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之子

3328

台灣社會重視教育。父母親努力要讓孩子們不要輸在起跑點,要讓子女進入更好學校的心態並沒有因為過去20年來的教育改革而有所改變,反而讓補習的科目從以往的英數理化等幾門主要學科,擴大到才藝、競技。為了爭取在入學備審資料上更好看的條件,還動用各種關係要替子女弄到「志工」的經驗。社會上每次有重要爭論,也經常會聽到「這樣要我們怎麼教小孩」等質疑。那麼,身為基督徒,我們應有怎樣的身教言教?

基督徒的教育,除了要子女榮耀神之外,也要能彼此相愛,讓這樣的愛心可以令外邦人也歸榮耀給神。

「我們堅固的人應該擔代不堅固人的軟弱,不求自己的喜悅。我們各人務要叫鄰舍喜悅,使他得益處,建立德行。因為基督也不求自己的喜悅,如經上所記:辱罵你人的辱罵都落在我身上。從前所寫的聖經都是為教訓我們寫的,叫我們因聖經所生的忍耐和安慰可以得著盼望。但願賜忍耐安慰的神叫你們彼此同心,效法基督耶穌,一心一口榮耀神─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所以,你們要彼此接納,如同基督接納你們一樣,使榮耀歸與神。」(羅馬書15章1~7節)

因此,基督徒往往會教育子女,在一群人之中,要主動去和落單的、被排擠、弱勢的孩子做朋友,扮演愛的出口。雨果(Victor Hugo)在其名著《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結局時借由男主角尚萬強(Jean Valjean)的遺言講出了基督信仰的生命實踐:「彼此相愛就是見主面」(To love one another is to see the face of God)。

本月,加拿大卑詩省列治文市(Richmond)17個教會的基督徒也為自己的子女做了良好的身教。他們聯名發表公開信,挺身而出譴責晚近一些極右派的種族主義者針對當地華裔人士所散發的仇恨言論傳單,以及要華裔「滾出去」(Go away)的噴漆。這群基督徒在公開信上說,製作及散發這些傳單的人無疑受到最近的美國大選的種族歧視言論的鼓勵,但是身為加拿大人,不應該允許這樣的言論進來威脅到加拿大社會的凝聚力。

2016年,歐美極右翼團體藉由一些選舉活動造勢而日益猖獗。線上字典公司Dictionary.com甚至挑選了「仇外」(xenophobia)作為「年度關鍵字」。「仇外」這個詞的英文「xenophobia」是由「xénos」與 「phóbos」這兩個希臘文字合成的。前者指的是「陌生人」、「客人」;後者指的是「恐懼」、「驚慌」。

Dictionary.com將「xenophobia」定義為「對外國人、來自不同文化的人,或陌生人的恐懼或恨惡」。這個字也可以用來指涉對於背景與自己相異者的習俗、衣著和文化的恐懼或不悅。英國的脫歐公投,以及美國的總統大選都引起許多人上網去搜尋「仇外」這個字,顯見許多人對這個趨勢深感憂慮。

晚近,許多族群衝突都與宗教有關,而基督徒往往是被盯上攻擊的對象。本月11日,埃及首都開羅的大教堂遭到恐怖攻擊。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基督徒也遭到「伊斯蘭國」的清洗。在德國,一些不肖的難民在象徵德意志精神的科隆大教堂前大規模性騷擾乃至性侵女性。這些事件,也成為極右派點燃仇外主義的火種。而歐美極右派之中,也有為數可觀的基督徒!

然而,基督徒不能忘記主的教導:「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馬太福音5章9節)。〈法蘭西斯禱詞〉也提醒我們要做和平之子:

使我作你和平之子,在憎恨之處播下你的愛;
在傷痕之處播下你寬恕;在懷疑之處播下信心。

使我作你和平之子,在絕望之處播下你盼望;
在幽暗之處播下你光明;在憂愁之處播下歡愉。

使我作你和平之子,在赦免時我們便蒙赦免;
在捨去時我們便有所得;迎接死亡時我們便進入永生。

哦,主啊使我少為自己求,少求受安慰,但求安慰人;
少求被瞭解,但求瞭解人;少求愛,但求全心付出愛。

下週,我們就要來紀念主耶穌為了救贖而降生。身為基督徒,我們是身體力行讓人欣然應邀來瞭解這位改變你我生命的主呢?還是看了我們的行為就不想來教會呢?我們給子女或教會青少年怎樣的身教呢?

(封面相片來源:Trevor Heshka / CBC News;加拿大公車站華裔房地產廣告遭排華人士塗鴉。)

1則評論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