一起砸毀所有的猶太會堂,這是公開的反猶活動,並宣稱「路德在他的時代是最偉大的反猶者,對抗猶太人,保護德意志民族。」。

正面處理路德反猶問題

從1980年以來,德國的基督新教會非常正面的要處理馬丁路德以及反猶論點的問題,這個問題花了非常長的時間討論,不是短短兩三年內就能解決,甚至一開始有點遮遮掩掩,一直到最近幾年已經非常坦白的面對。

在今年500週年紀念活動中,德國主辦單位讓德國社會大眾明確知道「路德是反猶的」。路德有其光明面、有其陰暗面,本來就不是一個聖人,路德是一個宗教人,然而在其他方面是盲目的。威登堡教堂上的「猶太母豬」雕像從1440年以前就存在,全德語地區至少有20個地點有類似的雕像。今年曾有英國新教徒發起撤下威登堡教堂猶太母豬連署活動,獲得5000人連署支持,但最終德國基督新教會及市政府仍決定將雕像保留在原位。

在猶太母豬雕像下方,早在東德時期就已設立警示紀念碑,提醒後世記取教訓。漢諾威有兩位女傳道師則在路德雕像的眼睛綁上紅布條,象徵路德盲目的反猶跟仇猶,是以上帝之名鼓吹暴力。

當代藝術與宗教改革

2013年Gilbert、George兩位70歲的同志英籍義大利裔藝術家,從大學的時候就成為伴侶,至今50年。他們受到德國教會邀請在教堂內進行藝術展覽。一系列巨幅作品使用拼貼等現代藝術方式呈現,這是一個仍在聚會的教堂,畫作卻以前衛手法展現對伊斯蘭的恐懼、對多元文化的畏懼、高科技軍事等。如果說路德當時希望要求教會高層的回應,這兩位藝術家則是透過藝術表現要求跟教會對話,教會的功能應該處理當代的問題,請教會表達立場、一同感受、一同思考。

德國學術界對紀念活動的省思

德國是一個善於反省的民族,對於宗教改革500週年系列活動德國學術界提出反省:紀念活動太重視路德,卻不太重視其他宗教改革的地區與人物。宗改500週年主視覺圖形,刻意以黑紅金三色為主,將宗教改革與德國國旗顏色相連,過度強化德國民族主義。忽視當時人文主義的重要性。

╳ ╳ ╳

伍碧雯在演講結尾時提到,1517年只是一個開端,真正宗教分裂是在1520年路德被羅馬高層逐出教會,而路德指控羅馬教會反基督,雙方已經無法恢復過去的關係。今年的宗教改革活動中,教宗並沒有到威登堡參訪,期盼2020年天主教會與基督新教會能有更好的和解。

1則評論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