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年/跳脫成功模式的「作見證」

3256

在一次探訪後的某一天,與那位被探訪者的家庭成員相遇,又再次聊起家人在憂鬱的籠罩中十分艱難,但仍然願意努力試著往下走,甚至願意一起禱告、唱詩等等。聊了一會兒,我便回應說:「這麼大的難處,還願意努力活著、願意再試試看、願意一起禱告……,這就已經很不簡單,是很難得的見證!」此時這位弟兄很客氣地回答說:「唉~覺得還沒好起來,還不夠好,沒有什麼資格好作什麼見證的……。」

當然我不覺得每個人都非得要公開作見證,也不是每個見證都適合公開分享,只是這驅使我再思什麼是「好的見證」?怎麼樣才是「有資格」作見證?藉著這次的對話,讓我想再次檢視「作見證」這件事兒;若是教會裡的「作見證」,總是聽到「好的」、「成功的」,到底會產生什麼問題呢?

我試著從以下幾點來提出一些淺見:

1. 在實際的教牧處境上—這類「成功的」見證,經常帶給還在困境中的人更多且更大的沈重感。因為似乎有些人被上帝眷顧的同時,而有些人是被上帝冷落,甚至可能是被忽視的。

其實有一種很美好的見證,是讓苦難中的人也感到「原來有人跟我一樣……」。 有一位師母是這樣陪伴一位想自殺的姊妹的;這位姊妹來找師母說:「師母,我實在受不了了,我想去死…」。簡略的描述這位師母的教牧技巧其實只有三個字:「我也是……」,接著兩個人深度的分享生命的沈重,最後一起相擁、哭泣,在哭泣中禱告。

需備註一下,這需要考量個人的恩賜和人格特質,並不鼓勵直接粗糙的套用。我想表達的是,有時候在台上的見證者正興高采烈地分享「成功案例」時,也許正拉遠了與聽者的距離,並且在別人的擔子上又多加了一斤的沈重。

2. 從群體的視野來看,這樣類型的見證容易傳達出一種偏斜的資訊,就是「上帝比較喜悅我、有挺我,你們還沒得到上帝垂聽的,要自己多注意、要自我檢討、要更敬虔、要更努力禱告、要……」。縱使說者無心,但教會中的見證案例若經常充斥著成功型的見證,那難免聽者有意。

許多教會可能還風行此類「模範生式的宣傳」,先不談信仰和教會了,就連教育也都漸漸撇棄這類的教育模式時,教會要不是低估了聽者的智商,要不就是高估了這種方式的效用。更不用提,想用這類見證來證明或加強上帝是偉大的內在信念,這是一種愚昧。

3. 若深究到人生命內在的景況上,也就是人心的複雜度和黑暗面……等等時,這類「成功的」見證在生命議題上是很表皮的、是虛的,因為在無形中它扁平了、簡化了苦難議題的深度和複雜度。

要知道,有些來到教會的「尋者」,可能已經玩過好幾輪的「成功」和「一戰成名」的世俗遊戲了,這些失落的「尋者」可能正想要從「成功」與「勝利」的雜訊中窺探或側耳聽見真實的「呼召」,但來到教會竟卻又嗅到自己最厭膩的氣味,嚐到有如味精般的人造鮮甜。這是對福音的辱蔑,更是在上帝面前不可開的玩笑和戲謔。

4. 從上一點伸向福音的核心,到底「作見證」是什麼?教會若推崇這類成功型見證時,那麼很容易模糊了「罪與聖潔」才是我們生命該正視的核心議題和真正的見證。馬可福音2章5節「耶穌見他們的信心,就對癱子說:小子,你的罪赦了。」面對一個癱瘓多年的人,耶穌吩咐的不是你的病得痊癒、起來行走,而是說:「你的罪赦了」!

從這處經文不正是讓基督徒瞭解,是!生病、失戀、失業、破產……是問題,但不是最核心的問題。縱使讓你病得痊癒、事業成功、愛情得意,你的快樂不會因此滿足;名利雙收後你會有更深的虛空、病得醫治後你會有更大的渴望、愛情之路則經常出現失望、摩擦、需要長存忍耐……。耶穌指出我們生命中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將最深切的渴望放在祂自己身上,而這正是福音的核心「悔改」,回轉、並將一切的渴望轉向祂!

5. 教會若讓「作見證」走向這類成功模式之路,也許能一時讓「新進成員」覺得很有朝氣,但同時也正讓風行這類「成功型」行銷式教會中的「長期聽眾」越來越無感,也越來越無共鳴。因為在更內在的生命角力的議題上,這種見證毫無發力之處。常見這些會眾在飢渴真道的失落感中,常有無奈和無助。

6. 最後,則回到神學的角度。若我們只能在病得醫治、事業有成、愛情得意時才能作見證,其實在無意之間,我們正定規、也限制了上帝心意的呈現。這樣的見證限縮了上帝工作的深奧與超越性。以賽亞書55章9節「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當只有成功、只有好、只有卓越才能成為見證時,上帝與阿拉丁神燈有什麼不同?一個不留意我們很可能把上帝關在一盞神燈裡。

不好的神學會帶來不良的副作用,若「成功模式的見證」太多時,最可惜的是,那些其實在心中,在一些微小的心靈角落,所發生最具震撼的改變、扭轉和得勝的見證,很可能被淹沒埋葬掉了。從世界的眼光來看,這些「微小的見證」可能根本起不了什麼影響力,但事實上那些許多在淚水和掙扎中的經歷,卻正是上帝用祂那浩瀚的大能大力(以弗所書1章19節)所做在人心深處的。上帝如何使耶穌基督從死裡復活,照樣祂正是用這能力使人心回轉、誠心悔改。這些微小但具絕對震撼的見證,若是被教會忽略而消沒,那必是教會莫大的損失。

以上提出一點觀察和分享,絕對無意說日後我們就不能跟別人分享病得醫治、升官發財、心想事成。而是當我們作見證時,是否能多想想,這些說出口的訊息於主和我有什麼關係?又,我的見證是否能使仍處困境中的人得著安慰?並且這信息是否能將人更緊緊鉤向主自己?

基督信仰最特別之處,不是成功案例!而是當我們軟弱時、仍處病痛時、失意時、消沈時…甚至是瀕臨死亡之際,我們卻向主存著指望,這就是好見證,甚至應該說這才是見證!正如保羅所說「他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哥林多後書12章9節)

若教會所推崇的見證,很難與復活的主或主的復活產生共振,那麼這樣的見證正是教會世俗化最明顯的例證!願主憐憫祂自己所生的教會!

「我們若活著,是為主而活;若死了,是為主而死。所以,我們或活或死總是主的人。」(羅馬書14章8節)

(封面相片來源:SimpleSkye / CC BY

作者簡介/光年
神學院道學碩士畢業,目前於教會職任傳道。喜歡電影、爵士樂和料理,時常與摯友暢聊神學,偶而捲起袖子下廚烹飪,吃喝之中體現信仰和教會。最在意的是教會講台的傳講,並於神學上持續精進中。

2 意見

  1. 是的!以前我也以為「成功」才是好的見證,然而多年過去,我漸漸明白,在自以為的苦難中,仍能倚靠神跨越困境(自己的心),雖然實際問題未解決,但能有喜樂的心,堅持不放棄,那就是美好的見證了。

    太常聽到“成功”的見證,似乎會容易輕忽神給人的信息。還有帶來自我懷疑或自責,譬如:為什麼別人的病得醫治,我的沒有?是不是我的禱告不夠?是不是我不夠虔誠?是不是………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