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焰火》:我們都不該活在平行世界

1591

「親愛的大海,謝謝你,你是唯一不需要簽證就接納我的地方;親愛的魚,謝謝你們,你們對我的宗教和政治傾向不加過問就把我吃了。」這是2015年盛傳於網路上的敘利亞難民遺書,亦收錄在描寫從各地遠渡重洋前往歐洲的難民的《請帶我穿越這片海洋》一書中。兇險的波濤,卻是這群難民的唯一出路;而對於「難民」,世人所先想到的或許都是敘利亞,但此書不只記載敘利亞、伊拉克、阿富汗等中東難民的故事,也記錄了同樣為生存飄洋過海卻身處鎂光燈之外的北非難民。

近期將在台上映的紀錄片《海上焰火》(Fire at sea),也是這樣一部關注各地難民的電影。

地中海小島上的平行世界

蘭佩杜薩島(Lampedusa),是義大利南端地中海上的一座小離島,總人口約6000人,島民以觀光業維生,清透見底的藍綠海水、樂於浮潛的人們、在海灘上產卵的海龜,一幅幅宛似旅遊雜誌的畫面,叫人心生嚮往。12歲男孩Samuele從小在島上長大,本該繼承家業、成為漁夫的他,卻容易暈船,總在每個無所事事的下午虛擲光陰、閒度日常——他不知道的是,這片為蘭佩杜薩島帶來歡樂與美好風光的海洋,同時有著極其沈重與黑暗的一面,只因,它是另一群人險中求生唯一的出路。

自2013年來,不時有難民船翻覆在蘭佩杜薩島近海,罹難人數多達數百人;每星期,都有上百位中東和非洲難民試圖抵達這座小島。每當小島登上國際版面,幾乎都是因著難民新聞。而2012年出任蘭佩杜薩島市長的妮可里尼,一直積極參與難民的相關人道行動,甚至要求政府提供協助,她被許多國際人權組織視為英雄,聯合國難民署稱她為典範,甚至連教宗方濟各也公開表揚她的貢獻;然而,並非所有島民都以這位「英雄市長」為傲,許多居民不滿難民議題佔去政策與福利的空間,更怕賴以維生的觀光產業受到影響,怨聲四起。

蘭佩杜薩島的確掙扎於沒落邊緣,這裡的旅遊旺季僅限夏天,一到淡季,整座島就陷入冷清與蕭條之中。於是,成人紛紛離開小島謀生,只剩老人跟小孩留下來生活。在這樣百無聊賴的日子裡,一個12歲小男孩,活在風平浪穩的一端,從不知道島嶼的另一端,狂潮洶湧、波濤不平。一座小島,卻存在兩個平行世界。

看見與看不見之間

片中,男孩與難民唯一的交集點是一位服務移民與難民25年的醫生,他曾安穩坐在診間,幫男孩視力檢查、愉快閒談,也曾在救援前線,直視一具具從難民船上運來的罹難遺體。因為「看見」,他再也無法對這群人視而不見。

2016年,此片獲奧斯卡最佳紀錄片提名,亦獲柏林影展最高榮譽「金熊獎」以及評審團主席梅莉史翠普的讚賞:「這是這個世界最需要的作品,一定要去觀賞。」更是史上第一部拿下此獎項的紀錄片。導演吉安弗蘭科.羅西(Gianfranc Rosi)曾被譽為當代最有影響力的導演之一,2013年以《一條大路通羅馬》(Sacro GRA)成為首位以紀錄片奪得威尼斯影展「金獅獎」的導演。他雖是義大利籍,實則生於非洲的厄利垂亞,也是一個難民的大宗來源國。

這次,他在蘭佩杜薩島蹲點一年,完成《海上焰火》,不似過往一般難民紀錄片聚焦於難民本身的臉龐與故事,而是透過12歲男孩的眼睛,帶領觀眾看見兩個平行世界和交會的可能,進而思想我們在這個世界的位置。

在預告中,醫生為男孩進行視力檢查,隱喻男孩最終看見了另一個世界。身為基督徒,如果我們相信上帝創造全世界,又怎麼能容許自己掩面不看見某些角落?此刻,在全球的難民國家和各地難民營裡,都有無數受苦的人和基督徒工作者,如果我們無法去到苦難之地,至少,為他們禱告,只因在上帝創造的這個世界裡,我們的心中都不該擁有平行世界的存在。

【影片】為各國難民禱告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